催眠後暗示的哲學啟發

廖閱鵬老師撰文

有一次在催眠訓練課程裡,我邀請女學員小玲登場示範。當她進入深度催眠狀態後,我暗示她,等一下當我拍手一聲,她就會睜開眼睛,並且看見坐在她前面的人,是失散多年的好朋友。

這個示範是要用催眠來製造幻覺、呼喚記憶、活化情感,難度較高。

拍手完畢,小玲睜開眼睛,往眼前的同學一瞧,眼眶立刻濕潤,鼻子轉紅,然後一個箭步跳過去擁抱「失散多年的好朋友」,一邊啜泣,一邊說:「這麼多年了,我好想念你喔……」

我在一旁問她:「她叫什麼名字,什麼時候的朋友?」

小玲不假思索,抽咽地說:「她是林靈,是我高中時代最要好的同學……」

我耐心等候她敘完離情,回到座位後,再度下指令說:「我們準備結束這次的催眠了,當我彈指頭一下,妳就會睜開眼睛,結束催眠,然後,妳會站起來,把大門打開,而妳會忘記這是我要妳打開的。」

小玲聽見我彈指頭一聲,就張亮眼睛,表情輕鬆,我問她感覺很輕鬆對不對,她說對,然後我故意不理會她,慢慢地環視同學一周。就在這寂靜的時刻,一股張力逐漸繃緊,大家在期待著……

小玲好像在思索什麼,又好像有些遲疑,天人交戰了幾秒鐘,終於霍地站了起來,往大門走去。

大門敞開了,她露出一種輕鬆的神情,彷彿把心上一顆石頭給卸下了。

我立刻問:「什麼原因使妳把門打開呢?」

小玲毫不猶豫說:「等一下就要下課了,我先把門打開,這樣大家走的時候,就很順暢了。」

同學們噗嗤一笑,小玲也跟著笑起來,但有點不知所措。

「妳的意識很清楚,對不對?」

「是啊。」

「妳起身開門前,心裡在想什麼?」

「我覺得有一股衝動想去開門,可是又覺得很怪,想了好久,還是覺得去開門比較好。等老師問我為什麼開門時,一個念頭跑出來,我就那樣回答了。」

我告訴同學,這就是深度催眠狀態下的催眠後暗示的典型反應,被催眠者完美地接受暗示,並且做出被指示的行為。

然而,最奇妙的地方就在這裡!

被催眠者忘記了,是催眠師要她開門的。可是,他必須解釋自己為什麼要開門,他絕對不會說:「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開門。」所以,他會找出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承認無知,是一件令人痛苦萬分的事情,所以人會想解釋一切事情,好滿足尊嚴的需求。

心理學教科書裡的這一催眠實驗,被催眠者說開門是因為室內很悶,今天小玲說要讓同學方便離開,這不就是自我防衛機轉裡的合理化作用嗎?

我說:「同學們,人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而人卻以為自己知道一切。這是佛洛依德的偉大貢獻,也是佛洛依德令人厭惡之處!人要對自己的所言所行,保持高度的質疑。否則,絕對會糊里糊塗過一輩子。」

2003.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