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的笑聲

廖閱鵬撰文 

    武俠小說常常說毒蛇出沒的地方,往往也生長了專解蛇毒的藥草。

    我不知道藥草專家是否同意這句話,但我非常相信:解答就藏在問題裡,智慧就隱於痛苦中。

    有一回在進行催眠治療時,這位女性個案(且稱她露露好了)沈浸於很深的自我探索,沈默許久。

    我坐在椅子上,閉眼默想,靜候她開口。

    忽然間,露露發出乾澀的笑聲,呵呵,呵呵,呵呵呵……簡直就像是小時候屋後山上半夜貓頭鷹的叫聲,充滿詭異與懸疑的氣氛,我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全身發麻。

    仔細觀察她的表情,倒是寧靜平和,沒有一絲恐怕電影裡出現的畫面。

    看她似乎仍然沈浸在內在的探索,我決定不打擾她,繼續維持「無為」的最高治療心法。

   過了好半晌,都沒動靜,我準備再度坐下來,就在入座的瞬間,又是一陣夜梟般乾枯的笑聲,呵呵,呵呵,呵呵呵……

    那聲音太詭異了!完全本能反應地,身體被驚嚇了,我再度站起來,全身皮膚強烈發麻,彷彿吃了一口麻辣鍋。腦海裡所有陰陽魔界之類的庫存資訊蜂擁襲來,難道露露的問題是因為異靈附體嗎?

    按耐住內心此起彼落的雜念,我仔細觀察露露,依然是祥和的表情,於是詢問她:「現在感覺如何?」

    她說:「剛剛有股鬱悶的氣從胸口冒出來,很自然就吐出去了。」

    原來是這麼單純。

    結束催眠後,我問她:「你知道剛剛大笑兩次嗎?」

    她說不知道,只記得有兩次吐出濁氣,不曉得濁氣變成笑聲。接著擔心地反問:「我這樣,是不是走火入魔?」

    我肯定告訴她,這是很棒的自發性治療。

    一週後她又來了,並且在一進入催眠狀態就呵呵,呵呵,呵呵呵……淒厲的魔音呼嘯於諮商室裡,我全身汗毛直豎,跳了起來,在那一瞬間,靈光乍現,心裡覺得好笑極了,她已經無意識地告訴我什麼是治療她的最佳方式,我居然一直沒開竅。

    於是我以肯定的聲音,無比信心地指示她:「現在,我發出什麼聲音,妳就跟著我做,然後妳會把內在的負面能量完完全全排除出去,你的身體會越來越健康,心理會越來越穩定平衡。」

    然後,我爽快地張嘴,發出豪邁的「呵呵,呵呵,呵呵呵……」

    露露也跟著呵呵,呵呵,呵呵呵……

    一直呵呵笑到盡興為止。

    催眠結束後,露露一睜開眼睛,就對我瞇眼微笑,滿臉喜色。

    啊!真是愉快,我充分領悟到,遇到問題別著急,宇宙早把答案書寫在眼前一切了。

Ps.本文刊登於自由時報花編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