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失戀的痛苦

廖閱鵬撰文 

    她打電話來預約時,問我:「催眠可以讓我忘掉失戀嗎?」

   標準答案是,可以,然而被壓抑掉的記憶往往是日後精神疾病的種子,所以催眠治療師不會這樣做。

    但那時候我有一種感覺,我不能這樣說,她受困在諾大的痛苦中,需要一個撫慰性質大於真理的回答。

    我說:「沒問題。」

    於是她來了,在大致瞭解戀情始末之後,我引導她進入催眠狀態,一層層深入,直到她的意識清晰、情緒靜謐,潛意識的大門敞開了……

    我說:「現在我要幫助妳告別這段感情,在妳遺忘之前,我要請妳回顧這一切,一邊回顧,一邊告訴我,妳的感受、妳的心得、妳從中學習到什麼,等妳回顧完了,我就會下指令讓妳忘掉一切,妳就會成為重新出生的人,像嬰兒一樣純淨……」

    她憶起兩人相逢的時候,笑了,曖昧不明卻初萌的愛苗,就像燦爛的高空煙火炸開了;她想起她第一次告訴同儕說:「我男朋友送我好棒的生日禮物喲!」那種得意的心情。

    我問:「有人追求妳,帶給妳什麼感覺?」

    她說:「當我們手拉手走在路上,迎接路人的目光,我覺得自己是有人愛的,是一個有魅力的女人。」

    我感覺到對這位自信不足的女孩來說,一個男孩的熱烈追求帶來極大的證明。

    「那麼當他移情別戀,妳的感覺是什麼?」

    她哭著說:「垃圾、廢物、沒人要的女人,嗚嗚嗚……」

    我緊抓不放,問她:「妳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是什麼時候?」

    「小學五年級……爸媽離婚了,媽媽帶走妹妹……嗚嗚嗚……」

    接下來的四次催眠治療裡,我們探索了父母離婚對她的影響(她一直以為自己不好所以媽媽沒帶她走),探索了她與男友的互動關係(她是討好型),探索了戀愛可以帶來哪些成長(例如認識男人跟女人的需求差異),探索了她的人生目標(顯然戀愛只是她人生的一部份而不是全部)。

    最後一次催眠結束時,我問她:「妳現在需要我下個遺忘的指令嗎?」

    她笑了,輕聲說:「老師,不用了,我從這段感情學習了很多,我要清楚記得這一切!」

    忽然間,她若有所感地說:「老師,你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給我遺忘的指令,是不是?」

    哈哈哈,真是有慧根!

    在深度催眠狀態下,可以下指令讓人產生「失憶現象」,而且,這是一種可以逆轉的機制,失去的記憶並不是抹除了,只是放到潛意識更深之處,暫時不去提取而已,日後還是可以再下指令喚回來。

    然而,痛苦提供人們超越與轉化的機會。活在世間,每個人都在受苦,與其在痛苦中哀嚎,何不透過痛苦獲取最大的成長功效?

Ps.本文刊登於自由時報花編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