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幽閉恐懼

廖閱鵬撰文 

    催眠課程進行到臨床治療時,我們開始討論常見的精神官能症,小陳舉手詢問:如果有恐懼症的人來做催眠治療,該如何處理?

    恐懼症一般是指危險並不存在而顯現過度的害怕,或者是害怕程度與情境的危險程度不成比例。當事人通常也知道「其實不需要這麼害怕」,可是沒有辦法,潛意識裡有某個地方藏著問題,這股動力太強,強到令人忍不住害怕,甚至到歇斯底里的地步。

    我說,無論遇到任何問題,關鍵都是先找出根源,只要核心真相現形了,治療就如順水行舟了。

    說到這裡,我看小陳表情詭異,就問:「你有什麼恐懼嗎?」

    小陳是海軍陸戰隊出身的蠻牛,體格壯碩,面容也有那麼一點兇惡,如果扳著臉走在路上,我相信行人都會自動閃開。

    猶豫了一下,小陳說:「我好像有幽閉恐懼症。」

    原來有次幫朋友搬家,駕駛座坐滿工人,由於路程不遠,他志願坐到貨廂裡,沒想到一闔上門,貨廂內一片漆黑,忽然間,強烈的不安凶猛襲來,他完全無法抑制地立刻重重拍打貨廂門,驚慌大喊:「快點開門!快開門──」

    朋友趕快把門打開,在那不到一分鐘裡,他好像溺水喘不過氣,好像被活埋,門開時,臉色蒼白,全身冒冷汗,把朋友都給嚇傻了。

    徵詢他的意願後,我決定做一次即席催眠治療示範。

   細節暫且不表,等治療結束後,小陳覺得很輕鬆很舒服,然而,他問說:「這樣就好了嗎?怎麼確定呢?」

    我說:「要驗證啊!你去試試會讓你害怕的情境,如果還害怕,就表示革命尚未成功,我們繼續努力。」

    這頭蠻牛回家後,立刻找來一位開March的朋友,命令他清空行李廂,然後載他到路上兜個二十分鐘。

    朋友猶豫說:「這樣好嗎?」

    小陳神色一冷,握緊拳頭,朋友立刻說好好好。

    事後他說:「我鑽進行李廂後,在裡面待了有足20分鐘,除了因密閉空間而自然產生的悶熱感外,沒有其他不適的感覺,更不用說恐懼害怕了,甚至還夾雜著被保護的安全感、不被外界打擾的舒適感……在行駛的路途中,外界變化的聲音、車體的震動,反而帶來另外一種樂趣。」

    如果不是他的朋友覺得「應該可以了吧」而抵死不肯繼續開車,不然的話,小陳還會繼續待在行李廂裡享受「幽閉兜風」的樂趣。

    催眠所以能夠迅速帶來劇烈改變,關鍵其實很麼簡單,就在於打通意識與潛意識的任督二脈,讓那些黑暗元素見光而已。

Ps.本文刊登於自由時報花編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