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癮君子

廖閱鵬撰文 

    我的嗅覺十分靈敏,往往率先聞到異味,一段時間後別人才發現。因此,煙味帶給我的不舒服也許比一般人更強烈吧。

    在成長過程中,煙味也連結了一些不舒服的情境,以致於今天身為催眠治療師,我對於求助戒煙的人興致缺缺,因為菸癮重的人都會散發難聞的味道,我不喜歡在癮君子離開諮商室後,這空間被污染了。

    但是也有個案並非為了戒煙而來,卻在治療過程中,「順便」提及想戒煙的意願,那該怎麼辦?只能說:阿彌陀佛──事情遇到了,盡力而為吧。

    有一回,來了一位衣著考究的男士,體味整理得很清爽,瞞過了我的鼻子,直到第三次催眠治療時才突然說想要戒煙。

    當時他正處於品質優良的催眠狀態裡,我感覺到整個諮商室彷彿被一股「一切都能搞定」的能量籠罩著,於是我沒有使用任何技巧,只是單純問他:「你真的想戒煙?」

    他說:是的。

    我再問:真的?

    他說:是的!

    我說:好,從今天起,你就成為不抽菸的人了。

    他說:這麼簡單?

    我說:是的,從今天起,你自然就不會想抽菸了,而且,即使舊的習氣現形,想抽菸的念頭出現了,你總是可以找到比抽菸更棒的事情來做,所以你不會抽菸了。

    他問:那別人請我抽菸時,該怎麼辦?

    我說:告訴對方,因為健康關係現在不能抽菸。

    他點點頭說:我知道了,那就沒問題了。

    我說:現在,發揮你的想像力,想像你不再抽菸之後,你的生活會有哪些美好的改變?

    催眠狀態中的他,閉著的眼皮下,眼珠開始骨溜溜轉動起來,顯示某些內在視覺正在運作,臉上慢慢呈現一片安詳,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紋,這是一張十分柔美好看的臉呢。

    就這樣,事隔一個月後,他來進行最後一次催眠治療時,告訴我,用一種輕鬆的口吻,他沒有再抽菸了。

    這是幾年前的案例,一直銘記我心裡,不只是因為治療過程的簡潔,還在於語言的力量。

    身為催眠治療師,我非常明白語言的力量是多麼強大!

    催眠的精髓,其實就在於引導對方打開潛意識的門,讓意識與潛意識暢通,在這關鍵時刻,催眠師的每一句話都會直接打入心底,產生難以想像的效果。

    因此,我常警惕自己:要有一根柔軟的舌頭,多說鼓勵話,多說讚美話,對人無益的話,哎,千萬別說。

Ps.本文刊登於自由時報花編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