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覺與認知扭曲

廖閱鵬撰文 

      最近大陸的選美比賽出現一則插曲,就在主持人宣布后冠得主時,三號小姐誤聽成是她,一時激動無比,淚流滿面地從一行佳麗中走出來,全場錯愕,場面非常尷尬!

    無庸置疑,三號小姐多麼希望自己贏啊!從心理學角度來看,這是典型的內心期望扭曲認知的例子。

    老人撰寫回憶錄,也是絕佳的心理學研究對象。通常,人會傾向於遺忘不光彩的事情,或者以對己有利的觀點來敘述往事。如果同一件歷史事件的參與人都寫了回憶錄,那麼,交叉比對其間的差異,將會有莫大的樂趣。

    不久前,在我的催眠課程中,很罕見的同時有三位學員進入了第六級催眠深度。

    第六級催眠深度是舞台秀催眠師的最愛,它的特色是會產生「視若無睹」的負性幻覺。

    我下了指令說:「等一下當我請你打開眼睛之後,我會問你:現在幾點鐘?你會去看你的手錶,可是你會發現手錶不見了,然後你想找室內的其他鐘錶,你也都看不見。」

    就在其餘學員屏氣凝神觀望時,三位慢慢打開眼睛了,很明顯的,處於深度催眠狀態下,眼神與表情都令人感覺到「彷彿置身於時間流動緩慢的異次元」,於是我很有把握地問:「看看你的手錶,現在幾點?」

    第一位學員緩緩偏過頭來抬手看看錶,才瞧了一眼就說:「不知道耶。」然後東張西望了幾下,又說:「老師,你這兒都沒有時鐘耶。」

    這是標準反應,她完全看不見時鐘與手錶。

    第二位學員則露出非常疑惑的表情看著手腕,每當她快看見錶面時,手腕就會轉動,把錶面轉至視野死角,彷彿她的手錶正在手腕的操控下,與她的眼睛玩起捉迷藏遊戲。

    她說:「老師,我知道手錶就在手上,可是它不聽話,它會亂跑!」

    看到這兒,其餘學員都忍不住掩嘴偷笑了。

    第三位學員則非常乾脆地看了看手錶就放下,還閉上了眼睛。

    我以為他沒有成功進入第六級深度,沒想到他回答說:「老師,我有老花眼,眼前都是霧,所以看不見!」

    而我可以跟你保證,他視力好得很,幾分鐘前還拿著講義幫大家念了一大段「如何分類催眠深度」的資料。

    所以同學們個個笑得人仰馬翻。

    透過深度催眠誘發幻覺的實例,可以明白:當人接受了看不見手錶的指令後,他會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實現指令。

    這正是內心期望影響認知的催眠實驗。

    幸好這只是上課的示範,學員會立刻知道是受我剛剛給的指令所影響,不會把幻覺帶進生活裡。

    可是在現實生活中,人們背負多少幻覺與認知扭曲行走在人生道路上呢?

    身為催眠師的我,深刻瞭解人是這麼容易被影響而看不見真相,如果缺乏強烈的自我反省與理性檢驗,人生真是寸步難行啊!

Ps.本文刊登於自由時報花編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