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瞬間催眠的學習歷程

廖閱鵬撰文於2007.5.15

 

 

大約兩年前吧,我開始對瞬間催眠感興趣。

2005至2007,經過兩年的摸索、閱讀、請教、交流、實驗、練習、教學,現在我終於把瞬間催眠弄通了,有空的話,也許可以寫一本瞬間催眠的專書。

在此之前,由於沒有直接接觸過嫻熟瞬間催眠的人,所以對於「瞬間催眠」四個字只有浮面的印象,缺乏經驗式的體會。

當時我的想法是,第一,如果能夠接受瞬間催眠就進入狀態的人,很可能他原本的催眠敏感度就很好。

我常常遇到催眠敏感度很好的人,甚至只要跟他說:「把眼睛閉起來,當我拍你肩膀一下,你就回到問題的核心,看見事情的真相……」

像這樣的受術者,怎麼誘導都能收到又快又好的效果。

所以,我的第二個想法是,會不會瞬間催眠根本只是一個噱頭?

但這樣的想法即使成立,也只能部分成立:也許部分的瞬間催眠是噱頭,不能代表所有的瞬間催眠都是噱頭。

我寫過好幾本禪學方面的書,閱讀過大量的禪師語錄,如果把瞬間催眠簡單定義為:「在極短的時間內,引導人進入極深的轉化意識狀態。」現在以瞬間催眠的觀點來看,有許多禪師開悟的過程,可以說是經典示範啊!

從這類案例,我肯定瞬間催眠確有其事,而且有很深的內涵,值得深入研究。

第三個想法是,瞬間催眠的手法與一般催眠技巧有什麼不一樣,為什麼可以把誘導的時間壓縮到那麼短?

第四,瞬間催眠能在多短的時間之內,引導人進入多深的催眠狀態?又能維持多久?

第五,被瞬間催眠的人,他的事後反應會是如何?如何讓瞬間催眠對受術者只有好的、建設性的效果,而不是產生受驚嚇、不舒服的心理創傷?

帶著這些思考與疑問,我開始大量蒐集資料、閱讀以及請教其他的催眠師朋友。

在資料蒐集方面,首先是上網查詢瞬間催眠的資料,無論中文、英文,上窮碧落下黃泉,盡可能廣泛閱讀。

其次是閱讀中英文書籍,把我過去蒐集的書籍拿出來檢索相關的內容,一一研究。

第一輪研究之後,發現中文資料真的很有限。

著墨比較多的是黃大一先生翻譯的一本書:《濟世催眠引導加深秘笈》,Ormond McGill、Tom Silver、黃大一等三人合著。

英文資料裡,有不少瞬間催眠技巧的介紹,但並沒有找到完整的論述。

著名的催眠大師Ormond McGill有一張DVD,名稱是:Secrets of Shock and Instant Hypnosis Inductions Revealed 。值得一看。

然而,有一篇陳泓仁老師撰寫的慷慨放在網站上的文章「瞬間催眠的機制探討」,卻是擲地有聲的力作!

我一讀完,長嘆一聲!真是優秀,真是好文章!

泓仁此文讓我豁然領悟瞬間催眠的精髓,在知識層面上沒有任何疑惑了,第二輪的學習與研究於焉展開。

對瞬間催眠的原理心領神會之後,再看其他的催眠資料、催眠影片,就能立即抓到對方的精要,轉化成我自己的招式。

網路真是寶庫,透過有億億萬隻觸鬚的網路,我見識了Gil Boyne、Burt Goldman、Derren Brown、Rajan、Jonathan Royle、Justin Tranz、馬修史維,還有許多沒有秀出名字的催眠師的手法。

無論是專業的催眠治療師或舞台秀催眠師,常常都有幾個拿手的瞬間催眠技巧,以備不時之需。

我蠻喜歡看催眠秀的,雖然自己並不走催眠秀的路線,但是催眠秀有很多可觀的東西,我從馬丁、湯姆、馬修史維,和許多歐洲、美國的舞台秀催眠師,的表演汲取不少創意,還有一些讓各個環節銜接圓潤的訣竅。所以,我從來不會小看舞台秀催眠師。

舞台秀催眠師為了迅速引導人進入夠深的催眠狀態,必須對瞬間催眠好好下功夫,這裡面就有很多東西可以借鏡了。

同時,那段時期,遇到國內的催眠師,無論熟與不熟,我都會向對方請教他有什麼瞬間催眠手法,可以互相交流。

像芝華為我示範過「雙手閉合前傾法」,泓仁在Skype通話時為我講述過他常用的招式,北京的勝傑示範了側身倒地法。

我邀請俊偉來AAH訓練師課程講授「次人格治療」時,他示範過「三次呼吸法」;坤楨教授「瞬間催眠」時,我原本要報名參加,但他十分客氣,勸我以「客座觀摩」名義到課堂上,我領受他的好意,參與了兩天的課程,也在第二天下午與大家分享幾個手法做為回饋。

除此之外,我還有部分學習的來源是電視節目。

當我第一次看見曾耀曾先生在電視節目裡以「破壞重心倒地法」來催眠一位小姐時,我立刻覺得,這個手法有意思。

曾先生的行事風格,我有點意見,過去也曾經在台灣臨床催眠師學會的討論區質疑過曾先生某次電視節目中的言論。

不過,看一個人要完整看,不要以偏蓋全,不要因人廢言,而力求能全面看。

任何人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如果因為自己有情緒,光看人家的缺點而不看優點,損失的是自己啊!

純粹就技巧來說,曾先生這個手法給我啟發了。

我觀察他在操作時,動作輕鬆,承接對方倒地的身體時流轉自如,看來是有武術的底子。

所以我就找我的助理、學員來演練。

過去學過合氣道的一點底子至此派上用場,摸索了幾次之後,就把這招學起來了。

然後從這一招,又可以演變出許多「變化球」。

關於透過體位變化而導致改變意識狀態的手法,有機會見到安康兄時,還要好好向他請教。

安康兄是合氣道高手,我期待下次見面時可以向他請教更多精妙又華麗的手法來進行瞬間催眠。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學習來源,是我的學員。

進行瞬間催眠的教學,可說是第三輪研究與學習的開始。

教學相長啊!學生就是老師。

我的第一次瞬間催眠教學在北京,兩天課程後,我筆記裡的招式、注意事項立刻躍升兩倍。

第二次瞬間催眠教學在廣州,兩天課程告一段落,來自學員的激盪,使我的筆記又加厚兩倍。

於是下次的瞬間催眠教學必須從兩天變成三天,才能教得完了。

而且,為了教學必須準備教材、設計教學方案,這過程中,彷彿啟動了我的潛意識某個神秘角落的「瞬間催眠技巧自動製造機」,歷緣對境,心思受到觸發,就迸現出一個又一個活繃亂跳的嶄新瞬間催眠技巧,使我不禁佩服人類心智暗藏的神奇創造力量。

我的教學很重視心法的傳授,心法領悟之後,技法就能靈活應用。

所以我會給學生自由發揮的空間,去自由設計嶄新的、符合他個人風格的瞬間催眠手法。

學生演示新技巧,我給予點評,雙方都自然獲益,這就是師生之間的腦力激盪。

所以每一次課程結束我都會表達對學生深深的感激。

兩年下來,通過各方面的學習、友朋的激盪、自己的發明,算算我的私人筆記裡,單單就瞬間催眠手法已經發展至兩百則了。

如果是組合型的那就數不清了,因為瞬間催眠非常講究當下的覺察,一邊注意受術者的狀況而予以適切的回應,才能獲致最佳效果,所以,也許一開始你準備使用技巧甲,但是臨機應變就成為技巧乙,甚至組合出嶄新的、 全無古人的技巧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