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中的超意識現象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良心」,知道善惡的分際。但是在後天污染下,這顆良心往往或多或少被欲望、野心、習氣、負面情緒遮掩。

經常的,在我臨床催眠時,個案進入「良心顯現」的狀態,得以對自己無情地檢討,開始往自己身上找問題,而不再總是把批判的箭頭射向別人。

印象很深刻,有一位A小姐起先不斷抱怨她的老闆有多麼苛刻,對待員工比養豬者還不如,她看不見自己在公司有什麼前途可言,雖然她已經在那兒工作五年了。然而,當她進入催眠狀態後,在一頓沈默後,她哽咽了起來,然後開始斷斷續續地說,其實老闆對她很好,剛剛來公司時,偶然得知她有點債務,老闆主動幫她清償,使她心裡沒有罣礙,她想繼續念書,老闆也好心地答應她可以提前半小時下班,最近老闆之所以常常念她,讓她很討厭,是因為自己晚睡,爬不起床,以至於幾乎天天遲到。她因為老闆一直念她,要求她準時上班,覺得很沒面子,所以反過來對老闆吹毛求疵,用嚴厲百倍的姿態批判老闆……說到這裡,她開始啜泣,以高度自律的態度說:「其實都是我不對,我卻還怪罪老闆……」

等她從催眠狀態回來後,心情完全改變了。肯承認自己錯,其實是非常快樂的事情。

另外一種常見的情形,是在催眠狀態下,接通了更高的智慧,而獲得新的領悟、新的體驗,對事情有了更加深刻的洞見。

就在我撰寫至此時,正好白天有一位個案的經驗可以拿來說明。

穿梭過一個黑暗的管子,我身處在一片白色迷茫裡。

一會,白霧散盡。我走進了一個仙境。

我不說這裡美得像畫,實情是,我走進了一幅畫中。每樣東西顏色飽和瑰麗,線條精細,卻不是真的。

我在一條清澈的河邊躺下,身旁是密可遮日的大樹。河水錚琮,流速湍急,除了水聲,一切都安靜的出奇。

這時,釋迦牟尼佛出現了。祂是那麼美麗莊嚴,金色光亮,任何人間詞彙形容不出的高貴。祂就靜靜的坐在大樹下看著我。

我立刻起身頂禮,佛陀和煦的笑著。我問:「佛要對我說什麼嗎?」開始了我們的對話。

「你看那水。」佛說。「流得那麼急,這一秒在這裡,下一秒就不知道流到哪裡去了呀!」

佛繼續說:「你就像是乘在一艘小船上,在水裡漂流著。這水流到哪,知道嗎?」

我搖搖頭。

「就這樣坐在船上,隨水漂流,不知流到何方啊。」

「怎樣才能知道漂到哪裡呢?」我問。

「不漂。起來,上岸來。」

「上岸?」

「是,來我的國土。不要再漂流了。」

看我露出疑惑的表情,佛繼續說:「來,坐在我身旁。我們來體驗一次。」

於是我和佛一起在樹下打坐。

真是個奇妙的經驗。我進入了一種從未體驗過的境界中,除了無盡的喜悅,還是喜悅。覺得和全宇宙融合在一起的快樂,一種純粹的快樂。

「要怎麼才能處在這種狀態中呢?」

「你不是已經體驗過了嗎?事實上,你無一刻不體驗啊!」

佛繼續說:「用什麼方法不重要,記得你的體驗,把這個當作目標,就會到我的國土。

「我今生能到達這種境界嗎?」

「練習讓這種體驗越來越多,到後來,就能無時不在了。」

說完,佛就不見了。

這位個案的經驗正是一次典型的超意識現象,儘管她本人並非佛教徒,她見到象徵高等智慧的佛陀,展開一段充滿深邃哲理的對話,並且獲得實際的非凡體驗,一種無盡的喜悅。當她結束催眠時,這種強烈的喜悅,使她整個人閃閃發光,若以馬斯洛的話來說,稱之為高峰經驗也不足為過。

另外有一位女性個案H女士是某上市公司的企畫經理,職場上的表現十分傑出,她當初純粹出於好奇心,想探索前世今生而前來找我。進入催眠狀態後,她並沒有出現前世畫面,反而跳躍到另外一個次元的空間,或許可以用靈界或仙境來形容。

H女士遇到一位希臘神話風格的大鬍子天神,身穿白色長袍,客串嚮導,帶領她走遍仙境,還進入仙池裡泡澡。這位天神在她催眠結束前,還端出一杯天上的聖水要她喝下,說是送給她的見面禮。

到此為止,這樣的經歷我的個案常常遇到,也不以為意。

然而下個星期H女士再度來時,她告訴我,她多了一種以前沒有的能力,是徒手治療的能力。當她閉上眼睛面對身體不舒服的人,她的腦海就會出現對方的能量分佈圖,有問題的部位會呈現黑色,然後她的雙手就會自動用各種手法把對方的黑氣拍掉、拿掉、撢掉,直到黑色轉成白色。

由於她沒有宗教背景,也沒有練過靜坐、氣功,所以十分不明所以,有點驚慌,有點疑惑,更多的是驚奇。

我們討論後,H女士決定低調面對,只讓身邊的少數的親友知道就好,在職場上仍然維持她的專業形象。同時,她也打算開始涉獵修行這個陌生的領域。

還有一次,一位女性個案L女士,來找我之前並沒有宗教背景,然而,她在催眠中自發性地神遊佛境,由全身發出金光的佛陀擔任嚮導,遊覽佛陀淨土的過程中,佛陀向她開示了不多但很深刻的道理,而且這些道理是以一種立體、全方位的明白進入她的心中,而非只是頭腦的思維運作。例如,當佛陀對她談到眾生一體時,她就感受到自己與眾生無差別,當佛陀談到慈悲心時,她就感受到內心流出一股無邊無際的愛。

結束催眠的第二天,她打電話給我:「廖老師,我沒辦法吃肉了。」

從那一天到現在,兩年了,她變成一位堅定的素食者。

剛開始那幾天,她跟先生都不太相信,還刻意跟平常一樣準備有魚有肉的飯菜,但是,她就是沒辦法下嚥了。反而吃素,自自然然,使她從心內湧出歡喜,彷彿她從一生下來就是吃素那樣親切,對於肉食再也沒有一點口欲了。

這次的體驗,也使她成為靈修者,而且是抓住了重點,直接契入心性修行的靈修者,不是迷惑於宗教表象、修行以後執著變得更多的教徒。

當人接通了超意識時,往往會產生特異功能,例如天眼通、他心通、念動力等等。以下是實際發生過的例子,徵得作者同意後,引述於下。

在偶然的機會中,參加了廖老師的演講,體驗到催眠的境界。對於我這個從來沒有經驗過催眠的人來說,的確是很新鮮難忘的事。

這場演講中,大多數的人和我一樣,沒有催眠經驗,但對催眠都有好奇心。首先,我們做的是一項名為「痛覺阻斷」的測試。兩人為一組,在進入催眠狀態後,廖老師下指令:「當我數到七,你會發現手臂上的痛覺不見了,你完全感覺不到痛的感覺。」真是奇怪,當他數完七時,我真的感覺不到對方在我手臂上捏的痛覺。我不禁懷疑,這是我的幻覺嗎?

接著,廖老師又做了一些有趣的測試。其中一個是想像眼前有個透明的水晶球,源源不絕發射出能量。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比房子還大的水晶球,發散出柔和的磁力,全身像是被電到了一般,水晶球的能量不斷注入到體內來,感覺舒服極了。

在一連串的測試之後,有幾個人對於每一項測試都有反應,老師便叫我們走上台前,做一個有趣的實驗。廖老師說:「當我數到十,你可以張開眼睛,看到在場的人身上的光。這種能力會持續十五分鐘,十五分鐘後,你的視覺就會恢復正常。」

我心裡想,天啊,這怎麼可能?人身上有光我聽說過,卻沒聽說進入催眠狀態可以看到這些光的。當數到十,我緩緩睜開眼睛,只見眼前的景物依舊,卻又有些不一樣,所有的東西變的明亮無比。仔細看看在場的人,我的心裡起了一個微妙的變化。其實我沒有看到什麼光,可是這些人的心緒卻能被我讀出來。我可以知道那個人是純潔善良的,也可以知道那個人平日心思繁多,睡眠不好的。有些人的肩膀上有一層透明的液體在流動著,我不確定那是什麼,但這些是我從沒見過的。

廖老師說,這是第五級的催眠深度,受術者可以看到原來看不到的東西,因此可以拿來做第三眼的開發。只不過他暫時不想把催眠的功能設定在此,但這的確是一個難得的經驗呢!

超意識是人很少攀登的心靈高峰,是我非常有興趣開發的領域,未來我會投入更多精力來研究如何更有效地用催眠來幫助人們與超意識連線。

本文摘自廖閱鵬老師著《催眠聖經》第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