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不會被催眠師控制而做出不該做的事?

當我們看到熱鬧好玩的舞臺催眠秀中,觀眾隨著催眠師的指令做出各種滑稽的表演,而這些是觀眾平常做不出來、或做不到的事情,我們忍不住會產生這樣的疑惑:「萬一,催眠師要求我做出違反道德、良知的事情,我會不會被他控制,而照著他的指令去做?」

身為催眠師,我自認,我沒有辦法在個案進入催眠狀態後,下指令要他去做違反個人意願、違背道德良知的事情,因為我將催眠視之為助人的工具,絕對以個案的福祉為原則。

美國著名的催眠大師密爾頓.艾力克森認為,即使在催眠狀態下,也不可能讓人做出違背道德良知的事情。他也坦承,他沒有辦法催眠人去做出傷害自己或別人的事情,例如脫光衣服、說謊、電擊別人。

贊成這個觀點的學者,主張催眠師如果下了違反道德良心的指令,被催眠者會抗拒。他們常舉例說,有位女孩在一群男醫學院學生面前示範各種深度催眠的現象,她被誘導出被謀殺、被搶劫的幻覺,但是當她被暗示要脫光衣服時,就突然驚醒了。

實際上,世界很大,沒有人能夠保證每個懂催眠的人都如此誠善、自律、恪遵專業倫理。而且,催眠術博大精深,不斷有人開發出各種複雜的技巧,如果有人蓄意運用催眠術來造惡,他是有可能得逞的。

翻開文獻,我們可以看見許多這類的實驗以及實際發生的案例。

一九三九年,羅倫(Rowland)做了一個著名的響尾蛇實驗。他在受試者被催眠後,下指令要對方去摸響尾蛇。響尾蛇與受試者之間隔著安全玻璃,所以基本上是安全的,不過,受試者看不見那道安全玻璃,所以並不知道其實是不會摸到響尾蛇的。他暗示被催眠的受試者,那些響尾蛇是橡皮水管,結果,四個受試者有三個去摸了。

而在沒有被催眠的對照組,四十三個人當中,有四十一個根本不敢靠近蛇籠。

他還另外做了一個實驗,叫受試者把杯子裡的硫酸潑向別人,受試者潑了。當然,那不是真的硫酸,只是普通的水,但受試者並不知道。

一般來說,被催眠者會明確抗拒顯然不道德的指令,例如,拿刀子去刺人。但是催眠師如果用偽裝的指令,暗示他豎立在前面的是一個稻草人,他就有可能真的舉刀刺過去。

例如下指令要對方將衣服脫光,他會抗拒而醒來,或者不予反應。但是,如果引導他想像置身於非常悶熱的沙漠,全身流汗,終於遇到了綠洲,清涼的湖水,他可以好好洗個澡了,他就有可能在這個幻覺中衣服脫下來。

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有人製造出低沸點汽油,負責的官員相信他的研發團隊不會洩漏機密。有個催眠師就催眠了其中一員,暗示對方自己是他的上司,要他簡單扼要說明箇中秘密,這個人果然照實說了。實驗很快就停止了,因為他越說越多,再不停止,這位催眠師就會成為低沸點汽油專家了。

威爾斯(Wells)在一九四一年的報告說,他催眠一個人,使他向朋友偷錢,而且事後對於整個過程沒有任何記憶。

服務於德國警署的梅爾醫師報告過一個精彩的案例,在一九三四年時,一位已婚婦女被一個名叫法藍資.瓦特的男子催眠後,不但與她性交,還命令她去當妓女,賺來的錢都交給他用,她自己還提出銀行裡三千馬克的存款給他。最後,瓦特還下指令要她謀殺丈夫,直到第六次失敗後,丈夫起疑而向警方報案。

梅爾醫師參與這件案件的調查工作後,發現瓦特利用催眠術來控制她。雖然瓦特曾經下指令,要她不管在任何狀況下都不可洩漏他的身份,但是梅爾醫師順利破解了他複雜的指令系統,讓她完全說出真相。

瓦特後來被判十年的徒刑。

綜合上述資料,雖然不是很常見,但是人的確可能被催眠師控制而做出不該做的事。所以,當你需要催眠治療時,一定要小心謹慎地選擇術德兼備的催眠師,切記!

本文摘自廖閱鵬老師著《催眠聖經》第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