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相信前世催眠的見聞嗎?

在我的諮商室裡,每個月總會遇到一兩位訪遍國內各催眠師的人,聽他們談起不同催眠 師的風格與手法,也頗增添治療過程的樂趣。

有些人會向我抱怨某某催眠師收了他的錢卻沒把他催眠成功。 

這種情形不一定是催眠師的錯,我自己也不能保證每個來找我的人都能順利被催眠。

所以通常我會在初診時做個催眠敏感度測試。 

每個人的催眠敏感度不一樣,的確有一定比例的人相當不容易被催眠。 

有些人被催眠了,但沒有進入足夠的催眠深度,所以沒有得到預期的效果。 

有些人進入很好的催眠狀態,但卻對催眠中的見聞經驗抱持懷疑的態度。譬如說,他不敢確定他看到的前世資料是真實的。關於這一點,我絕對鼓勵個案以理性態度面對。 

有些人則對他的前世催眠經驗津津樂道,甚至不加質疑地全盤接受。 

這是令我擔憂的,尤其有些催眠師樂於肯定這些經驗,更加強化他認同前世催眠的內容。 

如果你經歷了前世催眠後,對於前世今生的因果關係有了一種深刻的了解,而這種了解使你解決了某些問題,使你的心情更為穩定、快樂,甚至你的某些疾病跟著痊癒了,我會傾向於相信這是一次有效的前世催眠(Efficacious Past Life Regression)。 

如果你因而獲得了某些靈性層面的洞見,整個生命境界更上一層樓,我也會相信這是一 次有效的前世催眠。 事實上,有很多次,我的個案從前世催眠醒來,他自己心裡明白了,也不需我幫他肯定什麼,因為某種內在的改變已經發生,他已經不一樣了。 

我說有效,而不說真正,是因為你的前世催眠體驗是否符合客觀歷史,並非容易考證、確定的。許多細節很可能是虛構的、投射的、轉化的,可能是由百分之八十的真實與百分之二十的虛假混合而成,也可能是百分之二十的真實與百分之八十的虛假。 

但這些並不妨礙前世催眠對於解決問題是有效的。

探索前世是為了讓你今生活得更好,所以重點不在於前世的你是誰,而在於經過催眠後,你是否變得更好。

我看過有人執著於他前世的輝煌身份,忽視他今生不如意的現實際遇,拿前世的自己做為精神上的自慰,而不肯致力於提昇現在的自己。我認為這是捨本逐末,好的催眠治療師一定要提醒個案不可如此。 

在西方的基督教社會中,有些治療師是不相信轉世輪迴的,但因為前世治療屢見奇功,所以照樣幫個案或病人進行前世催眠。

請記住,任何催眠與治療,最終都要導向當事人更健康、平衡,快樂活在當下。 

另外也有一類型是無效的前世催眠(Inefficacious Past Life Regression)。 

被催眠者會回憶出一些情節、某些畫面,多半是淡而無味的,結束催眠後,他並沒有什麼觸動,沒有什麼洞悟,好像去戲院看完一場平庸的電影,散場後,連談的興致都沒有。 

通常這種情形,我會傾向於判定是頭腦虛構出來的劇情,與前世記憶無關。 

即使如此,也不可說這些內容都是無用的垃圾,相反的,就像夢境是一則神秘的隱喻,可以從中看出做夢者的內在狀態,這些虛構的前世記憶也可以幫助對方認識自己。 

心理學家佐里克曾報告一位年輕男士在前世催眠中,自稱生於一八五○年,名叫溫卓克,是個孤獨的獵人,沒有朋友,一八七六年時,生了一場大病,不久就孤獨死去。經過後續的會談,年輕男士終於想起來,他的「前世」其實是以前看過的一部電影,甚 至他還記得是在哪一家戲院看的。

儘管事後證明這個前世記憶是虛假的,從中卻可以得知他內心的孤獨、寂寞,渴望親密。

本文摘自廖閱鵬老師著《催眠聖經》第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