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可以激發特異功能嗎?

關於這一點,雖然有許多立論嚴謹的專家、學者在相關論著都一致說: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催眠可以激發特異功能,但是,我的看法不一樣,我很肯定,很有把握,毫不遲疑地說:「催眠確實可以激發特異功能。」

因為催眠可以引導人調整意識狀態到不同的頻道,如果刻意地轉到特異功能的頻道,特異功能就自自然然出來了。

而我的關注點反而是,有必要這樣做嗎?

這樣做,對當事人好嗎?

就好像國外許多中大獎一夕致富的人,後來反而被驟得的財富毀了。突然而來的特異功能,是禍不是福,不宜以人為的方式激發,所以是我不為也的事情。

從修行的角度來看,古往今來許多大師都清晰指出,悟道之後,神通自然顯現;沒有悟道之前,如果神通跑出來了,也以不用為上,否則,神通反而成為障道的逆緣。

如果有人在進行催眠治療時,因為解除了某些內在的情結,打通了某些淤積的能量,意外地開啟了特異功能,我會認為這是自然發生的,可以接受。

以前就有過這樣的案例,一位女性主管G小姐在前世催眠後,竟然發現自己在比較暗的環境中,可以淡淡地看見人體四周的靈光。她起先很興奮,花了很多時間測試這個能力的信度與效度,而且,這眼通越磨越利,過了半個月後,她看氣的能力進步到一眼就可以知道對方的心靈修為、情緒狀態,以及一定時間範圍的未來命運。

不過,她感覺到自己有點負擔不了這個新能力帶來的新挑戰,例如,她開始看見鬼,她開始覺得自己有責任幫助許多人。

經過一番討論之後,G小姐理智地要我再催眠她一次,好把眼通關掉,直到未來她能夠勝任這種能力時,眼通再自然而然恢復。

這是我非常樂意做的事,因為我希望人是正常的,平凡的,以這樣的姿態,來學習人該學的。就如同,我寧可不知道未來的命運,以有所不知的人的姿態,在人間學習。

註:關於催眠引發特異功能,這裡舉一個本國的實例。徐鼎銘先生是國內催眠領域的老前輩,他曾經有過自我催眠引發靈魂神遊體外的經驗。民國十八年時,他在上海,旅費不足,雖然幾次寄掛號回家催款,都沒有下落。他就自我催眠,進入催眠狀態後,靈體返家,見到徐父,徐父告知已匯款六百元。這次自我催眠歷時兩個鐘頭,兩天後果然收到徐父掛號信及匯款。

本文摘自廖閱鵬老師著《催眠聖經》第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