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風刮全台  一年學員2千人

李怡志/台北報導 

 台灣學習催眠的人口愈來愈多,除了少數專業班之外,許多心理機構、犯罪偵防單位也都開辦類似課程,學習催眠風潮正在形成。目前北、中、南都有開班授課下,一年約有二千人左右願花高額學費習得催眠技術。 

 近年來,台灣學催眠的人愈來愈多,業者分析九二一之後,台灣人民面臨數十年來少見的集體憂鬱、恐懼,加上經濟景氣逐年衰退,幾乎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心理有點問題,需要紓解一下。包括算命、心理治療、催眠、SPA……等,能夠探索內心世界、消除壓力的「心靈產業」愈來愈熱門。而催眠學習時間短,有潛質的人,經過數小時的學習後,不但能夠自我催眠、自我治療外,更可以催眠他人,滿足「被需求」的慾望。 

 由於催眠或催眠治療在台灣尚無法律與專業團體規範、審查,想要學催眠,大多只能私下拜師學藝。催眠治療師
廖閱鵬、李寧、催眠師徐明等人,在從事催眠治療、催眠表演之餘,也都有開設催眠班,但學費可不便宜,有的要台幣五萬多元。 

 
廖閱鵬是北部知名的催眠治療師之一,受過心理學學院教育,著作等身。從事多年的催眠治療之後,今年取得美國催眠師學會的教學執照,十月起開班授課。由於反應熱烈,最近又開第二班。 

 除了學術性的知識外,
廖閱鵬會讓同學在課堂中,學習催眠整個班。學員彭小姐輕聲地說:「當你眼睛一閉起來的時候,你就自然而然進入催眠狀態了……」,話一說完,寂靜的教室中,開始響起如雷般的鼾聲。有人睡著了。 

 過了十五分鐘後,當她再度輕聲呼喚:「當我數到十的時候,你就會充滿精力的醒來。」「一、二……八、九、十!」數到十的那剎那,鼾聲赫然停止,大家都醒了。 

 什麼人想要學催眠?各種人都有。在廖閱鵬的班上,有一位是婦產科醫師,希望藉由催眠的技巧,能夠安撫產婦的不安,減少懷孕、生產時的痛楚。另外一位是命理師,希望在命理諮商的過程中,能夠經由催眠,學會心理建設的技巧,讓求助者更安心。還有一位學員的家族在九二一中失去不少親人,家族許多成員都有心理上的困擾,為了協助自己、也幫助家人,所以來學習催眠治療的技巧。服務於電信業的彭小姐由於工作繁忙,自己身體容易僵硬,又有睡眠的障礙,來學催眠,主要是希望能催眠自己,有機會也可以協助別人。有的人則已立定志向,以後要當專業的催眠治療師。

 為避免學員將催眠技術用於不好的地方,
廖閱鵬上課前都會要求學員宣誓,而徐明催眠班也規定有前科者不得學習。

【2001/12/08 中時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