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式輸入:給你催眠的感覺

揮動魔棒潛入內心的語言

廖閱鵬揭開催眠師的神秘世界

文╱尹怡君

「我,某某某(宣示者名字),僅以至誠,鄭重宣示,認真學習催眠,助人助己,絕不用來從事不道德與犯罪行為,永遠以求助者的益處為第一考慮。」

據說,催眠術的存在已經有四千年的歷史了,只是在遠早之前,它以各種形式出現在過往的文化當中;例如古埃及用以教育年輕貴族和祭儀人員的方法、十字軍東征時用來訓練軍隊忠誠心智的種種蠱惑方式,都可以算是催眠術的展現。而今日所見的「催眠」,其雛型則是要等到十九世紀時,梅斯莫(Anton Mesmer)提出了梅斯莫催眠術(Mesmerism,以動物磁力為主的催眠)之後才確立。二十世紀之後,幾位常被提及的運用催眠的大師──艾瑞克森催眠學派創始人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Erickson)、家族治療師維琴尼亞.薩提爾(Virginia Satir)、人類學家葛瑞葛利.貝特森(Gregory Baterson)等人,他們的處遇模式甚至又被約翰.葛瑞德(John Grinder)以及理查.班德勒(Richard Bandler)整合為「神經語言程式學」(Neuro Linguistic Programming,NLP),以這種亦經常出現於公眾演說現場的具有號召力、說服力的語言模式,強化了與個案的潛意識溝通的能力。

當昔日揮動的魔棒變成了潛入內心的語言時,催眠師的感染力隨著音波傳遞,有可能是溫柔的細語,也有可能是充滿權威而有力的指示,而無論高高低低的音頻是否會串為一段樂音,重點是,催眠師的字字句句,會帶領人們走向哪裡?

催眠師守則

正直的守則,壞念頭勿近

研究與教授催眠共二十多年、七年前開設工作室提供催眠諮商與教學的廖閱鵬指出,在催眠師的養成要求中,最要被注重的就是善良敦厚的人品,所以在每回上課之前,他都會要求學員一起宣示:「我,某某某(宣示者名字),謹以至誠,鄭重宣示,認真學習催眠,助人助己,絕不用來從事不道德與犯罪行為,永遠以求助者的益處為第一考慮。」而在廖閱鵬的訓練課程中,人品的要求絕對在技術與見解之上,因此,他也明訂出催眠中心的教學要求,其中第一條便是「上課學員如有品行不端或濫用催眠之疑慮者,本中心得拒絕學員繼續上課,而其餘學費比例依已上課時數,按比例退回,經停課之學員亦失去取得NGH催眠師證書之資格。」NGH,National Guild of Hypnotist,美國催眠師協會,領有NGH認證合格催眠治療師暨催眠訓練師的廖閱鵬,開課至今已開除過兩名學生;透過日常的觀察與審慎評估,在品格的要求上,廖閱鵬絕不心軟。

催眠師張芝華也有相同的看法,認為在人放鬆戒備時下達指令、暗示的催眠師,其人格的高尚正直,
 

甚至可說要比心理師更為重要。或許曾經真的出現過有人以催眠危害他人,但在嚴格的自律與他律之下,惡質的案例畢竟是少數,一如各行各業中都會出現的敗德缺憾;催眠訓練師在授課過程中最好時時耳提面命學生該注意什麼,而學生也要有所體悟以及不斷地自我提醒,才能減少以催眠作亂的遺憾發生。

全方位的養成

小心為人解開困惑,綁好結束的結

廖閱鵬其實最希望能收到人生閱歷豐富一些的學生,這樣的經驗在催眠結果的轉化上,絕對有所幫助。他也鼓勵學生在課後多吸收心理學知識、諮商與助人知識和技巧,當然,上課時也經常會修正學員的對話方法,給予立即的指導。廖閱鵬強調,其實催眠並不難,也不神秘,但卻有「易學難精」的特質,要學得好、運用得宜,有時候不但需要人天生的特質,也跟後天的努力學習與演練有關,所以在教授完五十小時的催眠課程後,廖閱鵬亦安排學員進行下一階段五十小時的相互練習,以熟悉催眠技巧與助人方法。

張芝華也有相似的看法,認為就像學開車一樣,學完催眠之後必定要有實習的過程,才真的敢去好好執行這一項工作;除此之外,去轉化個案在催眠中的各種經驗尤其重要,如果這一步驟沒有處理好,常常會讓個案反而抱著更加不舒服、傷痛的感覺離開診療室,所以,催眠師絕對要有治療人的能力。一如傳統催眠的幾個步驟:前導(preinduction)-導引(induction)-深化(deepening)-治療(treatment)-結束(ending),完整的處遇才能順利打開案主心中的死結,並且協助其為這事件畫下句點。

催眠秀底細

舞台上的表演只有一部分是假的

正如廖閱鵬所說,催眠其實就是自我催眠,是自己願意進入催眠狀態裡的。在如此這般的「自願」底下,應該是催眠師與案主雙方的相互信任以及身心皆安全的環境吧!所以,如果想要成為一個催眠師,別忘整合各領域的知識與技巧,別忘給予案主悉心的照顧,當然,也更別忘記自始至終都要維持自己高尚的品格。

最後,關於許多人在看過「催眠秀」之後,都覺得催眠師像是魔術師一樣,可以變出各種不同的把戲,那麼催眠訓練師豈不就是在訓練魔術術師?廖閱鵬認為催眠並沒有操弄什麼虛實、真假的把戲,而是和秀場上的被催眠者(尤其是通常會邀請催眠敏感度較高的人擔任舞台嘉賓),共同加強了催眠時催眠師指令的效果,或者是「笑果」,因此,才有觀眾們看到的誇張、甚至不可思議的表演。

(本文摘自2004年6月「張老師月刊」318期 本月話題「揭開催眠Dizzy的底細 」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