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潛能高深莫測

廖閱鵬老師撰文


    一九九七年的初春,我獨自飛越太平洋,來到美國加州一處偏僻的地方,這裡有一座第四道的靈修社區,參訪了三個月,成為我生命中一段美麗且深富啟發意義的經歷。

    來自亞熱帶地區的我,從未見過屋子裡有壁爐,某天寒冷的夜晚,我一時興起,玩起火來,玩得非常過癮,壁爐堛Q木劈啪燃燒到子夜,松脂被火力烤成一球球小圓珠,溢出木頭的表面,在高熱下忽然噴火,繼而爆開來,芬芳的松香瀰漫全屋,聞起來舒服極了!

    奇妙的是,我的眼睛整晚觀火,竟然覺得炯炯有神。

    室友尼可拉斯在鐘響十二聲後才回來,他看我熄了所有的燈,黑暗中,坐在壁爐前,陶醉於飄忽幻化的火焰,就一聲不響走出去,再進來時,遞給我三枚大毬果,說:「丟進壁爐,給你新的視覺經驗。」

    在熊熊火焰中,毬果先是冒白煙,眨眼間,與火合一,全身轉化成紅色的光體,一朵光灼灼的火中蓮花,像是剛從仙女手上散落人間的異次元奇葩!

    火的確有種神秘的魅力,難怪古代的人類擁有跨文化的共同認知,視火為人界與神界的媒介。

    夜堣W床時,拿著鏟子當風扇搖的右手臂感到不舒服,右邊肩膀也酸酸悶悶的,入睡後,寤寐中隱隱約約覺得右肩膀、右腳掌、左手腕籠罩在腫脹酸疼堙C

    第二天醒來,右肩膀酸痛不已,宛如昨夜熄滅的火在右肩膀奡_活,燒得我齜牙咧嘴,不管我做什麼事情,這把酸痛的火不斷把我的思緒從各種地方拉回來,執拗地要我感受深入肌肉底層的痛苦。

    我知道,肌肉並不是受傷,只是用力過度,堆積了大量乳酸,需要一些時間來恢復正常,大約三天吧!

    我照常活動,與道友吃飯,在社區散步,翻譯《天使之旅》,也不時自己按摩酸疼的部位。但是,就像一小杯水止不住一鍋麻辣火鍋的攻勢,那種痛,火辣辣的,頑強無比。

    一直到下午四點多,讀過幾頁葛吉夫傳記後,累了,我想小睡一會兒,但是,右肩膀的酸痛像是在呼吸,一陣一陣的脹痛猶如觸電,我雖躺在床上,卻痛得沒法入睡。

    痛,使我更活在當下。

    我忽然笑出來,清晰意識到:真傻,為什麼我不應用所學呢?

    本能中心一直給我訊息,我應該充分回應,應該當下滿足「他」的需求才對,我為什麼不立刻對身體下功夫,還一直在讀書、翻譯、與人聊天呢?也就是說,現在,我應該多多灌注能量在本能中心,而不是花在情感中心、理智中心。

    就用自我催眠,再加上光能瞑想吧!

    我放鬆全身,開始深呼吸,暗示自己:每深呼吸一次,就進入更深的放鬆,待會兒醒來時,所有的疼痛消失,完全恢復正常。

    然後,有意識地保持深呼吸,觀想能量像一道白光,清涼舒適,來自宇宙,從頭頂無窮無盡湧進來,向右肩膀流去……疼痛的負面能量則經由足心向大地流走……

    很快的,我進入恍惚的意識狀態,沒有雜念,全身籠罩白光,活在能量的流動中,不知道什麼叫時間……

    大概是傍晚六點十分左右,我醒來了,第一個念頭是,我在什麼地方,現在是什麼時候?

    我想了一下,確定我在美國加州的鄉下,第四道社區堙A今天是四月十二日,現在是傍晚。

    那我為什麼會睡了一覺?

    我想了幾秒鐘,才想到,我是因為肩膀酸痛不堪而自我催眠,才入睡的。

    然後,我發現,哪埵頂警h?摸摸肩膀,正常得很。

    這時,我完全清醒了,精神飽滿,領悟到,剛剛兩個小時內,酸痛徹底不見了。

    我摸摸右肩膀,上下迴轉、前後擺動,就是感覺不到任何一絲不舒服。

    天哪!按照以往的經驗,這種等級的肌肉酸疼沒有三天以上的時間是絕對不可能恢復的!

    喜悅的心情悠然浮現,我微笑,我感嘆,我百感交集,哎,我只是進行一次簡單的自我催眠,呀,人的潛能是這麼高深莫測,高深莫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