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惡魔

      專家說,一百個人堙A就有一人毫無良知;你的身邊是否也有一個? 

許多小說家與電影導演,由於把心理變態的人物描繪得活靈活現,而深受讀者與觀眾的歡迎。一九九一年的經典影片《沉默的羔羊》,描寫以折磨受害人為樂的連續殺人犯水牛比爾;二○○四年的《落日殺神》(又譯《同行殺機》)堙A湯姆.克魯斯(湯.告魯斯)飾演冷血職業殺手,受雇殺害可能在起訴案中對販毒集團不利的五位關鍵證人,並意外使一位無辜的計程車司機捲入。這些虛構的殺人犯確實在現實中找得到,例如台灣白曉燕命案的凶嫌陳進興、香港的「雨夜屠夫」林過雲,以及美國的「捆虐殺案」殺人犯丹尼斯.雷德(Dennis Rader)。加拿大安大略省倫敦市的精神科醫師大衞.羅賓森著有《失序的人格:人格疾患的評估與治療》(Disordered Personalities)一書,他指出:「這種人固然令人寒心,但顯然也有吸引人的一面。」

古希臘晢學家探討過「無道德理性的人」,十九世紀的英國醫生更創造出「悖德症」(moral insanity)一詞,意指缺是非觀念,但無其他精神病徵狀。當然,殺人犯未必都是心理變態者(psychopath)。例如,安大略省馬克罕鎮的艾莉夏.羅斯失蹤數週後,她的鄰居丹尼爾.席維斯特自首坦承殺害了她,根據辯護律師的說法,理由是不堪良心讉責。反過來說,心理變態者也未必都會殺人。卑詩大學心理學榮譽教授羅伯.海爾是研究心理變態的世界權威,他指出:「社會各個角落都有心理變態的人。」

這是流行心理學的最新論調嗎?海爾強調並非如此:「只是如今我們有了判定與診斷的工具,讓心理變態者無所遁形。」海爾指的是他設計的「心理變態者檢核表」,目前是國際間評估心理變態的「金科玉律」,不但廣泛應用於形事、司法部門,更引發了一連串對心理變態的探討與研究。

海爾與他的同僚利用核磁共振攝影技術(MRI),發現強暴、死亡、癌症等負面字眼,會使一般人大腦與情緒相關的部位活動增加,然而心理變態者卻無動於衷。海爾指出:「我們知道有這種情況的人約占百分之一。」

不過,這方面的研究仍有疑義,專家對於心理變態是否具程度上的差異,仍未達成共識。哈佛教授瑪莎.史托特偏好使用社會病態(sociopathy)一詞,她認為:「良知就如手臂,不是有,就是沒有。」海爾則指出,新的研究發現並非如此,心理變庇是具有程度差異的:從極輕度到重度都有可能。此外,他認為「正常人」與心理變態者的差別是:「人一旦明白其行為會使別人痛苦,多會三思而後行;心理變態者則毫不在乎,甚至樂在其中。」 

披著羊皮的狼 

我們能否判別身邊的人是不是心理變態?答案是不一定,雖然有些線索可作為參考依據(參見附件文)。心理變態者多半善於表現同理心與懊悔心,要經過一段時間,才露出真面目。在安大略省任公關的瑪麗安.伍利(註)有過類似的體驗,她女兒的前男友泰德(註)最初「對人異常體貼,常和鄰居聊天」。

當伍利發泰德對他的職業厚顏扯謊,直覺告訴她必須留意這個年輕人。不久,又出現另一個警訊:「他竟要我女兒幫他償還積欠某公司的債務。他習慣與人結交,然後向對方借錢。」幸好八個月後,女兒和他分手,「泰德這種人演技太高明,因此總能全身而退。」

上述行為是否證明泰德是心理變態者?如果伍利的敍述正確,羅賓森認為很有可能。「他的行為模式是利用他人而毫無罪惡感,這種人往往很討人喜歡,但所作所為其實是在打量獵物,通常短則數週長則數月,遲早會讓人識破其目的是利用他人。」

史托特指出,並非只有男人會玩這種把戲:「女性不易被看穿,是因為她們不似男性使用明顯的暴力。如果我們的診斷技術更高明,我推測兩性的比例差不多。」 

目前無藥可醫 

  顯然,判定人是不是心理變態,不是精確的科學,我們甚至無法精確認定良知的源頭。有一種理論認為,良知來自父母灌輸給孩子的同理心與責任感。羅賓森說:「到後來,即使父母不在,孩子仍擁有這些感覺。這樣的孩子就和普通人一樣,有時也有不道德的衝動,但會喚起良知勸誡自己。」

  有些心理健康專家懷疑,心理變態可能與缺乏父愛、母愛有關。小說《凱文怎麼了?》(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堙A敍述者是個母親,她的兒子因在校園開槍而入獄;過去,她曾對生兒育女抱著矛盾的心情,生下孩子後,又一直無法與他建立起親密感。

  目前,幾乎可以確定,基因扮演一定的角色。加拿大卡爾頓大學心理學教授愛黛兒.佛斯是評量與研究心理變態人格的專家,她指出:「有四項研究探討心理變態的遺傳因素,結果發現麻木不仁至少有一部份是遺傳。對於天生麻木不仁的孩子而言,教養方式影響不大。」

  羅賓森指出,欠缺焦慮感、衝動、控制力不佳、喜歡追求刺激,也可能較容易塑造出未來的心理變態者,而這些特質都有遺傳成分。童年時期可能看出哪些警訊嗎?緃火、白天刻意小便弄髒衣服而迫使別人清理、殘酷對待動物等都是。「有些孩子會做實驗似地剝掉蚱蜢的翅膀一、兩次,我說的不是這一類,而是那種會把貓兒放進乾衣機,冷眼看著牠轉動的孩子。」

  多數專家都同意,毫無良知的人無法改善。但海爾指出:「如果能讓他們知道,改變行為對本身有利,還是有希望改變他們。」

  目前,我們對心理變態者的了解,還不足以預測將來是否能發明出解藥。佛斯推斷:「如果能更深入了解相關的神經化學機制,或許能發明藥物治療心理變態,但目前仍然無藥可醫。」

 

附件文

    教你判別心理變態者

  如果毫無良佑的人真的占百分之一,我們一生總有機會碰到。卡爾頓大學的佛斯與哈佛大學的史托特提供了兩項重要的警訊: 

  富魅力的人。佛斯提醒:「要特別小心能言善道、表面討人喜歡的人。」史托特解釋:「社會病態者往往特別具風采或魅力,比一般人更吸引人。」這類人通常讓人感覺、有深度、不造作,甚至性感,因此並不容易辨識,與其接觸的人很容易受吸引。

  要克服這種「驚艷的錯覺」,史托特建議讀者,留意「過度阿謏型」或「故作可憐型」,例如:時運不濟的迷人「富家人」,或「剛巧需要地方暫住」的感女郎。另一個警訊:「當一個人時而讓你覺得自己很棒,時而讓你覺得自己很糟糕,便要提高警覺。」 

說謊者。佛斯指出:心理變態者的特點是,你對他了解越深,越發現「很多事情兜不攏」。昨天他可能告訴你在深山埵酗@間木屋,下個月變成是在海邊;或者是他號稱收入是六位數,車窗破了卻不修。佛斯說:「很多人都會撒點無傷大雅的小謊來保護自己,但心理變態者的謊言很誇張,而且是為了撒謊而撒謊。」最重要的是,當某人讓你覺得可疑時,要相信自己的直覺。 

 

出自讀者文摘第八十五卷第二期,二○○七年四月號

 

    廖閱鵬按:這一類型的人,可能比我們想像的來得多。在他們還沒露出破綻之前,你只會覺得有點怪怪的,直到出現了大麻煩,出現了極其莫名其妙的事情,你才會恍然大悟!所以,有了這篇文章的提醒,你有機會早一點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