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u.JPG (15303 bytes)

廖閱鵬老師撰文

喜歡紅酒的人,可能知道加州有一座「文藝復興」酒廠,雖然成立至今只有十多年的歷史,卻釀造出優質的紅酒,去年在臺灣就銷售了三千箱。

「文藝復興」酒廠是友朋會的產業,一走進第四道社區,就可以看見這顯著的地標矗立在葡萄園的山丘。

友朋會在二十多年前,買下這塊土地,號召學員集體遷移至此,在夏天燥熱冬天酷寒的環境下,逐步開墾出酒廠、葡萄園、酒廠、音樂廳、果園、菜園、餐廳、倉庫、維修廠、人工湖、網球場、籃球場、玫瑰園、一所小學,今天走在這堙A視覺上美不勝收,處處都有令人驚喜的景點,這是因為友朋會的教學堙A十分注重精緻的印象,認為美可以開發情感國王,幫助於靈魂進化,所以當我在此散步時,覺得就像置身於新天堂堙C

過去,友朋會將這塊物業名為「文藝復興山莊」,前幾年又改為「阿波羅」。

現在,友朋會在全世界有四十多個中心,兩千名學員,其中將近六百位學員定居在「阿波羅」四周,以此為生活重心。

當我在文章奡ㄗ魽u第四道社區」時,大部份是指「阿波羅」,有時也廣義地涵蓋以「阿波羅」為中心,學員密集的鄉區。

第四道社區最令我激賞的是提供人們不同的工作選擇。

四個中心的平衡是第四道的重點,都會區的工作幾乎都是勞心不勞力,鄉區的工作則多半勞力不勞心,這都是不平衡的。

在這堙A你可以選擇在葡萄園、果園、菜園的體力性工作,也可以選擇辦公室堛漲瞉P、企畫、編輯的腦力工作,只要你覺得需要,你可以申請在不同的工作間輪調。

我相信,修行上,勞力工作是絕對必要的,都市人的諸多身心毛病,如果能改變工作習慣,在菜園、果園、森林媗擗O勞動一星期,痛快流汗,天天與陽光、清風、綠樹、青草接觸,馬上不藥而癒。

而且,人在同一個工作久了,不自覺會產生角色認同,自我形象定型,這些都對心的自在有障礙。

更重要的是,第四道社區本身就在大自然堙A是經過文明化的大自然,不是蠻荒的自然,這對我們本質的成長特別有益,也能滿足個性的需要。

拿我的經驗來說,開車在鄉間小路上,處處見到青翠的草地,牛羊驢馬埋首啃草;路過池塘時,春天初生的小鵝,像一團團毛絨絨的小球跟在鵝爸爸、鵝媽媽身後,跌跌撞撞走到水堙A全家悠遊戲水;散步在葡萄園堙A各種鳥兒在頭頂飛來飛去,或者躲在樹蔭堻琤s;櫻桃成熟時,爬上樹幹,邊摘櫻桃邊看落日;坐在紅木、花卉繚繞的餐廳堙A聽著微風吹動風鈴,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交談心得;夜晚無雲時,總是可以仰望清澈的星空,躺在涼椅上,數著流逝的隕星;當我坐在音樂廳堛Y賞歌劇,竟然還可以聽見間歇時,遠遠傳來的鵝鳴聲;當我在室內打電腦、上網路,與全世界連線時,一群野鹿閒逛到屋外的橡樹林,隔著明亮的落地窗偷窺我……

這些經驗像清溪流泉般洗滌我在臺北污染久矣的身心,使我在這堛澈幓褻i入一種特別的情感狀態,動不動就感動得不得了,連自己都很驚訝。

第四道社區有許多會議,每週一晚上有新學生會議,討論第四道剛入門者常遇到的問題;每週日早上有小型會議,重點在於知識層面的探索;每週五晚上舉行大型會議,參加人數都在三百人以上,重點在於經驗層面的分享。

學員也時常舉行私人的音樂會、電影欣賞會,或者社團性質的活動,像我參加過一個「建築藝術社」的房屋之旅,一天之內考察了七棟精彩的房子,十分過癮。

此外,在餐廳堛漱餐、晚餐,都是學員社交、討論的好時機。可以這麼說,晚餐是非常重要的交誼時光,有一段時間,我天天約了陌生的學員或者應邀一起餐敘,從中獲益甚多。由於友朋會設定了不少用餐時的「記得自己練習」,把吃飯轉化成修行,所以與第四道的學員共餐時,餐廳就變成道場。

第四道社區最精緻的印象是一棟名為「學院」的法國式建築,其內擺設著琳瑯滿目的名畫、古董,其外則前後玫瑰花園,蒐集了一百多種的玫瑰花,噴泉、水池、雕像散佈其間。每個星期天早上,學員從各地回來,參加早晨的小型會議後,就到「學院」喝茶、吃點心,參觀收藏,閱讀藏書。天晴時,就在「學院」戶外搭起陽傘,大家坐在傘下喝茶聊天,音樂家學員則在一旁演奏,這是許多人共同擁有的一段美好回憶。

友朋會的創辦人R就住在「學院」堙A他宣稱證得第四道體系的極果第七種人,在許多學員心目中崇高如神,所以,「學院」也成為友朋會的精神象徵,猶如佛寺的大雄寶殿,只是大雄寶殿堥悕^的是石塑木雕的佛像,「學院」埵磲漪O活生生的大覺者。

R是友朋會的靈魂人物,今年約六十歲,他大權在握,一手掌控會務,分配資源,制訂練習,例如他現在規定會員的練習是不可有婚外性行為,不可抽煙,不可有暴力,以前也曾經規定過女人不可穿比基尼泳裝,不可看電視、報紙等。

我遇到許多友朋會的老學員,開口閉口不離R說這個R說那個,對他尊崇備至,有一位我很欣賞的建築師威廉直接了當告訴我:「我來阿波羅,就是為了服事R。」

有的學員則引用葛吉夫的話說,為了獲得意志人必須暫時放棄意志,所以,他願意臣服於R的意志以開發出真正的自我意志。

總之,R成功地抓住一群追隨者的心。

這群追隨者相信,友朋會是一所真正的「學校」。

在第四道堙A「學校」是指一個修行團體,其中有真正的悟道者給予求道者直接的教學。如果一個修行團體並沒有真正的悟道者,那麼只能稱之為組織或團體,不能稱為「學校」。「學校」的定義不妨這麼說,一個修行團體,有高等人給予直接教學,有前三種人學習成為第四種人,第四種人學習成為第五種人。

二十五年前,R以第四種人的姿態創立友朋會之後,每隔幾年就晉升更高一等級,直到現在,已經成為第七種人多年了。

幾年前,由於離開的學員控訴他,鬧上法庭,上了新聞報導,暴露出他是同性戀者的隱私,此後這就成為友朋會堣蓿}的秘密,儘管他現在與年輕的男性學員還有性行為,但是仍然有一大群忠實追隨者。

(基本上,第四道認為同性戀者和異性戀者在修行上是一樣平等的,但是,由於同性戀者承受的壓力很重,自我價值的建立過程比一般人艱困,容易產生特殊的問題。不過,每個人都特殊的問題,從修行角度來看,利弊互見,就看當事人如何轉化。)

目前,R已經不主持會議,改以教學晚餐的形式與學員接觸,有時則是募款晚餐,儘管必須捐款約台幣六、七千元,參加者依然絡繹不絕。

在夕陽西下之際,最後一道陽光射入「學院」精美考究的大廳堙A四十四名身著禮服的男女學員坐在排成橢圓形或正方形的席位上,第一道菜是由音樂家學員獻上的音樂演奏,我參加過三次,親身聆聽到的前後有長笛、小提琴、吉他演奏。第二道菜則是專人朗誦既有文學美又有靈性意義的詩篇。

精神的菜上了,然後才開始上物質的菜,照例是前菜、主菜、甜點三道,穿插白酒、紅酒。

這些菜、甜點是由學員廚師料理出來的,酒是學員釀的,侍者也是由學員擔任,廚房的洗碗工當然也是由學員擔任,他們視之為非常難得的機會。

R會在用餐的間隙回答學員提出的問題,或者發表感想。

就我的觀察,他的回答常常沒有切中問題的焦點,或者以感性式的聯想回應,但是學員詮釋為,由於R的層次太高,他的回答是針對學員的高等中心,而不只是低等中心,所以很多人會覺得茫然;也有人說,他的回答往往是針對學員的真正問題,而不是表面上的問題。

也因此,我聽過一則與此有關的笑話。

在教學晚餐堙A學生問了一個比較複雜的問題,不知道R沒聽完全,還是故意的,就牛頭不對馬嘴回答了,大家聽得滿頭霧水,不知他又在耍什麼寶。

這時G幫他回答了,真正針對學生的問題從理智層面來回答,令人非常滿意。

G是R印可的證得第五種人的資深學員。

R察覺了,絲毫不以為意,輕鬆愉快對那名學生開玩笑說:「原來你是問這個問題啊!

親愛的,你能不能針對我剛剛的回答再問一個問題?」

有許多學員在「阿波羅」工作領薪水,成為「薪水學生」。

薪水學生生活清苦,因為每個月只領三百美金出頭的錢,如果沒有外快,只能勉強過活。

R曾經說過,「阿波羅」不是一般的企業,而是一座大型的第四道修道院,所以薪水高低不是重點,在工作中靈修才重要。

不過,薪水學生也有好處,是免繳學費。

友朋會的學費昂貴,除了要繳交收入的十分之一,這是淵源自基督教的十一稅,每個月還有必繳的兩種捐款,春秋兩季的特別捐款,加入友朋會屆滿一年半再繳一筆捐款。

有一次,一名學員向我開玩笑說:「友朋會的學費是全世界最貴的。」

另外一名學員則故作嚴肅狀:「不,是全太陽系最貴的。」

所以,學員在每個月繳學費時,都會面臨考驗,到底要不要繼續參加友朋會,這筆學費的投資報酬率值不值得。

由於付代價是第四道的基本原則,我不反對高學費政策。透過錢來過濾掉道心不堅的人也是一種策略,不過,我會有意見的是R如何運用龐大的學費收入與捐款。

在我離開友朋會不久前,學員們發起一個捐款活動,要幫R買一套法國古董餐具作為生日賀禮。消息傳到臺北中心後,大家也捐了一兩千塊美金,我則斷然拒絕了,理由是沒有必要寵壞R。

幾年前,R曾經購買一輛價值不菲的名車,引起一些學員的義憤,就離開學校了,後來R賣掉名車,風波平息。

但是R的這種行徑,看在忠實的追隨者眼堙A則是R有意識地對學員的考驗,看看學員能不能把外在事件轉化成靈修的助力。

R的奇言異行之最,是在十多年前就預言一九九八年四月加州大地震,舊金山、洛杉磯這些西海岸富庶的都會區淪陷海底,引發全球金融風暴,以及二○○六年發生世界核戰。

所以他積極建設「阿波羅」,成為通往二十一世紀的現代方舟,繼續傳遞人類文明。

而這些預言,也十分有利於他凝聚資源。

隨著時間逼近,他在教學晚餐反覆談論預言,費時之多令我驚訝。

對我來說,即使這些預言成真,也不能證明他是第七種人,頂多證明他是個不錯的通靈人,相反的,我從佛禪歷史得來的教誨卻是覺者不談預言之事,而傾全力引導門徒明心見性。

建設方舟最好的方法是教導出更多的悟道者,讓他們散佈世界各地。

所以,他的預言行徑反而成為我對他的質疑之一。

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R是友朋會的創辦人,也是友朋會的毀滅元素。

我大膽推測,由於R的第七種人是假的,無法證明的,加上破綻明顯,而第四道最講究親自驗證,不可盲信,所以,如果沒有重大的改變,總有一天因緣成熟時,這個修行團體會崩潰或萎縮或分裂。

世界上沒有永存的事物,人必須學會在目前的生活中學習。

真的「學校」本來就少,真的大師也不多,人必須學會如何向假的學校與假的大師學習──即使是假的,其間亦有可取之處。

在阿波羅時,一位對R忠心耿耿的老學員每次見到我,都殷殷叮嚀:「要善用這所學校。」我也是這麼要求自己,只是我的「善用」方法有點不一樣。

的確,我從中獲益良多,所以我願意以感恩的心批判R與友朋會。

第四道課程 葛吉夫 廖閱鵬新時代網站葛吉夫催眠諮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