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菩薩都死了!colorbar.gif (4491 bytes)

 

彌勒下生信仰的利與弊

大乘經典傳出的多位菩薩中,彌勒菩薩是唯一「阿含經」有載的,換言之,彌勒菩薩貫串了小乘佛教到大乘佛教,是大小兩乘共同承認的菩薩。目前流行於南洋一帶的小乘佛教(現在學界多以南傳佛教或上座部佛教稱之)就否認親世音菩薩而信奉彌勒菩薩。雖然彌勒菩薩是否為一實有的歷史人物,尚無定論,一般而言,中國佛教是肯定宏揚彌勒信仰的彌勒三經(註一)的真實性,其中包括往生兜率淨土、彌勒下生等思想。

大約在西元四世紀左右,往生兜率淨土的法門曾一時風行,前後興盛了數世紀。早期信仰淨土的著名人物至少有道安、法顯、玄奘、窺基等人。其後,隨著彌陀信仰的勃興,往生兜率的熱潮逐漸冷卻。

至於彌勒下生的信仰,已經成為中國佛教的傳統,僧眾在除夕晚上舉行彌勒普佛,大年初一早上稱念彌勒聖號:「南無當來下生彌勒佛」,其意義是:佛弟子新年第一件大事乃是共同發願──期望彌勒早日下生成佛。

原來在「中阿含」的「說本經」記載著:未來人壽八萬歲時,天下太平,人民富樂,聖王出世,彌勒成佛,廣渡有緣眾生(註二)。「彌勒上生經」則說:「閻浮提歲數五十六億萬歲,爾乃下生於閻浮提」(註三)。

儘管照經典記載的,彌勒菩薩還要經歷一段極長極長的時間才會下生成佛,然而根據「大寶積經彌勒菩薩所問會」的經文,佛弟子又燃起一線希望:「彌勒菩薩往昔行菩薩道時,作是願言:若有眾生薄淫怒癡,成就十善,我於爾時,乃成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於當來世,有諸眾生薄淫怒癡,成就十善,彌勒菩薩當爾之時,得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註四)。

這是佛教徒悲壯的心願,盼望著藉由現世的努力,使人心淨化、道德進步,能提前彌勒下生的時間 ,共同建立政冶完善、佛法昌明、科技發達、氣候合宜的人間淨土。從這個彌勒本願於是產生出一股積極從事淨化世界的精神,充滿入世修行的本懷。

基本上,佛教認為我人居住的婆婆世界從釋迦牟尼佛涅槃之後,就處於無佛的狀況下,一直要等到五十六億萬年(註五)後彌勒菩薩自兜率天下生,人間才再度有佛出世。由於釋迦牟尼佛與彌勒菩薩之間有前後佛的關係,所以於釋尊教法下未得解脫的佛弟子尚有憑藉,末來龍華三會所度的就是曾與佛法結緣的人,是故經云:「彌勒所化弟子,盡是釋迦文弟子,由我遺化得盡有漏」(註六),又云:「是諸人等皆於佛法中積諸善根,釋迦牟尼佛遣來付我,是故今者皆至我所」(註七)。

照這樣的安排,其間似乎隱含著至少兩種意思:

1.釋尊滅度之後,直到彌勒菩薩下生,這段漫長歲月──以人類短促壽命而言近乎永恆──其間無人成佛。

2.在釋尊教法下不能解脫的人,尚有一線生機可於渺渺未來得赴龍華三會,在彌勒佛指導下了卻生死大事。

前者,應該是佛教一致的公論了;後者,雖然沒有公然宣揚,畢竟佛教流傳至今尚有法門可引導今生的修行達到解脫的保障,不需要標舉這種消極的想法,但至少這麼說並不違背經教,不算錯誤。

回溯當初印度佛教發展過程中,所以會出現彌勒下生信仰,至少有下列三點理由:

1.在法門安立上,既有現在的釋迦牟尼佛,也有過去的七佛(或二十四佛、無數佛),則也必將有未來的佛,理論上才能圓滿。

2.在懷念佛陀的動力下,「阿含經」就已記載的彌勒菩薩很容易先成為宗教熱誠的貫注對象,一方面彌勒菩薩廣泛出現於各種大乘經典,在法會上扮演著釋迦教法託付者的角色,一方面求生同在欲界天的兜率內院晝夜環繞彌勒菩薩聞經聽法的彌勒淨土法門乃熱烈開展,另一方面,以華麗的筆觸來描繪未來的人間淨土,期盼著彌勒早日下生,渴望著或發大誓願共襄盛舉建構未來的樂土,也順理成章出現了。

木材泰賢在「小乘佛教思想論」的一段話大概有點參考價值吧!

「在歷史上觀察,彌勒,是在佛入滅後,為對失去師主而其心不安的人所加一種補償的表現,以之名為彌勒,雖則不明顯,然而想這是從彌陀羅神話蛻化所產生的名稱」(註八)。

3.解脫道上,崎嶇難免,佛陀住世不過區區五十寒暑,其後兩千多年來去聖日遙,明師難尋;更何況,即使是佛陀親自指導下,許多弟子的修行歷程仍然有種種過失與謬誤。由於修行證果的不可預期性與實際上的各種障礙,修行不成的痛苦,大約也是古往今來無數高貴心靈的深層隱痛吧!所以彌勒的下生,也是對活在苦迫世間的人一種多功能的慰藉。

長久以來,我對以彌勒為核心的思想、傳說一直頗有好感。在中國,彌勒形象大多以笑呵呵的大肚和尚為主,令人感染一股歡樂無憂的氣質,倍感親切;在上生經中,彌勒的形象是平易瀟灑的菩薩風格,經說:「具凡夫身,末斷諸漏……此人今者雖復出家,不修禪定,不斷煩惱,佛記此人成佛無疑」(註九);彌勒整個修學次第是由易行道下手,在輕鬆的方法中慢慢前進,等到福慧資糧具足,再轉修難行道,雖然釋尊修行精進猛烈,直接從難行道起步,落後彌勒四十劫發菩提心卻超九劫比彌勒早成佛,誠可謂轟轟烈,值得眾生仰慕、讚歎,然而彌勒的次第毋寧更契合於人性,更容易攝受一般眾生。此外,彌勒淨土思想所流露的濃厚現世關懷,更是當今佛教較為不足的一面,我一直希望有更多人來推廣彌勒淨土,讓佛教的開展更為均衡。

但是在彌勒下生信仰中,隱藏了一種暗示,令我感覺到可能會使佛弟子無形之中多了一道束縛,由於這個暗示、這個束縛,早已深入人心、習焉不察,所以為害更為深遠。其實,許多佛教的束縛大半來自於時空變異而產生,對於這些曾經完成歷史任務的昔之芳草,我心中讚歎祖師隨方設化的用心良苦,卻也不得不懷著同情與不忍來指陳今之蕭艾。

這個暗示就是:釋迦滅後,眾多修行人再怎麼精進,也不能現世成佛。

無人成佛的魔咒如何解?

由於釋迦之後是彌勒,其間相隔五十六億萬年,已成定論,所以不可能有人在此期間出世成佛。佛教徒接受這定論,也等於受了暗示:雖然學佛的最終目標是成佛,但是此生不可能,等三大阿僧祇劫再說吧!

佛教會產生這種現象,在學術上固然是有著明顯的脈絡逐步發展成形,但是說起來實在不可思議,學佛辛苦了一輩子,不但此生不可能成佛,就算順利邁進,也得三大阿僧祇劫才能成佛。三大阿僧祇劫的定義,幾乎就是永恆了,成佛既然是在近乎永恆的未來,乾脆不學佛算了;或者,既然此生成佛無望,那就只好轉修彌陀淨土法門了,至少極樂世界保證往生成功的人可以一直修到像現在彌勒菩薩一般的補處菩薩,下輩子就可以作佛去了;或者,既然此生解脫無望,隨波逐流也無妨,至少五十六億萬年後還有彌勒佛作靠山。

佛教變成了教主高高在上,往後教徒億萬也不可能在現生超越教主的成就,連與教主平齊都談不上。

在這一點,密宗與禪宗堂堂展現壯烈氣魄,毋視歷史包袱而高唱:即生成佛,確是驚天動地。(這兩宗所以成就者特多,可能跟擺脫釋迦牟尼佛的陰影有關係吧!)不過,禪宗成就者雖多,似乎未見有人肯定成佛;印象中,密宗似乎也沒有,值得一提的是修行歷程艱苦無比、可能是釋尊之外佛教史上最偉大的修行人──密勒日巴尊者,在其傳記中也並未宣稱成佛。如果連密勒日巴都無法即生成佛,試問古往今來尚有幾人夠格?成佛,真的是這麼高不可攀嗎?

到今天為止,釋迦以後、彌勒之前無人成佛的「預言」似乎相當靈驗,如果這是一道囿限學佛人的魔咒,我們如何來解除呢?以下,試分兩個層次來討論。

第一個層次,要先釐清「佛」這個頭銜的使用原則,只要清楚「佛」的定義,這項魔咒立刻冰消瓦解。

通常,佛教將眾生分類為十種,由六凡:天、人、阿修羅、畜牲、餓鬼、地獄,以及四聖:佛、菩薩、聲聞、緣覺,所組成。

在四聖當中,佛、聲聞(即阿羅漢)、緣覺是屬於所作已辦、不受後有,不再生死輪迴的解脫者,菩薩則是「不厭生死苦、不欣涅架樂」的特異份子,解脫、不解脫不掛心上,而且屬於大乘佛教闡發出來的修行階位、果位系統,本身的異說仍多,其界定尚非十分清晰,此外,菩薩是在生死輪迴中渡眾生的,所以說菩薩並非解脫者也無咎。因此,我們暫時將菩薩擱置一邊不討論。

緣覺,梵語Pratyekabuddha,音譯作辟支佛,舊譯作緣覺,新譯作獨覺。它的意思是,沒有人教導,自己開悟解脫的人。在無佛的時代,外緣所感而自思、自覺、自觀而獨自覺悟。或者,在有佛的時代或佛滅猶有佛法流傳的時代,卻沒有因緣值遇佛陀、或聽聞佛法,而仍然獨自覺悟。對緣覺來說,他是無師自通的,甚深的緣起是他的獨家發現,完全是自己的經驗,他是宇宙中第一個發現緣起的人。

聲聞,意思是聽聞佛陀的法音而修行的人,是佛弟子的通名。聲聞在佛陀指點下,體驗到佛陀所體驗的甚深緣起,而煩惱止息,證得阿羅漢果。所以,聲聞的解脫知見跟佛、緣覺都是一樣的,差別在於聲聞是聽佛陀說法而證悟,緣覺則是與佛一樣是法的創覺者。

而佛呢,佛其實也是阿羅漢,如「五分律」卷十五所記載的,佛陀在鹿野苑渡化了五比丘以後,宣稱加上佛世間有六阿羅漢。阿羅漢,梵語Arahan,譯作殺賊,意思是煩惱去除殆盡的人,從語意來看,阿羅漢其實是解脫者的正名。在歷史上,「佛」是對釋迦牟尼的特稱,這是一個極其高貴神聖的尊稱,除了肯定釋迦牟尼的正覺,也推崇他的德行高遠,非一般的解脫者所及。

所以,如果我們把阿羅漢視為解脫者的代名詞,那麼佛與緣覺都是緣起法的創覺者,是無師自悟的阿羅漢,聲聞則是佛教育出來的阿羅漢。

由於聲聞是他覺者,可以說是「悟不由他」,如果佛陀不予指導,恐怕難以覺悟,不像佛與緣覺是自覺者,所以一般都尊重佛、緣覺的創覺性,而將佛、緣覺列於聲聞之上。

然而,佛與緣覺同是創覺者,其差別何在?這點可從釋迦牟尼的心路歷程分辨出來。

據說,釋尊在菩提樹下證得正覺之後,曾經對於要不要將甚深緣起宣揚世間或者即刻證入涅槃而躊躇猶豫。因為,一來,甚深緣起不易言語說明,眾生亦難信解;二來,自覺容易,覺他則障礙重重,除了具備緣起正見,尚須說法方便;二來,解脫者欲起一念去渡眾生並不容易,既然已經可以在菩提樹下坐化,又何必再入紅塵,劬勞身軀呢?如果不是具有大悲心、大智慧及覺他方便,如何荷擔得起弘法大業?

所以,佛與緣覺的差別就在這堙C假使當初佛陀一念猶豫之後,決定放棄宣揚所覺悟的緣起法,那麼,歷史上的釋迦牟尼就不是佛,而是緣覺、獨覺或辟支佛。

因此,緣覺可以沒有悲心,可以缺乏說法方便,可以隱遁山林,都不妨礙其為解脫者。反之,如果緣覺具有大悲心、說法方便,並且走入人群,不辭辛勞奔波,而能引導眾生與他一樣證得正覺,那麼,這樣的緣覺便可以稱之為佛。

綜合言之,聲聞是被佛教會的阿羅漢,緣覺是自己覺悟的阿羅漢,佛則是自己覺悟也有意願與能力去教化別人並且成果斐然的阿羅漢。

談到這堙A解除魔咒的關鍵點就出現了。為什麼兩千五百年來,眾多修行人竟無一人成佛呢?就是因為成佛的大前提是在沒有佛法的情況下,有人發現甚深緣起而宣揚出來,既然兩千五百年來,佛法流傳未絕,所有的修行人都是依照佛陀教法,都是奠基於佛陀的創見之上,縱然證得與佛同一法味的正覺,也只能算是聲聞的阿羅漢,而不能稱之為佛。

佛法滅絕彌勒才能成佛?

所以,從「佛」這個頭銜的使用原則來看,當佛法流佈之時,眾人皆承受佛陀的遺蔭,即使證得正覺,其大悲心,說法無礙,仍然不能冠以「佛」的尊稱。換言之,說不定兩千五百年來也頗有證果的阿羅漢具備大悲、方便,甚至比釋迦牟尼更高明,可是他仍然不能「成佛」,雖然他不亞於釋迦牟尼。

因此,佛滅至今,學佛人不能成佛是天經地義的,如果在此時此地居然有人宣稱成佛了,這是對佛之一字的謬用。如果學佛人欲於當生解脫而不寄望於來生的話,與其說「即生成佛」,不如說「即生成阿羅漢」,在語言使用上更為精確。所以,兩千五百年來,禪宗、密宗無人成佛是正確的,但我相信,兩千五百年來仍有很多前賢證得阿羅漢。

所以,依照佛教追求解脫的根本訴求,我們可以不成佛,不可以不成阿羅漢。

討論至此,又可以推出一項論點:在佛法流傳之時,無人成佛;佛法滅絕以後,反而可能有人成佛。所以照這樣說,佛之為佛也是佔了天時地利之便,佛是僥倖搶先一步在兩千五百年前生在印度,如果悉達多今天才誕生,他也只能被人視為「成阿羅漢」而不是「成佛」。

由於佛法滅絕以後,佛才可能出世,我們不禁要問:是不是要等到現今的佛法滅絕,彌勒菩薩方可能成佛?否則彌勒菩薩提前下生,正好佛法猶在,彌勒也不敢以佛自居了!所以說,彌勒欲出法未滅,法未滅盡故無佛!

關於這點,經典是給予肯定的證明。「佛說法滅盡經」載有:「吾涅槃後,法欲滅時,五逆濁世,魔道興盛……首楞嚴經、般舟三昧先化滅去,十二部經尋後復滅……如是之後數千萬歲,彌勒當下世間作佛,天下泰平……眾生得度不可稱許……」(註十)。

在此必須說明,長久以來對於佛經堶悸漸蔽k思想我是以印度佛教史上的動亂、法難而反映在經典上的來看待,我以為從這類思想可以反推出當時的教界衰相及傳法者的悲切之情並且做為後繼者的前車之鑑,而不視之為「預言」,甚至不承認它是預言,因為佛陀對搞預言這種把戲毫無興趣。而舉這部經不過是說明在佛教思想發展下,基於佛之一字的用法,彌勒即使有心想現在下生,也於法不合,所以在經典中也就不諱言彌勒菩薩必須在法滅後數千萬歲才會下生。

如此以來,祈請彌勒下生變成了一件渺不可期的夢想,除了悲壯的以淨化世界早感彌勒下生的精神,除了盼望彌勒早日下生渡苦難眾生的悲天憫人之情,這樣的祈請在宿命式的「預言」下,終究宛如精衛填海一般充滿知其不可而為之的悲劇,美則美矣,終究是妄想而已。我雖深受感動,也不得不忍痛說:可以不必這樣啊!

第一層次敘述至此,可以很清楚瞭解,釋迦之後無人成佛乃是理所當然的,成佛是需要時節因緣來配合,就解脫而言,根本不必貪求一個虛幻的佛名,佛也只是能言善道、德高望重的阿羅漢,學佛人大可理直氣壯說:我要成阿羅漢!

於此,還須再說明五點,讓我們的理念更為清晰。

第一,阿羅漢這三個字幾乎被大乘佛教說得一文不值了!大乘批評阿羅漢缺乏悲心是焦芽敗種,說阿羅漢的解脫境界只是休息一下的化城而不是終點站,所以在大乘薰染下,學佛人往往跟阿羅漢劃清界線,免得招來悲小智小的譏嫌。其實,佛是說法渡眾的阿羅漢,菩薩是悲心特重的「準阿羅漢」,只要大家同坐解脫床,毋須強求每一個人都學菩薩道。

第二,菩薩思想是人道精神的高度展現,於畢竟空中逍遙於苦難人間,我們絕無嫌棄之意。只不過在一片唱和聲中,我們也看出學菩薩道有時令人眼高手低而倍增痛苦。比方說,力量只能舉起二十公斤槓鈴的人卻硬要舉起一百公斤的槓鈴,最後只好舉起一根上面鐫印著「一百公斤」四個大字的塑膠槓鈴。這樣,真的是大乘之名,小乘之實!

第三,阿羅漢所以戴上「悲小智小」的假面具,乃是大乘佛教發展過程中,高推佛陀境界時相對貶低阿羅漢,事實上,阿羅漢也可以跟佛陀一樣偉大,我們可以大膽摘下假面具,還阿羅漢堂堂正正的聖者風貌!

第四,成阿羅漢與行菩薩道並不違背。換言之,不管名相上的差異,取其實質意義,行菩薩道就是成為一個悲心特重、說法無礙、善於扮演各種角色的阿羅漢。

第五,我們尚須保留一種狀況的可能性,亦即,即使現在佛法傳遍全球,仍然有許多地方、許多人未曾聽聞佛法,而其中也有可能出現無師自悟的獨覺,所證悟的與佛法同一品質,雖然它可能不稱為佛法,可能用另一語言概念的系統來傳達,也說不定他的原創性與覺他方便都不遜於當年的悉達多太子,只是他沒有冠上「佛」的尊稱而已。基於緣起的無限可能性,我們保留這種可能。

第一層次至此,雖然解了無人成佛的魔咒,然而魔咒的餘勢猶存,必須再深入第二層次掃除觀念上的解脫障礙,才稍有可能「豪氣千萬丈,還我烈日刀」!

佛越偉大佛教徒越怯懦

第二層次就是,澈底放棄對佛菩薩依賴、仰仗、祈求的心理,將佛法中有形、無形的他力思想統統一刀斬盡,恢復佛法原本莊嚴凜然的自力精神。

當佛教徒說學佛時,到底是學那一種佛,相當值得探究。因為教徒心目中的佛,至少有歷史上的佛陀、阿含經的佛陀、華嚴經的佛陀、大乘經典的佛陀、密教經典的佛陀……,所以有人主張佛陀的肉體跟凡夫無異,有人主張佛陀的肉體無漏超出自然,甚至排泄物比任何世間妙香還殊勝;有人主張佛陀的心力可於一剎那間了知一切法,有人主張佛陀欲了知一切法仍須要特別作意;有人主張佛陀凡有言語皆是轉法輪,有入主張佛陀仍有與法無關的家常話;有人認為佛身光明高大無邊際,有人認為佛身頂多如經中的丈六身,不可能無邊無際;有人認為歷史上的佛陀只是化身佛,真正的法身佛才是微妙不可思議……有趣的是,佛門廣大,這麼多樣的形象都能同時存在,各各有人信奉。

然而佛教發展過程中佛陀由平凡樸實而漸漸趨向高超神奇卻是極為明顯的。如果,佛教徒學的是「阿含經」堶惆滬荓`會背痛腹瀉的老頭子,可能比較簡單;如果學的是大乘經堶惜j顯神通、上天入地的魔術師,可能比較困難;如果學的是密教經典中隱顯莫測、變化無窮的???可能就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其學習上的困難度了。

而為什麼佛教越發展到後來,佛陀越來越偉大?原因固然很多,本文無意進行冗長討論,但我們可以肯定一點就是:應眾生所需,佛菩薩不得不越來越了不起。

原始佛教的佛陀,其偉大在於完美的人格,人人皆可循著佛陀的足跡證得,既不神秘也非遙不可及;到了大乘佛教以後,佛陀便以超人的神格出現,光明無量、壽命無量、威力無邊。佛陀與凡夫的距離越拉越遠,一方面滿足了眾生對佛陀的崇敬之情,一方面卻更加深了眾生對佛陀的需求與依賴。可歎的是,佛陀越崇高,要學得如佛境界更加艱難、漫長;導致佛教有偉大的佛陀,卻教出一群自卑的信眾;因此,佛教傳出的佛菩薩越偉大,越證明佛教徒怯儒。

佛之所以越來越偉大,在於信眾期盼佛力救助,因此越偉大越好;而原始佛教是純自力的,所以佛陀不須要太偉大。

對於大乘經典中,佛菩薩廣大無邊的救助、加持力量,我們基於緣起的無限可能性,不敢輕易去否認,而寧可持保留態度,然後,掃除我們心中期盼他力的心理,唯求自力前進;假若法界中真有佛菩薩的加持力,也唯有在自力充份下,他力的援助才能有效發揮。但我們也不須預設他力的存在,寧可當作法界中沒有任何佛菩薩,所有佛菩薩都死了,我們是宇宙中第一個修行人!

雖然佛法尚存,我們寧可以第一個尋覓解脫知見的人自許,就宛如我們是第一個創覺的佛、獨覺。以這樣的理念來說,我們不必祈請彌勒下生,因為,很可能,你就是彌勒菩薩啊!

附註

一、彌勒三經包含彌勒本願經、彌勒上生經、彌勒下生經等三種系列的組典。

二、大正.一.五○九下──五一一上

三、大正.十四.四二○上

四、大正.十一.六三一中

五、關於多久之後彌勒才會成佛,經典有不同的敘述,五十六億萬年算是常用的說法,不過,追究其時間的精確其實無多大意義,詳情可參閱拙著「淨土三系之研究」。

六、大正.十四,四二二中

七、大正.十四.四二四下

八、木村泰賢,小乘佛教思想論,頁九六,悲日講堂

九、大正.十一.四一八下

十、大正.十二.一一一八下──一一一九中

 

葛吉夫催眠諮商中心廖閱鵬心理學加油站廖閱鵬新時代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