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榮耀歸與你colorbar.gif (4491 bytes)

有一次,蘇東坡與佛印禪師一同遊山玩水,走著走著,佛印忽然對蘇東坡說:「你騎在馬上的姿勢十分莊嚴,好像一尊佛。」

蘇東坡回答說:「你穿著一身黑袈裟,騎在馬上好像一團牛糞。」

佛印笑著說:「從我口中出來的是佛,從你口中出來的卻是糞。」

隨從聽到兩人的對話,都忍不住捧腹大笑。

這個故事記載在《東坡禪喜集》第九卷,歷來的禪者都認為,蘇東坡心中有糞,所以看人是糞,佛印心中有佛,所以看人是佛。因此,佛印的禪體驗在蘇東坡之上。

但我覺得有從另一個觀點,重新詮釋的必要。

蘇東坡對禪法頗下過功夫,《泰嘉普燈錄》記載過他在東林寺與照覺常總禪師談論法義,說到「無情有無佛性」時,忽然有所省悟,於是他在寺中住了一晚,第二天呈了一首偈子給禪師,來表達他的悟境:「溪聲便是廣長舌,山色豈非清淨身?夜來八萬四千偈,他日如何舉似人?」

肯定蘇東坡不是禪的門外漢之後,再回頭看這則故事,就有完全不同的趣味了。

首先,佛印說:「好像一尊佛。」這句話未必就佔上風,為什麼?因為,從更高的觀點看,人本來就是佛,不是「好像是佛」。而且,心中有佛,佛反而會成為心靈自由的絆腳石呀!趙州禪師說過:「佛之一字,吾不喜聞。」就是這個道理。

其次,蘇東坡說:「好像一團糞。」這句話也可以是非常高明的,因為,回到心的原點來看,佛與糞的本質同樣都是清淨法身。人類認為糞是汙穢的,那可是人類自己的分別、計較,對活在糞堛熔茧艅蚖﹛A宛如天堂!

在悟道者的眼中,你說他是佛,恐怕他會認為你在毀謗他!你說他是糞,他反而覺得這是最契合佛法精髓的讚美話,內行人才說得出呢!

事實上,兩人的對話,平分秋色,一樣精彩!

尤其蘇東坡與佛印都富有幽默感,逗逗隨從哈哈大笑,不也平添生活中的情趣嗎?

在《東坡禪喜集》堙A共有好幾則兩人同臺演出的故事,表面上都像是佛印佔了上風,但是在我看來,這正是蘇東坡了不起的地方,他甘願笑扮小丑,將佛印拱入舞臺的聚光燈堙A讓他當主角說出最精彩的話。

舉個例子,有一次兩人來到天竺寺,看到觀世音菩薩像手持念珠,蘇東坡就問:「觀音是古佛再來,為什麼還手持念珠呢?」

佛印:「就是念佛號嘛!」

蘇東坡:「念什麼佛號?」

佛印:「就念觀音佛號。」

蘇東坡:「他自己就是觀音,為什麼還要念自己的佛號?」

佛印說:「求人不如求己啊!」

意思是,自己就是最好的老師,就是一切智慧的源泉,不需向外追求。

這段對話,不正是蘇東坡在成全佛印,一步一步陪襯他演出這場好戲的高潮嗎?

以蘇東坡一代文豪的絕佳口才,哪婸﹞ㄔX最後的關鍵一句呢?只不過,所謂「但願眾生離得苦,好事何必由我來」,讓榮耀歸與別人,有什麼關係?

真正自我肯定的人,才能將榮耀歸與別人。

每次看金鐘獎、奧斯卡獎的頒獎典禮,得獎的人上臺後,總是有一串念不完的感謝名單,那些被感謝到的人也總是露出與有榮焉的神情。

因為得獎幫助他更能自我肯定,所以他更有能力將榮耀歸與別人。

我忍不住會想,如果我們在平常生活中,就常常把榮耀歸與身邊的人,自己甘於渺小,這個世界一定寧靜安詳多了。

試想,如果事業成功的先生將榮耀歸與妻子,業務昌盛的公司老闆將榮耀歸與部屬,風光亮麗的檯面人物將榮耀歸與幕後人員……我們的社會還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嗎?

我覺得禪者的風範,也有陰陽兩面。

禪的陽面,是獨坐大雄峰,是高高山頂立,呵佛罵祖,豪氣萬丈!

禪的陰面,是甘於卑下,甘於平淡,甘於不為人知,甘於扮演綠葉來陪襯紅花更豔麗。

這陰陽兩面,都是本於「無我」的禪體驗,同樣瀟灑自在,沒有絲毫勉強、造作。

對自己有「健康的自信心」的人,才能夠把好話留給別人說,好事留給別人做,不必都是我。

即使在吵架的時候,就把最後一句狠話留給別人罵吧!

談到甘於卑下,使我聯想天主教的聖女小德蘭,讀她的傳記所帶來的莫大喜悅,不亞於《金剛經》或《密勒日巴尊者傳》。

小德蘭是法國修女,嬌體纖弱,在世上只停留了短暫的二十四年,然而她深刻的靈修境界,她摸索出的「神嬰小道」,使得她的聲名在死後迅速遠播,成為天主教徒心目中的典範。

她的自傳堻B處可見洋溢靈性光澤的智慧語:

如果,一朵野花會說話,她一定會坦誠地說出造物主對她所行的一切。

我深知我全無邀天主寵眷的美點,我的一點好處,完全是天主的仁慈施與。

如果小花都要做玫瑰,那麼大自然就會失去它春天的璨爛外衣,不復有小花在鄉野點綴成一幅圖案了。

我徹底了解:在天主心目中,我只是柔弱無援,毫無可取之處,此外什麼都不是。

我承認全能的天主確曾行偉蹟於我,其中最偉大的一事,就是使我感覺出自己的無能、自己的渺小。

有趣的是,那些高唱「自我肯定」的現代人常常是自卑、自憐、自傷的,像小德蘭這樣自甘卑屈渺小的人反而擁有堅強的靈魂。(多麼像老子說的: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

小德蘭的話深深感動我的心靈,就像從前讀到佛陀誕生時所說的:「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兩者都是完美靈魂的自白,只是分別從一陰一陽來詮釋罷了。

好的天主教徒,將榮耀歸與上帝。

好的禪者,將最後一句留給別人說。

至於平凡的你我,何妨將榮耀歸與身邊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