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粉湯奇遇記

廖閱鵬撰文  

     
    路過市場時,一陣米粉湯的香味飄過鼻端,我可以嗅得出其中夾雜芹菜、油蔥頭、胡椒、豬油的氣味,飢餓的胃腸忍不住唱起歌來。我走進小吃店,向鍋鼎前揮舞鏟杓的小姐說:「米粉湯一碗、油豆腐、肝連各一份!」


    瘦削的小姐以僵硬的姿勢回轉身來,小小的眼看著我,緊抿的嘴唇蠕動了幾下,沒有發出聲音。


    我立刻明白,她是一位輕度智障者,剛剛沒聽懂我點了哪些食物。


    所以,我放慢速度再說了一遍。


    她點點頭,慢慢轉過身,開始撈米粉、擺芹菜末……


    二十來歲吧!也許三十歲。智障者的臉龐不容易看出年齡,也許時間觀念對他們來說是個奢侈品。


    一名婦人從店裡走出來,親切對我說:「馬上就好了。」


    她走到女兒身旁看了一下,拍拍女兒的背,有種鼓勵的味道,又走進去了。


    我的思緒飛翔到神經醫學的天地,許多人類的潛能透過不正常的患者顯現出廣大的可能性。比方說有人對數字敏銳無比,彷彿數字會說話、會向他打招呼、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有人嗑藥後嗅覺大放異彩,成為現實生活中《香水》堛漸D角葛奴乙;有些自閉症患者在很小的年紀就擁有絕對音感與驚人的音樂記憶力,可以聽完一首曲子立即精準覆彈出來。


    我吃完米粉湯、油豆腐、肝連後,覺得味道還不錯,配料、醬油都按照應有的份量放,我吃過很多次正常人煮的食物才令我疑惑那是不正常的人煮的!


    我掏出錢來,遞給她,心奡嬰o高興。


    她能工作,能幫家人分擔勞務,那種「我是有用的人」一定使她覺得生命有意義。


    接過那張紅色的百元鈔票,她慢慢收進口袋堙A臉上沒有表情,頭以奇怪的姿勢晃了一兩下,眼珠子跟著閃動,彷彿頭腦中的計算機正在高速運轉。


    我算過,她應該找我二十五元。


    她的手探入口袋,然後掏出一張紅色的百元鈔票,又掏出一張紅色鈔票,再掏出一張五十元,然後鄭重把三張鈔票兩百五十元放在我的手上。


    我驚呼一聲,她真是我所見過最慷慨的人。


    笑一笑,我把錢放在她手上,說:「找我二十五元就夠了。」


    她愣了一下,一時完全沒有反應,好像兩百五這個數字如此完美,為什麼我沒有贊同。


    這時候,婦人快步走過來,親切說:「不好意思!」


    然後柔聲對女兒說:「給這位先生二十五元。」


    她嗯的一聲,沒有任何羞赧的神情,掏出三個硬幣給我,這次是正確的組合,然後轉身走進屋堙C


    婦人親切說:「不好意思,我女兒數學不好。」


    我說:「哪堙A她能做這麼多事已經很棒了。」


    女兒又現身了,她走到我旁邊,把一顆碩大的蘋果塞在我的手上,並且奉送臉上一朵有點古怪可是保證真誠的笑容。


    真是太慷慨了!這可是進口的日本蘋果,果皮是鮮豔誘人的胭脂紅,顯然價值不菲。


    我對女兒說:「謝謝。」又對婦人說:「這蘋果還你,我不能收。」


    婦人說:「不可以的,你還給我的話,我女兒會痛苦一整天,所以你一定要收。」


    女兒猛力點頭,彷彿媽媽正在敘述宇宙最高真理。


    我搖頭,說:「這蘋果比我的消費還價值兩倍,我不能收。」


    婦人說:「就算你幫忙吧!你收了,我女兒會很快樂。」


    女兒又猛點頭。


    我走出小吃店,手捧進口蘋果,另外一隻手提了五包米粉湯、五份油豆腐、三份肝連,帶回去與同事分享。唯有這樣,才能讓她的女兒快樂加倍,也讓我的良心過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