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難買一身閑



  千金難買一身閑

中峰明本

千金難買一身閑,誰肯將身入鬧藍?

寄語滿城諸宰官,鐵枷自有愛人擔。

本詩原題名:辭住院。

《天目明本禪師雜錄》卷上,卍續藏第一二二冊七三六頁上

    中峰明本(一二六三∼一三一八):六祖下二十三世,嗣法於高峰原妙,有《天目明本禪師雜錄》三卷、《中峰和尚廣錄》三十卷行世。

    這首詩表白了作者拒絕出任寺廟的住持,一旦有了職務在身,就像犯人戴上手銬腳鐐一樣,束縛極了!他寧可保有自由之身,處處皆可為家。即使過著一般人眼中漂泊不定的生活,卻是甘之如貽。

    自由高於一切!

    修行的目的是要得到身心的自由自在,倘若小有所得,就被世人逮去作那所謂「弘法利生」的偉大事業,這事幹不幹,可要想清楚。

    許許多多的禪者,逃名、逃利、逃權勢,其中自有深意,不是簡單的一句「這些隱逸性格的人悲心不足!」就能一筆帶過。

    一位離婚不久的佛教界的朋友,在偶然的聚會中,提到:「從前我曾認為,孔子說的『道不行,乘桴浮於海』,那真是一種荒涼寂寞的慘事。可是當我脫離婚姻的枷鎖後,想到如果能划著小舟,緩緩航行於碧綠的大海上,孤身一人,到那遠方小島上,不要再談什麼白首偕老、什麼普渡眾生,這個念頭竟讓我滿溢幸福感!」

    各種人類從事的活動,從政治、宗教到感情、婚姻,中峰明本說得好!鐵枷自有愛人擔。


葛吉夫催眠諮商中心

廖閱鵬心理學加油站

廖閱鵬新時代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