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何甘受虐待

一個女人因遭丈夫遺棄,感到極度沮喪,向心理醫師求助。她會不斷哭訴丈夫永無窮盡的虐待行為:不關心她,在外面有一大串女人,把買菜的錢輸掉,高興時才回家,喝得酩酊大醉的回家毒打她,現在終於在耶誕節前夕棄她和孩子不顧而去──還特別挑耶誕節前夕!

剛出道的心理醫生通常都對這套故事大表同情,但進一步的了解會使同情心煙消雲散。

首先,醫生會發現,虐待的模式已持續了二十年之久,這期間,這個女人跟她丈夫離婚兩次,也破鏡重圓兩次。此外有不計其數次小分手加上不計其數的復合。經過一、兩個月幫助她重新自己站起來的努力之後,某天早晨,病人蹦蹦跳跳的走進醫生的辦公室,興高釆烈的宣布:「我丈夫回來了。昨天晚上他打電話來說要見我,結果他是來求我讓他回家,他改過自新,變了一個人,所以我就讓他回來了。」

醫生指出,這現象他們已經討論過,一切不過是重複過去的錯誤罷了!何況她不是才覺得一個人生活很好的嗎?病人答道:「可是我愛他。你不能否定愛呀!」如果醫生要求進一步討論她所謂「愛」的本質,治療往往就此中斷了。這是怎麼回事?百思不解的醫生試著回憶治療過程的每一個細節,他想起她描述多年來受丈夫虐待情形時,彷彿從中得到一種快感。突然間,他心頭湧現一個奇怪的念頭:會不會這個女人如此忍受丈夫的虐待,甚至自投羅網,完全因為她喜歡這麼回事?但這是基於什麼樣的動機呢?她樂於受虐待,是否因為她畢生都在尋求一種道德上的優越感?現在她的行為模式巳昭然若揭:她從痛苦的處境中汲取一種優越感,最後丈夫囗頭來求她收留,她又反過來得到一種虐待的快感,他的低姿態肯定了她的優越性,她從他的搖尾乞憐當中,享受到報復的愉悅。

通常這種婦女從童年時代就飽受屈辱,她們被迫自認在道德上高人一等,從中獲得阿Q式的心理復仇快感。相對的,這種心態也需要更多的屈辱與虐待加以滋養。當世界善待我們時,報復的心理就不能成立;為使報復成為生活的目標,就必須一再加強被迫害的感覺,使復仇心態持續下去。被虐待狂把忍受虐待視為愛的表現,但其實這只是他們尋求報復快感的必要條件,它的基本動機是恨,不是愛。

受虐待狂的問題引出另一個與愛有關的錯誤觀念──把自我犧牲當作愛。典型的受虐待狂根據這個觀念,把忍受虐待當作自我犧牲,換言之,也就是愛,卻完全罔顧其中的恨意。 

摘錄自派克醫師著《心靈地圖》P82


葛吉夫催眠諮商中心第四道課程廖閱鵬新時代網站心理學加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