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一段小小旅程

Edith撰文

第一次上課時,老師問大家為什麼要來學習催眠,

同學們回答了不同的答案,

而我,我記得我說的是:想再多了解自己一點。

想要以助人工作為職志的人,先了解自己比探索他人還重要吧。

這次的課程,說也奇怪,不知不覺地拉長到五個月,

而這五個月來,我則是什麼都沒做。

工作也停擺了,唸書也荒廢了,人際關係也因為我的不主動而稍有停滯。

我難得如此頹廢,真要叫我現在寫報告,也是腦袋瓜毫無想法,亂寫一通。

真是辜負老師了….

 

好吧!想想我在這個課程中做了些什麼……。

每當有課題來臨時,我便會進入到一個讓自己糾結的環境中,

而從這環境去衍生一個重新的自己。

之前,在平常的靜坐中就時時出現某些影像給我體悟,

而未接觸催眠前,我無法了解這是自己的想像還是真有其事,

我希望有人能在旁觀察我,引導我或是記錄我的過程然後討論。

但是,過了五個月,

我覺得只要在催眠的體驗中得到一個答案或看到真相,

是不是真有其事就無所謂了。

我在上課過程中,跟老師與同學分享過很多「怕」與「愛」的經驗,

最大的收穫是回到前世,看到許多形成我目前性格偏端的原因,

尤其是某世,因眾怒而上斷頭台,

其實解除催眠後我大哭的原因並不是我感受到那時肉體的疼痛,

而是在當時,我居然是因犯眾怒而亡,身首異處。

這個回溯讓我找到為何我總是要愛不敢愛,要放不敢放,要做不敢做….?

總有個聲音要我臨陣脫逃,總有個聲音要我別去做一個受矚目的人。

所以,我知道一直以來我無法清清楚楚展現自己的原因。

另外一個深刻的體驗……,是進入父親的內心。

雖然,這幾年我嘴上一直說,

如何如何了解父親在對全家暴力時的心態,如何如何體諒他,

但其實心裡那個受傷的孩子還是十分排拒他。

但是那天,我進入了父親的內心,從我出生一直到長大,

我看到他無法參予孩子成長的無奈;

無法在雙親去世隨伺在旁的慟楚;

無法與社會溶入的孤寂……。

而這些,是因為他為了給我們更好的生活的犧牲,

於是,撥雲見霧,我也看見從小就對父親濡慕的心,

其實,我是如此地愛著我的爸爸,

這真是無須再去掩藏的情感。

當然,每一次的上課有每一次的收穫,

每一個同學的表現也讓我從中再觀照自己,

進入潛意識與自己對話似乎被練習地輕鬆容易。

這樣一段小小旅程,

在剛好我必須面臨新人生的關卡,

我相信,是老天一個神秘而美麗的企劃。

我抱著好奇心要繼續探險未知的領域,

人生還是必須好玩,

……苦也好玩,樂也好玩。

2002/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