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開了一扇窗

煌欽撰文

契子

時間不斷流轉,三個月上課過程猶如昨日才發生般的歷歷在目,轉眼間就已到離情依依的時刻,每一個同學的幽默、嘻笑、靦腆、沉靜……大夥兒最純真的個性,在最純真的環境裡表露無遺,這麼的真切,這麼的,令人感動。我想,對我這種頭腦僵硬,感情木訥的人來說,實在是體會太多、太多了。

從小到大,未曾對「上課」產生這麼大的熱情與期待,也未曾對上課過程有這麼大的深刻感觸。「上帝關了這一扇門,卻開啟了另一扇窗」。這扇窗外不但有藍天白雲,還有和煦的太陽、廣闊的草原、美麗的溪流、與溫暖的人心!開了這一扇窗,讓我的視野更寬更遠,也讓我由衷的體會到,其實人生可以過的更自由自在的。世俗的標準端看我們如何去衡量,如何去判定。每一個人都活在由自己的感官所構築的世界裡,內在世界如何,外在世界就如何。人心在哪裡,人,就會在那裡。

緣起

2002年4月18日,我和我的大舅子一起去聽了一場有關於「如何研判大陸經濟情勢」之類的演講,主講者是一位穿梭於兩岸的經濟學者,對於演講內容頗有見地,在會中即將告一段落之時,主講者突然話鋒一轉,提到了他研習了近30年的易經上頭,談他是如何用矇混的方式,沒花半毛錢就從他師父身上學到功夫。也談到用易經如何的幫自己也幫別人趨吉避凶,解決困境的經過,滿有趣的。因為之前我就對易經有一些興趣,所以在會後就買了一本主講人的大作(花了我1500塊大洋,嗚~~,原來這場演講的最主要目的是在賣書啊!!呵呵)。

隔了幾天,上網去搜尋有關『易經』的網站,漫無目的的逛著,突然在某一個易經網站的「友站連結」中,連結到一個類似社群的網站中,其中,出現了一個很怪的名字『葛吉夫催眠諮詢中心』,心想「葛吉夫?是阿兜ㄚ嗎?」,「催眠?不就是可以把人變成超人、脫衣舞女(男)郎、動物的那種法術嗎?」,既然已引起我的好奇,就只好把易經晾在一邊,進去瞧瞧了。

疑!不是阿兜ㄚ耶,而且還是道道地地的台灣人,哇塞,竟然還是個佛學碩士!難道催眠就像念經,也是「請常唸南無阿彌陀佛」不成?為了解疑,也為了滿足好奇心,就一路從「催眠課程學員心得」、「諮商室心情」、「個案實例」……看下來,越看越覺得不可思議,心裡浮現一個念頭:催眠真的具有這麼神奇的力量嗎??

坦白講,上網沖浪這麼多年的時間,從來沒有看到能令我如此震撼的東西(色情網站除外,呵呵^^)!搜尋了所有與催眠相關的網站,逐一瀏覽後,最後還是回到了『葛吉夫催眠諮詢中心』,因為我看到了招生的訊息:「廖閱鵬老師親授之催眠師訓練課程,將於91年6月1日週六下午於高雄開課」,雖然並不是只有這裡有開課,而且上課地點還遠在高雄,但是因為和老師通了幾封信之後,感覺滿好的,所以當下我就”忍痛”決定學習催眠。

過程

6月1日上午9:30,由台中車站搭自強號列車風塵僕僕往高雄的路上前去,下午一點到達上課地點,在附近小吃店填飽肚子之後,看看時間差不多一點半,已有同學在樓下等了。上了二樓一看,發覺來上課的人還真不少。坐定之後,老師開始點名,然後同學們逐一的自我介紹,在每一位同學談到來上課的動機,對催眠的認識與看法後,總算大夥兒對彼此有一番初步的認識。

接下來一連串的催眠敏感度測試;從蘋果觀想、檸檬測試、身體麻醉測試,數字喪失……等,一直到負性幻覺測試,每做完一項測試,老師都會問在場同學們的感受如何,有感覺的人就把手舉起來,而我竟然從頭到尾沒有一項測試感受的到,當然我的手就一直依謂在我的大腿上,我感覺到我的心情越來越沉重……!天啊,那ㄟ安ㄋ?難道我不適合學習催眠?況且未來還有12堂催眠課要來高雄上耶,最重要的是--我的$$$不就像青春小鳥一樣不回頭了?!

在課堂結束前的討論中,老師也看出了我的納悶與疑惑,拍拍我的肩膀,請我放鬆緊皺的眉頭,鼓勵我不要擔心,直說被催眠也是一種能力,也是需要練習的。也交代每位同學回家後要多聽催眠CD,多做身體放鬆與自我暗示的練習。第一堂課結束,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裡,五味雜陳。

6月8日第二堂課,真是令我驚訝的一天。一如往常在課堂開始之前,老師總會先來一段放鬆引導,讓同學們的身心都能處在一種舒服的狀態中。而今天首先登場的戲碼是「手臂升降測試」,老師在解釋完其意義後,準備開始測試。跟之前一樣,我以為就坐在原位,老師一面引導一面看大家的反應如何,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老師竟然叫我出列,做示範給同學看?!當時我心想,完了,雖然老師在上課之初就叮嚀過「就算本身沒有感覺,但是為了給同學們信心,也要裝的像是被催眠一般才行!」,可是,就算要演戲,也應該要找一位表演慾較強的人啊,怎麼會找上我呢?待會要怎麼裝才比較自然?才比較不會露出馬腳?

正當我還在冒汗之際,老師已開始引導手臂升起,而我也立即收斂心神,隨著老師的引導詞,慢慢地將手臂一點一點的往上升…疑!?突然間我一陣悸動,驚覺我的右手臂並不是「我」在控制,而是它就像是有一股力量在牽引,緩緩的自動向上抬高!!OH MY GOD!如果我當時能開口講話的話,我一定會脫口而出:「媽啊,我是不是見鬼了?」,可想而知當時的我是多麼震撼,也總算讓我初次感受到潛意識的威力!

經過上一次的「震撼教育」後,想當然爾對學習催眠有著更大的信心了。每次上完課,晚上在家如果沒事的話,就會找我老哥,或我老婆來實驗實驗,說也奇怪,就只是照著書上寫的引導詞照本宣科而已,往往都能夠令對方進入滿理想的催眠狀態之中。

剛開始實驗的時候,只敢照著書本寫的方法做練習;引導放鬆、深化、給對方幾分鐘享受這種放鬆的滋味、然後就解除催眠。幾次之後覺得應該嘗試點別的,就將老師課堂上教的,與自己在書上看到的都拿來演練一番,耶,還小有心得呢,可能是我老哥、內人怕我失去信心而極力配合的也說不定,呵呵。而每個禮拜六,就成了我最期待的一天。因為我知道在學習催眠的過程裡,我會越來越深入自己的潛意識,越來越瞭解我自己,甚至越有能力來幫助別人。也因為接觸了催眠,讓我跟圖書館也有了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可想而知我是對讀書沒啥興趣的人),如果有空閒的的時間,就會想到去圖書館看看相關的書籍,也因此讓我對「開卷有益」這句話有一番新的體會。

在接下來的催眠課程中,每一次上課都能獲得技術與知識更進一步的啟發,每一堂課的變化與老師、同學們之間的互動而激發出的火花,也能夠讓同學們都能有所領悟。就像副班長所說的:「在場每一個同學,都是值得大家研究的個別案例」!一點也沒錯,凡夫俗子的眾生裡,應該只有極少部分的人,會單純到只為了「修行」而來學習催眠吧?如果大家都像我一樣,是抱著學會催眠就能幫助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的話,那每一個人都會是一個案例這是肯定的說法;只是解決問題的方式百百種,有幸接觸催眠而解決自身問題的人,絕對是幸運的人!

對催眠接觸越深,越發現催眠是一種具有超級威力的武器,單單只是運用絕大部分人類的基本能力--語言,就能使一個或一群人改變心裡的想法,進而影響其外在行為!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一個人想要改變另外一個人,簡直比登天還難。」

但是運用催眠技巧,卻可能在短時間裡面改變人的信念與價值觀,這不就像是一把可以救人也可以毀人於無形的兩面刃嗎?難怪老師一再的諄諄教導我們要將此法用在利人利己上頭。如果有所偏差,所得到的後果往往比那些使用巫術啦、降頭術啦、茅山術啦……等等,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催眠也不用像那些旁門左道一樣大費周章的「傳」一些有的沒有的「怪雞司」,只須不經意的、不間斷的對對方說話,對方要是夠信任施術者,施術者就能夠達到想要的結果!

當然老師的信念也是很有道理:「以愛為出發點的磁場,理應不會吸引心術不正之人才對!就算吸引過來了,不是一段時間後自行露出馬腳,就是洗心革面做個心中有愛的人吧」。如果說: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願天下眷屬皆是有情人的話。也但願天下有心人終成正果、天下正果終是有心人!

結語

青年守則第X條「助人為快樂之本」,學生時代每週必呼之「口號」。當然不是說我從不幫助別人,而是總認為這只是一句口號,非常的八股,也非常的教條。就像是「中華民國萬歲」一般的無味。在有幸學習催眠之後,我在想,運用催眠來落實這個說法絕對是快速而且有效的方式。我相信總有一天,當我具備足夠相關知識、人生歷練夠豐富了、對生命有更深一層的體悟時,我想「助人為快樂之本」應當是我奉為圭臬的時候。現階段,盡己所能不斷的充實自己,不斷的練習,不斷的自我探索。期待在某一天,用不著被蘋果敲頭,就能像牛頓一樣的「頓悟」。

在課程中,老師不斷的提醒我們「催眠」絕對不只是一門技術而已,它是「道」,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所有的領域都能融合進來催眠學裡,相對的,催眠學也能融合到所有領域之中。只要習道者夠靈活、夠智慧,催眠之道就能帶領人們進入了悟之門、創造出無限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