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宇宙探險記

星星撰文

一開始並沒有想到要來「學習」催眠,只是在幾年前去找過老師治療過,應該也不算是治療吧,只是當時對自己的前世今生感到很好奇罷了。後來又介紹自己的母親到老師那,但是因為母親的個性較為傳統,沒有辮法一對一的和男性相處時能達到放鬆狀態,所以他也沒有進入過所謂的催眠狀態。那時後想:「既然媽媽沒有辦法讓人家催眠進去,那她應該是可以相信自已的女兒吧,自已來也比較放心。」剛剛好老師在高雄開了第一班催眠課,而那時我也剛好放暑假,就這樣走入了催眠的世界了。

其實我算是糊里糊塗進來的吧,第一堂大家在自我介紹和自我期許的時後,我完全不知道自已為什麼要來學催眠,只是為媽媽嗎?這樣的動機又太不強烈。以後要開業嗎?坦白講,我學的是獸醫,對我而言,我對動物比人有興趣多了。只是因緣俱惠,很順的就來參加了,而上完了13週的課,我也就大概了解為什麼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把我推上催眠這條路了吧。

前幾堂在學催眠備感度測試的時後,總覺得是自己配合度高,不好意思戳破老師。對自己所看到的,也不敢確定是真的還是假的,是真的進入催眠狀態了嗎?還是變出自己希望看到的東西?後來再看看其他同學的示範,開始慢慢的見識到催眠的不可思議,而隨著課程愈來愈後面,也愈來愈精彩,而又隱約的感到不安起來了。

那時我想,催眠可以讓一個人在沒有防備的狀態下去接受一個指令,他會接受這樣的指令,也就代表他相信你,他完全的相信你,才把心房打開,讓你的語言進入到他的潛意識。所以,如果今天我一句的用辭不當,不是對這個人未來造成很大的影響嗎?所以在上課的時後,我是不敢對同學或朋友練習的,接觸的東西愈多,就覺得自已學的好少,就像心理學、助人的溝通和技巧我完全沒有概念,我也不知道我能為我周遭的人做些什麼?就這樣,我停置了好一段時間。

雖然老師在課堂上教的招數不多,可是,我卻更喜歡老師的心法,也許是因為我沒有要開業吧,所以我可以慢慢的去思量,有些心法,是可以去叩動我心裡的一根弦的,很奇妙的感覺,就覺得很喜悅。而我也相信,催眠是很隨興的,凡事都是最好的安排。像以前我會很想去看自已的前世,而後來我發覺,我在這世當下所在意的事情,在前世都能有一個故事來解釋,而當你這世的事情想開了以後,而前世的故事也變了。所以這真的是前世嗎?還是我自己所投射的呢?那知道前世後又怎樣呢?不管如何,都只是想找一個說法罷了。而當自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說法,或是在當下可以把自己的心境調過來,我想,這次的催眠就有意義了。因為重點不再是放在過去,而是放在未來的生活態度上。

之前我上台去示範的時後,本來以後只是要示範前世的,可是不知為什麼,一直進不去,畫面一轉,轉到在胎兒的時期,在媽媽肚子裡的感覺,看到父母之間的互動過程,覺得很傷心吧。可是很多時後,我並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可以哭的這個樣子,常常都覺得自己已經好了呀,沒問題了呀。在想以前的事時,也只是像在看故事一樣,從小就習慣把自己的事情當做第三人稱來看待事情,有時後會用鉛筆插自已的手,然後告訴自已:「這是別人的手。」久而久之,也慢慢的習慣從門外看門內了。因為覺得沒辦法去改變一切,一直告訴自己很好,一直告訴自已很OK,可是,當在進入催眠狀態下,才發覺自已的思緒是這樣的亂,像決堤了一樣,好像哭不完似的,雙手發麻,手還抽筋呢。從沒預期自己要去整合什麼,而垃圾就像滿了一樣的跑出來,就像我一開始會想吐氣,到最後都會想咳出什麼東西出來,也有一點想嘔吐的感覺。我想,如果我有情緒垃圾的話,也許在小時後要吐出來的時後,就像再被人家用腳給踩進去,以便來裝更多更多的垃圾,而久了以後,再也吐不出來了。

而每次催眠,像之後的研討會,我幾乎是每次都哭,我也不知道怎麼這麼愛哭,我應該是不會哭的,而為什麼我每次都哭,而且是沒有預期的哭?我才知道我壓抑了那麼久,不過哭過的感覺都滿好的就是了,我也覺得很驚訝的是,居然罵自已的爸爸還被拍手,哭到全班通過我以後再這樣繼續哭……來上這個課程,是我覺得另一個不可思議的事吧,覺得整班人都怪怪的。

從第一堂課到最後一堂,感覺起來同學都變了,如果老師說催眠過後的同學,就好像是臉上有仙露撒過一樣,容光煥發,我倒覺得一點都不誇張。而同學們之間情誼的增加,也讓我覺得很感動吶,記得一開始老師說要互相擁抱告別,我真的是全身僵硬的可以了,對我而言,我一點都不習慣人與人之間的接觸。而一開始我也覺得班上男生好高哦,我都要墊起腳尖,好費力才能勾到班上的男生,而班上的男生在擁抱我們的時後,感覺他們也是怕怕的,大家都是意思意思一下,點到為止吧。而在抱班上的女生的時後,就覺得自在多了。而在最後幾堂,我開始覺得班上的男生變了,他們開始會在彎下腰,不讓我那麼的費力去墊腳尖,那時後覺得好感動,覺得男生的心也變柔軟了,也更體貼了。也許是因為老師要我們對彼此說「我愛你」之後而把自己的感情給說出來吧,而說出來後,就覺得輕鬆多了,後來也就習慣了。

而這樣13週下來,我覺得我開始會慢慢的想要去擁抱別人,一些不是催眠班的同學,但是就會變得很習慣的想去摸摸他們,抱抱他們,就像在上催眠課一樣。可是,我還是不敢,我只敢這樣的去抱我媽媽,讓自已像隻無尾熊一樣。

喜歡和自已對話。我喜歡和身體上的器官對話,通常跟本就沒有感覺自已的器官,有時後把一個一個器官拉出來講話,把心臟拉出來、腎臟、關節、肺臟、胃、所有的五臟六腑…一個一個拉出來講話,然後一一的謝謝他們,像腿關節,他默默的幫我支撐身體重量二十幾年了,我都沒有機會好好的和他說說話,好好的和他道謝一下,所以我就會告訴他們說對他們很不好意思啦,都沒有好好的去聽他們講話……然後問他們有沒有什麼訴求?問他們好不好?而印象最深的,就是和自已的病對話了,我開始可以把他當做自已的妹妹一樣的看待,只是我們是一起住在同一個身體內的,如果我要修行,也許他也想修行吧,那我就帶著他一起修行吧。而他也會督促我一些生活習慣吧,有時想想,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可是不知道會不會變成雙重人格吶。

喜歡去海上仙島,我喜歡自已變成海豚的樣子,水很涼,海很清,我悠游自在的在海上游,海上到島滿足我一切的幻想空間,在那裡面,我想要變成什麼就變成什麼,不過多在停留在變成海豚或是上岸後變成豹在做日光浴,這兩樣我就可以玩好久了。

來上催眠,應該說,是讓我自已的想像力發揮出來吧,以前算是很會做白日夢的。可是,現在好像是很有組織的做出一個夢出來,有時後想想滿可惜的,只有五十個小時,不然我還好希望老師帶我們去各個地方玩吶,就像一個導遊一樣,帶我坐上熱汽球、帶我去看在宇宙中的地球、帶我回到子宮裡的感覺…帶我回到不同次元的世界。而就像老師說的,人的潛意識是很奇妙的,也是有無限的可能的,我也一直帶著很新奇的眼鏡去看這一切。但是還是要謝謝老師把我帶進了這樣的一個世界。

來到這邊,也認識了好幾個朋友,看到大家從不同的地方來,每一個人都有一段故事來告訴我們。我想,我是喜歡聽故事的,而各種年齡層、各種職業的人都有,也算是讓我開了眼界了。而這些人,都是想要追求自已的心靈成長的吧。

而我也覺得,催眠這種學問是要一直去學習的,因為久不去碰就忘了,他是要反覆的去學習來變成習慣的,所以,在畢業之後,在像參加老師的研習營、或外面的人所辦的講演、或讀書會,我也都很想去走走,但是要在自已的時間可以安排下。就像這次在去台中參加覆訓,也是覺得到台中後會有不同的人,而也許他們也會帶來不同的故事;而也許同樣的事情再聽一次的感觸也會有所不同。也很感謝老師給我這個機會再去聽一次,我想,我的收獲應該會更多的。而這次,我希望老師可以多教點潛能開發的比例可不可以高一點呢?而不是單指身心靈整合方面的,但不知道老師是不是都是隨著一班的因緣而因材施教,所以也只是建議了。不過,我還是希望可以快快的見到未來的同學,告訴他們:催眠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