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那麼自自然然地在發生著

宗和撰文

    四年前痛苦結束失敗的婚姻,便從三峽搬遷到陽明山賃租在一處窗外有樹林綠地還有潺潺流水聲的小屋,日子過得悠閒樸實但身心確有著極大的苦痛,舊有的記憶影像在日常生活甚至睡夢中不斷的干擾著我,加上本有的無明煩惱,火上加油似的不可抵擋迎面襲來使我無處躲藏,後來就任憑淚水和苦惱淹沒我,所學所知的一些佛學等理論本以為幫得上忙,然而境界一來完全沒法子,使不上力,理論和實際的距離是存在的。

    還好情緒之於人有一種模式那就是:人不可能持續在痛苦煩惱中沈淪,它像是一種波形到高峰會下降,到谷底會爬升,於是在與逆境拔河的過程中若處理得當,智慧漸漸會昇起,反之也會愈陷愈深。幸運的在我人生的過程中常在一些關鍵時刻就會有善知識出現給予我恰當的思考或撞擊,使我能繼續往下走去。

    無意中從網站上初次接觸到老師的葛吉夫催眠諮商中心,在先前對催眠我完全沒慨念,甚至從媒體誤以為是一種玄妙神秘的方法,讓人進入一種特異未知的時空,慢慢慨略的從老師網站上才得知催眠的實相,有了約略的認知,從此這網站就加入了電腦我的最愛裡,經常都會上來逛逛,看到許多個案的心得分享讓我種下了想一窺究竟的種子,漸漸於心中發酵,礙於經濟的因素不能到老師那請益,只能透過資訊去揣摩。

    看到這些接受過老師諮詢過的個案身心得到些轉化及提升甚而脫胎換骨似的讓我對催眠的好奇漸漸滋生。本也想透過催眠來幫助自己轉煩惱為菩提,但現實因素讓因緣不具足只好作罷。如今想來還好那時候因緣不具足,讓我把一些該自我面對的課題給修完,過了三年多,在對的時刻來找老師學習催眠,而且幸運地結交一群好朋友,那真是不可預期的開心呀!聽說巍仁和我一樣是開課前幾天上網看見資訊就立即報名的,可見得因緣不可思議啊!我很珍惜這樣的插曲。

    本來想利用催眠這善巧的工具來彌補自己於傳統醫學上的缺漏與不足,後來進入這未知的領域才慢慢體會出老師說的「深者見其深,淺者見其淺」的意思,果然如此,在學習和印證的過程充滿驚喜,也一面將最初不正確的觀念修正,未接觸課程前以為催眠是一門玄之又玄的密技,似乎是種術數方面的專業,需要一些宗教的儀式或咒語,正所謂隔行如隔山,從老師教導裡才知道真是差異頗大。催眠不是神秘的玄學,其實催眠是很科學的,透過一些特定的方法去探知個人內在的小宇宙,甚而進一步找到和大宇宙的連結的管道而探知到許多自己不知道的寶貴資源,這個部分是令我更加開心又欣慰的。

    從開始學習放鬆,調整意識狀態,在過程中輸入指令進而個案會提供許多有利的素材而我能做的就是陪伴和引導,進而使其釋放潛意識深處的壓抑,這未知的過程往往是非常的驚奇有趣,令我格外欣喜的。當中也考驗著自我的智慧,也累積了許多寶貴的經驗讓我體會到「施比受更有福」這珍貴的體驗,看來好像在幫助別人,事實上自己受益匪淺呢!

    初初入門牛刀小試就窘態百出,光是敏感度測試乃至放鬆的引導詞起先完全是照本宣科,但因資料不熟悉就很難進入狀況,自己在引導個案時都比個案還要緊繃而要個案放鬆下來那是很難的事情,於是呢!不斷的練習,經驗多了,膽子也大了,再來談技巧的運用便得力的多。甚至只是自己先進入很穩定放鬆的狀態,並沒有花多大功夫,個案卻也自自然然的進入狀況,可見的彼此磁場的互動也是很重要的一環,漸漸地從照本宣科邁入適合自我的一些型態與詞彙中自然就更得心應手,在這段學習與印證的日子裡有許多的寶貴經驗與心得綜合幾個慨要的經驗當參考,也從中去檢討去改進。

    曾經有一位個案來找我調理,她是國中老師,體育課學生接力賽跑不小心衝撞到她隨即昏厥,進入三、五分鐘的昏厥狀態,甦醒後胸口肩頸有劇烈疼痛感,面色蒼白身體無力,這三天來已到別處調理了三次有些許改善,但還是很不舒服,西醫判斷骨骼正常,可能是筋膜肌膜發炎造成的不舒服,開了些消炎止痛安定的處方就回家休養,我想瞬間的衝撞造成肌肉及筋膜肌膜的發炎甚而頸椎胸椎都有輕微的移位,所以產生上述的不舒服,一些正骨師父施以脊椎矯正術並無不妥,但軟組織的問題我想是更重要的,一般來說我會用軟組織及鬆筋的方法來處理,學了催眠後我思考的層面有些改變,過去總是著重在手技的施展是屬於單純的身體層面,因認知的不足所以總是忽略了心靈層面,在撞擊的剎那短暫的意識不清並不代表那個階段是不存在的,甚至可能是很重要的元素,想到這裡我便靈機一動想試試催眠,久沒用的生疏讓我有些膽怯,想想這是「上天掉下來的禮物」,此時不練更待何時啊!

    是呀!因緣機會是不等人的,當下便決定去做,心安住下來便無懼,無懼真是令人愉悅啊!於是我便有了超乎平常的穩定與自信從容的進行下去,果然如同老師心法所提及的重點,「先讓自己身心安頓下來然後從容進行,好的開始便成功了一半。」果真如此,此言絲毫不假,沒有設限沒有預期開放的讓個案的潛意識去自由飛翔,潛意識自然會提供許多有利的線索提供我們繼續向前的方向。以基本的步驟切入,然後漸進式的放鬆引導,用自己熟悉的語法將老師的心要鋪陳出來對我而言比較容易上手,反覆兩次且在一種穩定的韻律下進行,個案的律動幾乎與我同步之下,那種覺受加強我自己「無懼」的那個部分更加放大,個案臉部的線條及身體的肌肉漸次的放鬆,正在我要繼續深化下去,個案居然不依劇本 (所謂的標準程序) 所言竟一股腦的飛行的起來,哇!卡!卡!難道我得學導演一般喊卡嘛!NONO!當然不,那不是海上仙島的那篇嗎!怎先行出場了呢。

    It’s ok!! 還好老師的心法有領受,那節課沒進入甚深的睡眠三昧狀態,於是順勢而為,我便接著說:「很好,很好,能有飛行的經驗是很愉快且幸福的耶!」起初她不是很能相信眼前所見到的一切而感到驚訝,慢慢的她更能深刻地體驗當下的覺受,風輕輕吹拂著臉龐和羽翼,視線底下所建從一片綠油油稻田到靜謐的森林,然後我引導她到平靜清涼的泉水池子降落歇息,並暗示她這是具有神奇療效的池子,身體有任何的不舒服在這裡都能得到治療,要他慢慢往清涼的泉水裡泡,起初恐懼的情緒讓她害怕,後來給她安全感,告知在深度催眠狀態理一切都會很安全平安,而且我一直陪伴在妳身邊,妳非常的安全,重建了信心她便將身體進入泉水中,突然身體有劇烈的反應:呼吸變的急促幾近休克,然後伴隨而來的心痛肩頸痛及胸痛加劇,我想那便是昏厥過程中的覺受吧!

    其間我不斷的強調安全及陪伴著她的感覺,直到這些現象趨於緩和才繼續下去,這過程中也體會到老師說的:追溯到事情發生的源頭,症狀就會消失的意思了。而我能做的就是除了陪伴還是陪伴,並加強其信心,當她從池子出來後,仍有些虛弱的感覺,於是把水晶球能量充電這部分加強了一下後便循序慢慢結束這次的催眠,前後歷時一個半小時以上,而其症狀也進展了三四成,不過本來沒有腰痛結束催眠後反而多了腰痛,我想那是潛藏的那些部分,於是馬上使其回到方才的深度,運用指壓催眠引導的暗示,觸摸其相關的經絡穴點並暗示這些觸碰都有著相當的療效並且當觸碰到第二十個點結束後這些點會迅速自動連結成通路,會有溫暖和治療的效果,果如其然個案敏感度超好,結束後症狀消除五六成呢。

    我很珍惜此經驗,也感恩這客人所呈現的諸多寶貴經驗,經由深刻的反覆思考反省,讓我受益匪淺。

    另一位個案是感情的困擾,而事件的主角又有些未知的因素,理不清頭緒,於是呢!生活不能就緒,心情鬱悶,在催眠狀態裡連續換了多處場景,出現了許多不同的人物,包括當事人與其熟捻的朋友都出現了,在這些的對談裡,我要她把所有的對話的覆頌一次,清楚知悉其進展狀況,個案在童年與成年的世界穿梭來回,透過不斷的對話與陪伴,經由此也解開了許多情緒上的陰霾,溫暖的帶著笑意結束這次催眠,這過程的經驗裡也考驗著催眠者自我的認知與智慧,反而讓我看清更多的真相,亦即盡量保持一種超然的立場來陪伴,而不要介入太多個人的認知,重點是在陪伴,我想那是對個案更好的安排吧!

    曾經有一位個案進入催眠狀態裡,有著許多令我訝異的經驗,本來其嘗試催眠的目的是要探索自己身體上的病源及方向,有趣的是,潛意識非常有智慧的會透過各種善巧的方法,使其經驗或明瞭一些事情的本質及真相,用適合個案瞭解的語彙及方法,像是這位個案進入了一個黑暗的洞穴,此時佛陀出現了,和她有一些對話,諸如「光明的自性是黑暗無法侷限的……」等等的對話,她還到了外太空,見到了高度智慧的外星人,看見了許多奇異的建築是許多類似幾何圖形似的建築,當然她們也有種種的對話,那都不重要,不是我要分享的部分,重點是這些經驗對她都有一定程度的意義,那就夠了,而過程中許多無法當下釐清的線索都可以記錄下來作為下一次的探索,那是非常好的部分。突然想起老師曾說過一句話:一位好的催眠師必須具備一種「喜歡玩」特質,那就會更有創意不會太過於僵化,而我想個案回應我們的也會更多更多。

    學習的過程裡漸漸的發現,催眠其實是和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甚至透過和不同個案交流的經驗也是不斷的累積自我的能量,過程中甚而也檢驗了自我修練中許多的不足或肯定了自我的定位和方向,我想這些部分是一輩子的鍛鍊與需要去經驗的部分,我會更更努力的繼續走下去,不是刻意的,一切都是那麼自自然然地在發生著,而我只要靜靜的去體會與領受生命所經歷的一切,那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