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催眠的開放空間中

美裕撰文

    民國81年,前世今生這本書在台風靡,隨著風潮,我也閱讀此書,想要了解真的有前世嗎? 其實,當時的我一直覺得生命充滿了苦痛,不喜歡靈魂不滅之說,希望人死亡後,靈魂煙灰滅絕,不留一絲物質,多暢快!看了此書,最大的收穫是生命是用來學習的,但對於前世仍抱疑慮。後來催眠舞台秀的流行,看見那些明星、觀眾被舞台催眠師催眠的樣子,只是覺得好玩、有趣。

    後來一位好友去找催眠師催眠5次,與我分享催眠所看到的影像就像在看電影般的清晰,還有催眠如何讓她釋懷、了悟各種糾結的關係,當時給我的感覺是我的好友好像是煥然一新,充滿了喜悅。記得當時我好奇的問:「你不怕被催眠之後,萬一你無法醒來、或者靈魂無法回來時該怎麼辦?」我的朋友一向具有很大的勇氣,她跟我保證絕對不會有此事發生,但就算她拍胸腑再三的保證,對於我這個膽小的人,我仍不敢嘗試催眠。

    後來在8年之間,4位親人去世了,每兩年損失1位至親,讓我對生死、靈魂的課題充滿了困惑、好奇,疑慮,因此研讀一些相關書籍,佛經、禪、西藏度亡經、西藏生死書,前世今生系列、克里希那穆提、靈魂永生、奇蹟課程,因著靈魂永生使我知道賽斯,在2年後,突然心中出現巨大的聲音「去讀賽斯的書」當時我正在研讀家族治療的書,已讀了十幾本,正研讀至一半,我抗拒,但心音實在太大聲,不斷的干擾,無法閱讀家族治療的書,只好去研讀一系列的賽斯書,在兩個月內讀完相關書籍二十多冊,如大能般的充滿心田,身體很累,情緒卻很亢奮、充滿了喜悅,整個人的思想像被轉換了一般,感覺多年來對人生各種的疑惑都找到了解答,也在生活中去體驗「我真的創造了我的實相了嗎?」感覺賽斯像夢的專家,後來又研究夢。雖然Jane Roberts 與其先生初期興致勃勃運用催眠來探討自己的前世,也說明如何運用催眠來探索自己的前世,但我仍興趣缺缺。

    後來中心請廖老師上半天的催眠工作坊。當老師上場授課時,一身北市都會男子的裝扮,拿麥克風的姿勢,站在場上,感覺不像催眠師,倒像一位歌手。開口說話,嗓音低沉、非常有磁性,像廣播員,真誠、坦白的回答各種催眠疑問,令人耳目清新,觀其背景接觸佛、新時代訊息,感覺與我有些相似。

    上了4小時的催眠課,除了有一些催眠體驗,初步瞭解催眠外,下完課,催眠的東西便被拋到九霄雲外。

    當老師在台中授課日期越接近時,有一天,心中突然響起:「去上催眠課」,意識說:「我為何要去上催眠課,我對催眠不感興趣,何況上課學費很貴,目前我正朝向我的目標前進」,隨著日子越來越接近上課日期,意識與潛意識的交戰就越來越明顯與激烈,意識仍佔上風,但潛意識似乎也不妥協,最後意識說:「除非今天有奇蹟出現,否則不去上催眠課」,因為明天是報名截止日。直到晚上十一點多,堂妹突然來敲我的門,(通常此刻她是不可能出現的),奇蹟出現,意識乖乖的去報名,因有前次賽斯的經驗,我知道需依心音執行,依心音執行,會事半功倍,若不依,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前兩個月,因為是潛意識要上催眠課的,所以意識在上課時,總是抱著批判的心在上課,除了上課、回家練習之外,不太接觸催眠的事物。直到十一月下旬,突然俗務都已告一段落,才驚覺只剩一個多月的時間,催眠課就要結束了,而我好像都在混,學費就要泡湯了,趕緊加快腳步依照直覺選了老師建議的閱書單上的幾本書,先讀內容有諮商的催眠書籍,上網瀏覽老師的網站,看完諮商室心情的單元後,深覺一個優秀的催眠治療師應具備幽默、專注、機智、彈性和創意,再重聽錄音帶一遍,因此在課程結束時,才逐漸趕上腳步。隨著對催眠的認識越多,越經驗催眠的神奇作用,對催眠就越有興趣,逐漸的感謝「潛意識」的超演出,感謝潛意識讓我暫時脫離目標的康莊大道,進入催眠的神奇小徑,套句老師常說的:「潛意識所發生的事都是好事」。

    在學催眠的過程中最有趣的事是:我被老師催眠了,自己卻以為沒被催眠。

    剛開始時,老師會測驗我們的催眠敏感度,因我生性謹慎,需要感覺很安全,才會放心的將自己交給別人。隨著對老師越來越信任,也就越來越放鬆。有一次,老師說:「等一下,當我拍手三下,每一次你都會感覺到拍手所生的能量向你襲擊而去,每拍一下,你就會進入更深的催眠狀態。」原本我以為自己是在演,沒想到,真的感覺……不,應該說好像看到能量波像海浪般襲擊而來,很本能的,我的身體向後仰,然後就感覺意識掉入更深一層,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我真的被催眠了,而非假裝。

    某次體驗自我催眠,老師下指令:「等一下我會從一數到五,數到五之後,你會跳到更高的意識狀態,然後潛意識會給予你最佳的訊息。」指令結束後,其實我已進入蠻深的催眠狀態,但我卻以為沒進入催眠狀態。突然間,腦海裡直覺的出現「愛」字,隔一會兒又出現「關係」,我不了解其意,又等一會兒出現「愛的關係」,我就明白其意。潛意識要我在自己與自己、自己與他人、自己與超然力量的關係中存在著「愛的關係」,指出下半生的課題,也因此訊息,讓我更用心經營關係。我一向採用「放風箏」的態度來經營人際關係,久久才與朋友聯絡,斷了也沒關係,我慣於獨處。學了催眠之後,似乎感覺到任何事物都可納入催眠使用,好像更有連繫關係的媒介,例如:以前友人生病,也許只是問候罷了,現在可用催眠治療幫其找原因和治療,或教其自我催眠自我治療。

    還有一次,老師教授情境引導,當我們進入催眠狀態後,下了指令:「讓你的潛意識帶你到你想去體驗的事情。」此時,我已進入催眠狀態,便在內心告訴潛意識:「我信任你,相信你會保護我的安全,就讓你帶我去體驗你想讓我體驗的經驗吧!」才說完,便感覺到意識轉換,慢慢的感覺到自己變成龍捲風,由小變大,成順時鐘旋轉,震動頻率由慢而快,非常的快速,感覺龍捲風的寬度是我身的兩倍,長度是觸地到天花板,剛好音樂的旋律好像是飛機衝向雲霄的感覺,龍捲風也一直加速的想往外衝。此刻,我的心慌了,因我擔心靈魂出體,回不來了怎辦。就一直用意志力壓制龍捲風往屋頂衝的速度及震動的頻率,但我的頭也越來越暈、越來越不舒服。剛好老師說:「一分鐘後,就結束此次的催眠。」我舒了一口氣,逐漸感覺到龍捲風變成平面的漩渦狀,有半個教室那麼大,要全部收回來也需一段時間,但至少不會衝出去了,心較安了。隨著老師的結束指令,我硬把自己恢復原來意識狀態,但頭真的很暈、很不舒服。

    後來檢討此次經驗,唉!我是一個膽小的靈魂,意識不信任潛意識的決定,還有對死的恐懼。也因有此體驗,讓我能分辨身動、氣動、靈動的不同。

    剛開始催眠練習時,每次做催眠敏感度測試,看見朋友們說不出「四」時,總笑彎了腰,常會笑場。有一次進行「海上仙島」,當友人(A)說有三條路,其中一條路是通往小時候的家。我為了避免處理友人的創傷,便指示友人前往圖書館,去看今生的目的為何。

    友人也依約前去了,拿到了書,翻開書,卻無字。一無所獲,便又回到原來的三叉路口。我以為友人要結束催眠,沒想到友人獨自踏上回兒時家的路,以五歲之姿享受亡父母之愛,了卻心中的願望,也從父母那裡收到今生的目的為「愛人」的訊息。看見友人流出孺慕之淚,我在旁也感動得掉眼淚。由此次的經驗,我深刻的感受到潛意識的運作不受催眠師的控制,潛意識蘊含溫柔敦厚的智慧,會依時間與場所,提供適當的經驗,要帶領被催眠者去哪裡,每次都是潛意識的智慧在做決定。充分了解老師的最高心法「無為」之道:在催眠治療時,永遠都是被催眠者的潛意識在治療他。催眠治療師只是幫助被催眠者進入催眠狀態,幫他跟潛意識連結,幫他的潛意識開始啟動,然後他會自己治療自己,讓他治療自己,那裡所有的病都可以治,最好的藥就在人的心中,最好的治療方法在被催眠者的潛意識裡,不在催眠治療師的腦袋,催眠治療師需心中「無我」、無預設的立場,有時候妨礙治療的是催眠治療師的偏見、事先預設的立場,催眠治療師只是引導者。

    老師常說催眠是「禪」、「道」,是一種修行,沒有多餘的東西,走路沒有多餘的動作,說話沒有多餘的贅言,心理沒有多餘的情緒,我正努力朝此前進,時時讓自己活在催眠的開放空間中。

    未與老師學催眠前,一直想參與賽斯團體的讀書會,想認識一些靈魂之友,或許機緣未到,一直無緣參與。後來觀看了老師的「board」,發覺老師、學長們都是我的靈魂之友。感覺老師隨時在傳送優質的能量,老師的話語、行動含著「我要與你們每一個人相連,讓我將靈魂的愛傾注你們,讓我靈魂創造的那些觀念與想法都能觸及到你們,讓我們這群有著相同振動頻率的靈魂,激起共鳴。」我感到與老師、學長、同學是那麼的熟悉,曾經在內在的層面中看見過你們,好像在與許多非常老而美好的友誼聯誼著,我們是以靈魂的層次相會,我們不僅學習催眠而已,而是一個互相扶持、進化的靈性修行友伴團體。

注:美裕的期末報告精彩豐富,本文是節錄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