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潛意識的大門

Justine撰文 

    我花了一些功夫來回想,在七月時為何要學催眠。而為何回想這個問題要花工夫呢?因為跟廖老師學催眠之後,我學習到和體驗到的,跟未上課前想像的不太一樣,遠超出我預設的範圍。

    在六、七月時,我心中有股強烈的渴望,想要學習、了解自己和別人和這世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想要學習一種工具可幫助我深入人的內心和潛意識中一探究竟,想要自由,想要送自己一份禮物;我開始四處打聽和尋求能夠滿足我這個想法的資訊或課程。回想當初會有這樣的想法和渴望,應是長期讓自己處在社會制約下的產物吧;接手了許多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感覺好像快滿的要爆炸了!

    我從一般的心靈書籍開始閱讀,練習瑜珈和氣功課程,還重拾畫筆、玩樂器,到大量的閱讀新時代書籍、吸收宗教知識、涉獵各種身心靈療法等;在這些學習當中,我做了一個非常特別的、很棒的選擇,就是參加廖老師的催眠師訓練課程。

    我其實當初也搞不清楚催眠到底是什麼碗糕,唯一的印象是我看過馬汀在台灣舉辦的催眠秀;但是我記得那次因為買便宜票,坐的離舞台老遠,我和同學分享一台高倍望遠鏡輪流看;即使是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我依然清晰的記得我捧腹大笑的感受,笑的我肚皮都快爆掉了!有一位二線女明星的形象和穿著都十分端莊,但在馬汀大師的催眠之下,竟然作出怪異的身軀扭動,和發出不協調的聲音!一位十分穩重的男性觀眾,在催眠下竟然脫下外褲手舞足蹈的扮演起指揮家來!催眠的魔力深深的印在我的心堙A散場時我想:作一個催眠師不知是怎樣的滋味呢?能夠創造出這麼大的效果,真是匪夷所思!

    在2003年,我將之定名為自己的「靈性開拓之年」,進行學習摸索的過程中,『催眠』二字常常出現在中、外的相關資訊中,我不解在印象中的馬汀催眠秀,跟我想尋找的心靈之途是如何的連結,而且竟然有很多的課程或訓練班可以參加;我跟隨著自己的心性,也許為了滿足好奇,開始想上催眠課程。

    我是個要求很高的人,一旦我決定要上催眠課之後,便開始收集授課機構的資料、講師的背景資料、費用、地點等等,本來想去美國上課,但是又捨不得離開我可愛的家人;比來比去之後,選擇了廖閱鵬老師的催眠師訓練課程,雖然學費頗高,但我覺得收穫非常高。

    記得第一次見到廖老師時,咦!怎麼不像馬汀一般威風凜凜的,反倒是白皙斯文,一派中國書生似的外表;正當腦子轉來轉去時,廖老師優美有磁性的嗓音馬上電住了我!哇塞!除了我家那口子之外(我先生曾做過專業配音員),沒聽過男人有這麼悅耳的聲音。原來,老師的嗓音優美,也是有為課程和學習加分的功能哦!因為我馬上十分專注的聽他說每一句話,很快的就進入良好的學習狀況。

    除了優美的嗓音之外,廖老師在催眠術、佛學、和心理學的學識涵養甚是令我景仰。我特別喜歡他可以使用佛學的道理說法,來深入淺出的說明許多難以解釋的催眠現象和心靈反應,往往令我有豁然開朗的感受,這對我來說是重要的。在催眠術的教受使用上,廖老師不偏離現代心理學的軌道,減少我擔心走入旁門左道的憂慮。我想,在專業品德上,他是一位難得的好老師;在心靈領域堙A也是難得能遇上,貫通中西學識的好老師,

    廖老師有耐性,解說十分詳細,三不五時還會穿插冷笑話!(嗯!這也是個笑話,希望老師別介意!)好玩的是,上過課的同學自動會變成十分親密,知無不言的好朋友!我覺得每堂課都十分愉快有收穫,好像沐浴在愛的光中。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給催眠了?

    除在課堂中吸收廖老師的言教身教,也感謝廖老師開的參考書目,看過參考書籍除開拓了視野,也省去自己在龐大的書海媦敦w般的尋讀相關書籍之累。

    上催眠課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有,曾經在課堂中我變身成為一位俄羅斯舞者,在課堂上飛舞著!我看見我是一名有著一頭柔美豐厚金色波浪長髮,身材高大的俄國女子,有一雙深遂的眼眸和白皙的膚色;是名有著數十年芭蕾舞蹈基礎的職業舞者,專長現代芭蕾;身著藕色紗袍,舉手投足間都充滿了古典和優雅浪漫。

    之後對於催眠和演戲的關係,是我在催眠學習中一項重要的了解。古有明示:「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對於人生又有另一層的看法;我體認到多數人真的都活在幻覺之中,包括我自己,98%活在潛意識的操控當中,我真正的體驗到「心智」和「潛意識」的廣大力量;學了催眠術之後,我擁有一件容易使用的工具,可以開啟潛意識的大門,和心智對話,遨遊於潛意識之中。

    催眠課堂堂都精采,每一堂課都能學到一些理論和一些實務技巧,當然敏感度高的同學經常發生好笑的脫線行為,例如:雪敏有一次屁股一坐到椅子上就會彈起來!阿斌曾經執起了蓮花指,跳起仙女舞!應堯看到自己是隻龍蝦,揮舞著大箝子要剪斷比基尼女郎的肩帶……有些時候的教授內容,關於回憶起自己的內心往事時,也有真情流露賺人熱淚的時刻,例如:麗芬的水草(雖然有位同學在轉述時,脫線的將她說成是『水槽』!)勝文和阿斌的情感世界……在學催眠的時候,我每個禮拜最期待的時刻就是上催眠課了!甚至結業以後,我只要安排的來,就會跑回去上課,重新溫習一回這樣快樂而美好的時光。

    除了催眠的學習之外,這些時日以來,對自我的了解收穫也很大。最近心埵b思索著一件事,從寶貝女兒生出後,舉凡大小事我無不親力親為;包括:請保母一定是再三面試,嬰幼兒互動方式、奶粉尿布、嬰幼兒教育、連睡眠中的背景音樂……每一件事我一定是看過中、外參考書籍,上網路BBS媽媽俱樂部討論,再加上日常實務經驗與先生討論,積極參與各式親子活動,就怕遺漏了任何一點對寶寶有助益的資訊;還有,平日更是非常嚴謹的監督保母對寶寶的互動方式,擔心任何互動上的不慎會在寶寶心中留下情緒上的傷害。

    我覺察到自己這樣的狀況,感覺不太舒服,似乎是有某種東西驅動著我無邊無際的這樣作著,開始試圖來解開這個不舒服的困惑。我靜思了二次,都不太進入狀況;再試了催眠放鬆加冥想,開始有一些端倪,了解到我似乎要去證明我是個好媽媽,為孩子作最好的選擇;但是再深層的心理構成就進不去,要不是睡著,就是思緒錯開。

    正巧,昨天突然覺得想上催眠課,就趕著去了。廖老師在課中作了一段很長的催眠練習,一陣陣的佛鈴聲中,我進入了很深沉的催眠狀態,潛意識自動展開了一段自我治療的過程;竟然看到四、五歲時媽媽在幫我梳頭的畫面,我很不喜歡媽媽老是愛幫我紮頭髮,因為她總是紮的很緊,我覺得很痛,而她又不讓我放下頭髮;這樣的感覺帶出了一段段的畫面:六、七歲時媽媽帶我上美容院燙頭髮,我不喜歡那刺鼻的藥水味道,而且看到燙完後,鏡中的我那頭老成的捲髮模樣,我難過的哭了,我總是紅著鼻子讓媽媽牽出美容院的,第二天偷偷帶著帽子去上課,不想讓同學見到我捲髮的醜模樣!九歲時候媽媽唯一一次打我,十一、十二歲……我終於了解到──原來我心中是如此的害怕自己會成為媽媽,因為媽媽曾經作的這些,也許是微不足道的事,曾經傷害了我小小的心靈。

    哈哈!潛意識永遠作的是最完美的安排,我會在聖誕前夕突然跑去上催眠課,原來就是要送給自己一個很棒的聖誕禮物!

    在學習催眠之初,需要點勇氣跨出的一步,就是開口告訴朋友我會使用催眠術;情況好的時候,有些人會好奇的問東問西想了解什麼是催眠;碰到一些比較保守的人時,有人會驚訝的困惑的問我為什麼會去學「這種東西」!還好我上課挺用功的,又認真看廖老師的書和參考書目,應付的不錯,多數人都願意接受我作催眠練習。

    在自我催眠的練習運用上,感覺使用催眠CD助眠,效果不錯。另外,在幫親友作催眠美容和催眠前世回溯也收到肯定的回應。

    上完全期催眠課後,隨著我持續一年來在內心治療上的其他學習,我開始輔助使用催眠為人作內心的治療,特別是一些對於重要事件想不起來的人,效果特別好。我為人不收費的這麼作著催眠、作著心靈治療,好像有點兒助人行善的味道;在一些受過我催眠的朋友身上,更開拓了友誼的寬度和深度,這是我始料未及的收穫!

    至於我個人平日的催眠偏好,最喜歡用催眠來放鬆自己,或為別人催眠放鬆。因為我的體質是個容易焦慮的人,想像力又很好,常常東想西想;在別人講一的時候,我已經想到十了!高興時非常high,難過時的心情也非常的低落,所以我用催眠來放鬆自己的時候感覺最好,放鬆幫助我活在當下,對週遭有美好的體驗,作出好的選擇和決定;放鬆時候的我,人生是彩色的!並且催眠放鬆也很簡單,隨處可用。我很會使用催眠為別人放鬆充電,受過我催眠放鬆充電的人,都感覺甚佳、非常感激!

    學習至此,催眠到底是什麼?我真正了解到,催眠是一門學術,這門學術可用來引導人進入心識專注的狀態,進而打開潛意識的門,使得意識和潛意識互通,在潛意識中輸入指令,達到協助人達成他想要達到的目的。學習催眠,好像沒什麼困難的;但是要能運用自如,達到助人目的,又不是很容易。重要的還是在自己學習催眠的心意、志向和學習催眠背後的意圖。

注:Justine的期末報告精彩豐富,本文是節錄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