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的境界

上海 李志平撰文 

自我介紹

以前的心理學知識,在參加廖閱鵬老師的課程中被串起來了,讓知識有機會成為一個體系真的是不容易啊!課後突然蹦出一句感受:只追求技術的催眠師永遠做不了一流的催眠師,而一流的催眠師在技術背後還必須有一份修為、有一份大愛;一份敏銳的覺知和一份專注。大凡人類的心理創傷的癒合幾乎都離不開一個字,那就是愛。

事業和興趣結合那是不容易的,我很幸運,我將努力前行!

李志平,男,40歲,生於上海,國家級心理諮詢師,美國NGH催眠師協會催眠治療師,現在華東師範大學心理諮詢工作室做個案諮詢,並在企業做團體諮詢和心理健康課程。

正文:

初來乍到,還想好好地學習一下催眠的技術,特別是催眠的深度、等級等專業知識。六天的催眠課程就這樣開始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廖老師開場白並且課程逐漸深入,我越來越覺得我要來學的比原來的預計要更有價值,老師要教的也更有高度。老師的第一句話六天的集體催眠也就開始了,我的感悟也開始了……

首先我的感悟就是催眠的境界不是在掌握多少催眠技術就能成為你的催眠技能優勢,而個人的慈悲和大愛的人品修為才是催眠治療的根本,試想如果一個催眠師沒有對有緣幫助的人擁有一種大愛,怎麼能一切以求助者的益處為第一考慮呢?怎麼能達到用心療心的催眠治療境界呢?所以技術總是在第二位的,心法才是上乘的功力。

覺知當下的感受活動開始了,同學們不斷的在閉起眼睛的黑暗中摸索著另一個人,覺知著另一個人,用一種平時從來沒有可能用的方法,用自己的內心在感受另一個和自己一樣的人,用自己的心在感受另一顆心,老師的每一個叫停,就是讓我們「定身」,用放大的當下讓我們提高對當下的覺知,是啊,不經意的,我們在以前的人生中到底有多少個當下,多少個覺知的當下,多少個定格的覺知的當下,我感受到老師的教學功力,他永遠是一個推動者,而不是引領著,這樣的教學方式本身就是一種催眠式的體悟教學,一旦你悟到了你就成長了,這也是灌輸式應試式教學方法望塵莫及的。

當下的覺知對掌握催眠的精髓太重要了,很多心理問題都是源於來訪者沒有在當下,事件情緒一直在以前的某一個時間段上,纏繞不停,或者,在一個未來的時間點上的產生擔憂,不在當下覺知的人,往往會因此而產生變種的心理問題,從而來求助。那麼,催眠可以用一些誘導技術讓來訪者先回到當下,用催眠的方法先覺知當下,再推演時間到他產生問題的時間情景段,讓問題和個體分離,也就是讓情緒成為那個問題事件的載體,而不是個體成為問題事件的載體,再不斷地讓來訪者站回當下來體驗和接納那個問題情緒,再用催眠技術重構來訪者的情緒和情境,從而達到催眠治療的效果,這是我將當下概念在催眠中的運用的體悟。

事實上,我們平時有很多的憧憬有很多的期望,也攜帶者以前生活的很多傷痛,這些都可能不斷地幹擾了我們覺知美好的當下,可惜!可惜!

再一次讓我感受一下現在的當下,讓我描述一下現在的覺知,美妙的音樂中傳出悅耳的鳥鳴,陽光在窗外灑滿一幢幢林立的高樓大廈,寒冷的晴空,隔著窗溫暖的空調溫度讓我感到無比的舒適,心愛的筆記本讓我得心應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老師意味深長的讓我們學習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的經典故事和理念,特別是面對過去和面對未來難以把握的事,我們何不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來看待,這樣才能讓我們放下很多對過去的困擾,對未來的擔憂,說實話困擾和擔憂會不斷消耗我們的心理能量,我們何不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來讓他們釋然,如果心理能量是守恆的,那麼放下了過去和未來對心理能量的佔用,我們就可以更加集中地將所有能量放在當下,只有集中全力過好當下我們才會擁有美好的記憶和更有把握的未來!讓我們放下,放下過去,放下未來,集中過好當下!

放下,很容易又是多麼難,放下在催眠治療中也一直深入淺出地扮演著重要角色。隨著課程的深入集體治療的階段開始了,老師讓我們漸漸地隨著指令來到了潛意識狀態,幾乎所有的同學都打開了自我的潛意識的大門,關了很久了,該敞開一下了,悠揚低沈的音樂讓我們回憶起很多傷感的事情,那些傷感若有若無,在潛意識中猶如一個潛藏的烏雲,時不時會來到你的身邊,我作為一個心理諮詢師很珍視老師在課程中給我的這樣的機會,因為在日常生活中我總是扮演著一個治療別人的角色,很少有機會被治療。周圍的環境越來越響,同學們一個一個相繼進入催眠治療狀態,男生的哭泣頻率比較低,被女生的頻率覆蓋,整個班級陷入了集體治療的宣洩階段,聲浪一浪蓋過一浪,潛意識的大門被一扇一扇開啟,我和同學們很多潛藏的悲痛情緒化做了淚水奪眶而出,那時,我忽然感到整個教室下面仿佛有一朵綻放的蓮花,紅紅的亮亮的襯托著我們,保護著我們,這樣的感覺也讓我感到哭聲並不那麼悲哀,它只剩下宣洩了,甚至如同晴天以前的夏日雷聲顯得有些許祥和。在哭聲雷動的那一個階段,我感到那朵龐大的蓮花竟然隨著哭聲轉動了,保護著我們每一個人的潛意識,這也算是自我催眠吧。

催眠的感悟

轉眼間離催眠課程已經三個月了,但是催眠的魅力和老師的身影依然如同就在昨天一般,其間見到了一次老師,覺得不必多用許多語言就能很好的溝通,催眠能帶來的美好感覺在和老師重逢中得到了昇華。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沐浴在溫暖的春風中漸漸地映入暮色,在一個很美的地方我們和老師見面,席間我問了老師這次看到我們有什麼變化,老師說經過課程的相處以後,他覺得我們變得更美了。是啊,我想美是裝不出來的也粉飾不出來的,而是由內心發現的,那是一種愛,由愛才能生美,而我們的愛被老師啟迪和放大了,也就是這樣的愛才能讓我們有可能成為一個合格的催眠師。也許我們在老師的眼中變得更加光亮了更加有愛心了。這次會面讓我們備受鼓舞,也讓我們更加有努力方向了。相對技術而言,愛是催眠師的核心。我很喜歡這樣一句話:惟有當我們能先醫治自己的心靈創傷,發展成一個健全的自我,我們才能給別人真正的愛,愛是最偉大的治療師。我們的愛需要啟迪、增添、昇華。而我們如果能運用自我催眠技術醫治好自己的心靈創傷也是給予了我們自己愛的基礎和提供了良好的孕育愛的土壤。

通過催眠課程讓我對放下的感受有所增加,對自我的心靈有更深刻的覺知和體悟,也經歷了一個很好的放下的感悟,我感到人的一生會和很多人有牽掛,特別是自己的家人和孩子,很多忍不住的牽掛也反映在社會家庭之中,但其結果總是不盡人意,而且還可能形成很多心理創傷,那是為什麼呢?之前我似乎也是陷於這樣的困境,我如何助己呢?兩個字讓我猛然醒悟,那就是:放下!如果人生的道路家庭成員之間為了一份愛要相互東拉西扯一起疲勞地向前走的話,還不如大家一起把牽扯的手放下,輕輕鬆松地走向光輝的前程,在課程中的集體治療階段,老師一句「放下吧」,頓時我的眼淚湧了出來,那是因為我想到了我放下我的父母,我的孩子和所有的牽掛,放下不是不管他們了,而是將那些耗費到牽掛中的能量集中在對需要幫助時的家人給予更有力的幫助,對不需要幫助的人讓他們更加輕鬆地輕裝向前,所以,放下是為了更好地幫助他們,更有力量地在他們需要的時候幫助他們。我的心頓時輕了好多。

在課程中還有一句話就是「擁抱的時候到了」 ,多麼美多麼有感染力的一句催眠詞,我們在課程中反復進入這樣一種擁抱的催眠狀態,讓我們關閉已久的心逐漸逐漸對外打開了,放鬆了,愛和清新的人際關係讓我們敞開了心扉,讓我們更加敏感於失落已久的心靈感受,也許我們在孩提時代還有,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關閉了,如果沒有合適的機會,我們的心靈之門可能一生都會被關閉著,一個心靈封閉著的人怎能成為合格的催眠師呢?我從標準的擁抱姿勢的學習走向了熟練,不斷地練習擁抱,擁抱著一顆一顆美好的心靈,因為我深信,在那一刻一定是很美好的,因為老師和每個學員都愛在心中,與愛心相擁,一顆一顆愛心相互關照,讓愛在我們心中回蕩、擴大、充滿,進而可以給予別人,成為一個催眠師幫助別人的基礎功力,試想一個愛連自己都不能自給自足的催眠師談何去用愛幫助別人呢?老師啟迪著我們,我認真地學習著,每一次擁抱我都讓自己全然放鬆,瞬間達到無我的境界,留下的只有一顆美好的心靈和對方的心靈相互溝通相互傳遞愛的資訊,逐漸逐漸我進入了更深的愛的催眠狀態……

催眠的思考

要成為一個合格催眠師,自身素質的提高顯得非常重要,不但是技術方面的,更重要的是愛和心理健康,自我的內心探索歷程也許是成為一個催眠師要走的自助之路,每個人都有其內心的創痛,自我探索,自我治療,自我體驗對催眠學習的提升反倒是一個很有效的方法和途徑。所以,制定一個計畫靜靜地讓自己有計劃進行年齡回溯,尋找著往日的快樂和創傷,讓快樂成為美好的體驗,讓創傷逐漸得以撫平,讓我們自己首先有一個良好的催眠體驗,同時也讓我們自助這不是一舉兩得的好事麼?

除了催眠師對自我的探索,對理論知識的渴求也是提高其技術的重要方面,沒有根基的大廈不太理想的,我們惟有孜孜不倦地探究催眠的歷史發展和原理,並對心理學的一般理論有所瞭解,對催眠有一個理性層面的認識我們才能有全面的發展的認知,通過催眠課程,我認識到,人在催眠狀態時並不是意識處於朦朧狀態,特別是中度催眠狀態,人的意識是清醒的,只是意識成為一個旁觀者,而恰恰是中度催眠狀態的治療用途是最廣泛的。

那麼,對知識的掌握之外,那麼催眠師如何面對漂亮的異性來訪者呢?作為一個受訓的催眠師,我覺得還是要面對這一個有關性的辨析的話題的,首先,對色的解釋和看法很重要,是否以接納的態度來看待色和性之類的問題,特別是我們還身為人沒有成為神的時候,所以接納自己是一個人,符合所有人類標準想法和對色的理解都是合理的,而不是用否認用壓抑來面對,這樣容易產生心理壓力,而只有接納了才能面對和處理它,我在課程中和同學用餐時提出了這樣一個看法,如果一個人有色心,也不見得馬上要自罪,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是天賦人權,不過,不妨把色看成是如同太陽一樣東升西落,很快的升起接納,又很快的落下並被放下,如果升起了不能很快地落下來,我們可能會違背我們「一切以求助者的利益為第一考慮」的誓言,因為我們介入了我們自己的部分,可能會影響完全以求助的者為中心的諮詢原則,催眠是如此,生活中做人何嘗不是如此,東升西落一切順道而行,如果嘗試用佛洛伊德的理論來解釋,讓自我得以順利地協調關於性意味方面的本我和超我之間的關係,適當強化超我的職業倫理和道德範疇,讓本我處於自我的掌控之中,用這樣的心理狀態和求助者建立關係我覺得還是比較自在和成熟的。

我們在體察自己如何成為一名合格的催眠師的同時,我也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催眠師除了具備職業倫理,專業知識,成熟技術和愛心以外,我們還需要什麼?我總覺得光有了這些似乎還缺了什麼,經過反復思索,我覺得還有一個催眠師的內心智慧的問題,那也許和悟性有不少關聯,內心智慧的融合,內心智慧的提煉,內心智慧的調動,不論是對催眠師也好對求助者也好都顯得非常重要,其實,我們應該相信人與生俱來的內心智慧,我們相信自己有,求助者也有,內心智慧除了可以很好地幫助求助者並為求助者設計催眠方案以外,在催眠治療中,還要能理解每個求助者的內心智慧都有可能自我解決自己的問題,如果能理解催眠也可以幫助求助者調動和運用自身的內心智慧來自我治療,那也許無為而治的催眠意境也是考驗我們催眠師悟性的一個重要方面。其實,我們永遠也不會比求助者更加瞭解自己,更加知道用什麼方法才可以幫助到自己,來救助的時候也許解決方案已經在求助者的潛意識堙A如果催眠師可以讓其意識成為一個旁觀者,讓其潛意識顯現出來,再將自身問題或傷痛的解法通過催眠師的引導浮現出來,那也許會到達無為而治的更高意境,那求助者的獲益將會是巨大的,因為求助者的內心智慧被調用的同時,他也具備了處理類似問題的能力,這種進步對求助者來說是一種質的飛躍,也是真正幫助到求助者成長的一個途徑。

另外,在集體催眠治療中這也是一個很有用的思路,讓一個集體中的每一員都開放心門,並各自調動內在的智慧進行自我治療,這也是集體催眠的治療之本,不過在集體催眠治療中特別要注意的是對每個參與者保護,我很欣賞老師事先講了一個別人在集體治療中如何宣洩而不會讓自己的身體受到傷害的故事,他說,以前在集體催眠治療中有一個女孩竟然會表現爲撞牆的動作,但是,她即使用撞牆來宣泄也不會讓自己的身體受到任何傷害,在那一刻,她會保護自己的身體的,這個故事不經意地給接下來要參與集體治療的每一位成員建立了一個關於安全的催眠治療構念,太妙了!

催眠的運用

其實人有很大一部分是活在個人的主觀世界當中,同樣一件事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應對方式,那是應為並非事物本身會讓求助者產生各種他認為的困擾,而是來自他對事物的解讀,而這種解讀往往會化為情緒,情緒又會導致了另一個更加深化的事件,所以,事件本身並不會導致情緒而是來自對事件的解讀導致了問題的出現,而解讀來自於一個人的信念、條規、價值觀這三部分,這三部分是在一個人不斷成長的探索中長期形成的,因為覺得合理,求助者才可會將其根植下來,並且在長期的生活中不斷運用和驗證,確信為是對的,很多的不合理自動想法,曲解的認知也就有了長期存在的機會和可能,而通過普通心理諮詢特別是面對帶有偏執型人格的求助者來說,往往很難深入發掘和調整,因為意識層面會進行頑強的阻擊防禦,通過諮詢有時是無能為力的,這時催眠在心理諮詢中的無可替代的作用就被顯現了出來,因為催眠在治療中讓意識成為了旁觀者,也就是催眠師可以繞過意識的防禦體系直接和求助者的潛意識來溝通,並且讓他來檢視自己的信念、價值觀和條規體系,這樣來訪者受到幫助的可能性會大大增加,所以,這一層面的催眠知識和技能的運用對催眠師來說顯得尤為重要。

關於催眠運用的話題,前世催眠似乎處於一種邊緣狀態而特別受人關注和爭議,也有求助者問我,前世到底是真的麼?前世催眠有效麼?經過催眠課程的學習我對前世催眠有了理解,其實真實性問題是由目標來決定的,把前世問題就事論事地當一個興趣來研究,那真假對他來說很重要,而把前世催眠當作一個助人方法,將目標是放在催眠的治療效果上,真假就顯得不太重要了,因為求助目標是求助者最需要的獲益,只要求助者通過前世催眠將心理困擾釋然,並讓心中的問題得以解決,那前世催眠就是有效果的,而其真假性針對效果而言又有何意義呢?前世資訊如同集體潛意識那樣,有存儲於人的最底層潛意識的可能,就像我們人的樣子會被有原則傳遞一樣,前面的資訊一定或多或少會和我們有聯繫。有相關宗教信仰經驗的人比較容易被提取,因為有前世的理念已經被其內化。當然,求助者被自己投射的畫面來取代前世的也是很有可能的。但是前世催眠的應用價值已經是不爭事實,即使不是真實的,只要個案瞭解的前世哪怕是自己投射的,只要能解釋當下要解決的心理問題,那就有治療作用了。所以,我們的目的不是為了好奇瞭解前世,而是為了治療,不同的目的決定了前世催眠情景真假的重要性。另外,前世催眠也更有助於催眠師深入地瞭解個案。但在前世催眠中我們要做到不急於認同,保持中性的回答,讓來訪者自己體悟其真假。我們還要以能否給個案以「純淨」的信心來作為我們的最最重要的終極目標,其他都是技術,而技術永遠只是我們表達愛的一種方式,前世催眠也一樣。

催眠秀是催眠應用的一個很有影響力的話題,催眠秀是一種很好的宣傳催眠的方式,人在專注於一件事情,並感覺很快樂的時候,其本身就具有良好的治療效果,所以催眠秀本來就可以具有娛樂性之外的治療效果,不過為秀而秀是以秀的那一方為主要獲益目標的,而以治療為目的的秀是以看秀的那一方為主要獲益目標的,作為一個催眠師我覺得還是要以求助者為中心,設計出有療效的催眠秀為主要目標。不少催眠秀很俗氣,不過俗氣得很搞笑,也未嘗不可,只是對觀眾和表演者的心理狀態不能形成暗藏的創傷感,也就是在催眠秀設計的時候需要把關,才能使整場催眠秀的品質得以提高。催眠秀當中也不乏動物催眠,經過課程以後我知道其實沒有什麼動物催眠,除非有特異功能,一般都是靠動物大腦缺氧導致昏迷來做秀的,知道了這個暗藏的道理以後,我不免感到動物催眠作秀的人有虐畜的嫌疑,善和愛在我的心中又起了漣漪。作為受訓催眠師我覺得絕不能見利忘義去搞這種有誤導性的秀,時刻不能忘記自己的形象價值不只是自己的。

催眠的神奇

催眠可以解決很多神經症問題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在課程中老師的怕蛇案例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怕蛇者往往可能和受到的性侵犯有關,這是按照佛洛伊德的理論來推斷的一個預設可能,隨著諮詢的展開問題確實被揭示了,和假設的情況一致,而催眠的工作路徑的奇妙之處在於可以讓求助者回溯到當時的情景,並對當時的情景引發的求助者情緒進行重構再造,老師的功力讓我開了眼界,催眠的神奇也讓我有了更深入的瞭解,這真是一個奇妙的心理治療方法,竟然還可以通過重塑求助者的以往的情緒記憶來達到治療的目的。

催眠的神奇之處,除了解除心理障礙,達到身體健康的目的外,還可以讓求助者對自己的主觀世界有一個更加深入覺知和調整,還可以治療失眠、戒煙戒酒等戒除不良習慣。同時在幫助學習和記憶,樹立自信,放鬆身心,抵消壓力挫折等負面情緒方面都具有積極重要的作用。

今天是三月三十一日,也是離催眠課程開始的那一天屆滿三個月的時候,回想起元旦的那一天,第一次看到老師慈祥的臉龐,仿佛就象在昨天一般,在一個同學的名字標籤旁寫著「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一樹一菩提,一葉一如來」,一個小小的事物足以讓我們看到一個寬廣明淨的世界,一切都是來自我們心堛漪}察,其中觀察到的有多少,我們的世界就有多大,其實催眠師和來訪者都是這樣,也許雙方都是在各自的主觀世界中判斷事物,只是要想成為偉大的催眠師還必須具備這樣的敏銳特質才能讓催眠變得更加神奇,在助人的道路上我們要不忘多多關注求助者的心理感受,多多站到求助者的主觀世界當中去共感共情,讓每一個求助者都體會到催眠師心中的大愛,並通過精湛的催眠治療,用心療心,來表達對求助者的一份關愛。

開學的那天,我和同學們一起高聲朗讀誓詞的聲音依然迴響在耳旁:我李志平謹以至誠,鄭重宣誓:認真學習催眠,助人助己,絕對不用來從事不道德與犯罪行為,永遠以求助者的益處為第一考慮。

我還記得老師的教誨:個人的品行修為是催眠最根本之處!

學生 李志平 敬呈廖老師

二〇〇五年三月三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