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快樂的聚餐

| 90.11.19 |

     小粉蝶撰文

  上次老師就預告過,這個星期要叫同學上來催眠,然後大家提出意見。

      果然,一上課,老師就拿出一本筆記本,很仔細地記錄同學提出來的問題、上週練習心得,我就知道老師這次是玩真的,我等一下就要上台,在大家面前示範催眠了,嗚……好緊張。

      同學紛紛上去了,我覺得幾位做得很好了,可是老師還是說出一堆毛病,天啊,那我不是被老師挑剔得一無是處?

      有位同學做得很好了,老師卻很毒辣地說,扮演被催眠的同學很棒,通過考試!

      我雖然眼睛看著上場的同學,心臟開始亂糟糟跳了。

      終於輪到我了……我很緊張,腦袋一片空白,沒想到,在這樣的狀況下,老師不但沒有一句批評,反而說我做得很好……

      所以,我想,我可能真的做得不錯喔,這樣被老師稱讚後,就有信心多了。

      後來,老師在下課前說,你們想成為催眠師,一定要有能力在群眾面前從容不迫,當你表現出一副很有信心的模樣,就已經無形中在催眠大家了。然後話鋒一轉,說,有些同學我不忍指出毛病,要讓他先建立信心,所以讚美之、鼓勵之,就說他做得很好……

      哇哇哇,這分明在說我嘛!

      哼,老師,別小看我,下次您給我睜大眼睛,看我完美的催眠手法!

      緊張了一個下午後,終於等到期盼已久的聚餐。

      已經跟同學一起上課一個多月了,覺得這一班都好優秀,像舜華大哥是見聞廣博的醫師,Susan是導演,幾乎同學個個都是社會菁英。

      一邊吃飯,一邊聽大家聊天,非常有趣。

      尤其舜華大哥提到為什麼來找廖老師學催眠時,真是太有趣了。

      他說,上網查到幾個催眠教學的資料,不知如何取捨,就打電話到大陸,去問他的氣功老師。

      這位氣功老師有特異功能,跟他問問題,他立刻有答案。事後,他也如雁過寒潭而不留影,心裡不存在你問過的問題。

      舜華大哥就問:「有兩位在教催眠,一位是某某,一位是廖先生。」那時候,舜華大哥只記得老師姓廖,所以只說廖先生。

      他的老師立刻說:「找廖先生學好。」

      於是舜華大哥就來了。

      這麼神奇的故事,我和旁邊的同學都嘖嘖稱奇。

      老師又問另一個同學同樣的問題,他說:「因為在搜索引擎尋找催眠網站時,老師的網站排在前面。」

      老師聽了呵呵大笑,開玩笑說這個理由沒有舜華大哥的好。

      學到現在,雖然才一個月多,我已經覺得能夠學習催眠真是非常幸福的事。謝謝老師,我知道老師教給我們的不只是催眠,而是您整個生命體驗的精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