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自己

云君撰文

〈5/5PM1:20〉

最後一堂高層潛意識訓練課程裡,老師技巧高深的引導詞,伴隨時而悠揚時而沉穩低鳴的樂音,讓那上課時日來不斷因驚奇而興奮,感動激動的情緒,宛如繞著軸心狂奔不已的心思涮地一聲,飛過幽暗時空……突然全部安靜下來。

頓覺心靈天空又藍又清澈,說話的聲調與速度變得緩慢而低沉,連走路的步調也是紮實的一步一步;為此變化而欣喜驚訝的心情卻像漂浮的白雲,棉絮般的輕盈,柔軟而不著痕跡。

當天,我靜默地覺察自己微恙的改變,不如以往興奮聒噪地和同學分享,雖然結業的歡樂氣氛瀰漫,但每位學員淡淡的離愁靜悄地滲透擁擠的空間,一向易感動流淚的我,除了安靜還是安靜;直至現時仍處於這種狀態中。縱使近日來一直忙著幫父母親搬家,繁雜的瑣事加上悶熱天氣的環境裡,亦未讓心情浮躁紊亂。但今日中午與杏芬通過電話,得知繳交作業期限後才有些微不安,因為電腦從上星期傳送催眠詞後就陣亡了,送修重灌軟體得需明後天才會好,Anyway,路還是要走下去的,動筆吧!

〈PM3:40.5/5此時電腦已安裝好,但要準備晚上開的會,必須暫停。〉

〈PM9:50〉思緒被中斷……想了好久,如果說這次的學習有何特別收穫?要說性情改變?毋寧說我找到了自己。

在上課期間肆無忌憚的發表謬論,感覺似乎很爽快,其實內在一直緊繃著。從要北上開始:必須夜裡起床,趕搭三點十分的長途巴士,到站清晨七點左右,然後步行至火車站化妝間盥洗整理儀容,七點半轉乘捷運再步行到上課地點且不可遲到;這樣的違反平日豪華作風的自己,只為堅持第一次的感動,「凡事不忘初衷」一直是對自己的警語;將近一年半的時間裡,我從沒有放棄想接近、認識催眠這領域的渴望,每當我興高彩烈談論催眠種種,被他人甚或親人說我〈起笑〉的時候,都不以為杵,仍夢想有一天……有一天我一定要進入這個看似遙遠卻近在天邊的無垠世界。

一千五百字的文章如何都不能道盡學習過程中的點滴,每一時刻都是感動都是驚奇,更多的體驗和領悟如潮水排山倒海的湧上心頭,該如何平靜地敘述那怒濤似的吶喊,發覺此時忽然陷入迷惘的心境。

上完第三次課程回來,心情很down,告訴妹妹如果拿到證書只會將它當壁紙貼,沒有學理基礎只有心虛和慚愧;妹說:「你又發神經了嗎?你那麼堅持去上課,要的就是那薄薄的一張紙呀!不算貴也挺辛苦呀!」我不語,只要求找幾隻白老鼠來讓我做練習。

三天了,沒有動靜,催眠詞已寫好卻無法上傳,加上催眠對象除了女兒相信催眠卻不相信她老媽的前提下,只簡單的進行了三次體驗外,沒有進展。妹說:「她朋友一聽要被我催眠,嚇得說以後不敢做虧心事了。」什麼跟什麼嘛……很悶。

〈4/29pm7:05〉老妹終於帶來不怕死的朋友要來安慰可憐的大姊,本週功課是三題催眠詞撰文、年齡回溯釋放痛苦負面情緒,練習催眠技巧……

本想照本宣科將老師傳授的程序演練一番,怎知妹的友人誠懇的說:「大姊,我們雖然沒去上課,但聽你談催眠少說也有一年半載了,就直接來吧!」「ㄡ!是嗎?」

沒有做敏感測試就直接上了,而且還是兩位一起上,除了對自己有自信之外,更對兩位小妹對我的敬畏有絕對的信心,雖說只要讓她們體驗催眠,其實內心盤算著,如果有進入狀況便會趁勝追擊,運用那叫醒記憶不漏痕跡的技巧直接一路做前世回溯;不過可別兩個都那麼敏感才好……

好整以暇,用具有磁性又感性的聲調緩緩說出催眠引導,正當自己被自己的呼吸、聲音融入安靜情緒中時,突然傳來吃吃笑聲,原來我妹想到聽到這麼不似平常樣子的我,忍不住笑了起來。中斷之後曉以大義才又重新開始。剛剛笑的人被我用特異功能直接催去夢周公了。而妹的女友進行的很好,原以為妹挑戰我的權威,實是又是上天巧妙地安排讓我能專注照顧一人,因為在這次催眠裡讓我學習了很多經驗和技巧,而這些突發狀況卻是在以後課堂才一一被討論到。

湘君〈妹女友〉很順利的放鬆全身,由她張開的嘴巴知道最難放鬆的下巴已聽命行事,那躺平的腳掌成八字狀,呼吸緩慢而規律,我一邊跟著她的呼吸速度說話,一邊思索用哪一個加深催眠引導詞?人生都為了欲求不滿而深深痛苦著,就用自己撰寫的釋放痛苦情緒催眠詞吧!雖然我保證祇要讓她們體驗放鬆而已,但已欲罷不能,因為湘君眼球急速轉動著,臉部表情顯得痛苦,皺緊的眉頭眼角垂下的珠淚;讓我心慌亦心喜;而我的魔力電梯才數到第六層,事後詢問做筆記時才知當我說到魔力電梯時已讓她頭皮發麻,電梯下降便使她一路往下沉〈弔詭的是我設計的是從一數到十越來越大數目的指令〉。

當時雖然已知她進入較深的催眠狀態,還是把催眠詞繼續講完靜待後續反映〈應該不必勉強講完整個詞句〉,她在事後告訴我:「很奇怪?並沒有確實聽到我釋放痛苦的言詞前,眼淚自個兒不斷流下,而腦袋瓜並未想什麼情境,知道哭的感覺卻不知為什麼?」〈這情形和女兒第一次被催眠時對我說:「媽咪我好像要哭的感覺,而她也說不知為什麼?」雷同〉。望著她漲紅的臉,眼淚像斷線的珍珠,問看到或想到何情事?只見嘴唇微動,卻不能出聲,左手食指一直往上翹,沒經驗的我不知是潛意識的反射動作亦或想藉此與我溝通,靈機一動便趁機要她用右手時食動作來代表回答;就這樣順利地進行下去。

年齡回溯總共有三階段:第一段回憶多年前男友往生時在殯儀館不捨痛哭至昏厥,且畫面一直重複〈臉上表情很令人心頭糾結,卻無法得知發生何事,看情形不對只好引導深呼吸跳開那畫面;第二段童年約幼稚園時期〈忘了問〉;第三段前世是一位日本千金與一男子,不是今生認識的臉孔,但可以感覺那時的情境是幸福甜蜜的,因為不能由她口中得知事情的進展,只能適情況給於釋放情緒的指引,而最好用的就是偉大的潛意識,她也由潛意識的答案中得到釋懷的力量,時間已過了將近兩個鐘頭,催眠師沒有好的耐性跟體力還真不行,要結束催眠時有敏感察覺到她仍不願解除,〈後來證實我的直覺是對的,因為第三段前世令她很好奇又有甜甜的滋味在心頭〉,最後送她白水晶補充能量,可是跑出來的居然是綠色的水晶而且在她面前爆破掉,問我代表什麼?我只能用很權威地語氣告訴她:「那是好的現象,爆破的能量更強。」其實天曉得,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們都很滿意這個答案!因為她看起來很開心。為此我請了他們去吃了一頓大餐。〈其實我是要知道事情到底怎麼了,作成紀錄好改進,大餐可不能隨便請。〉

總的來講,綜合以上未解釋的部分如:到後來她的尿急些許影響催眠品質;對象淚流滿面要細心幫她擦拭,以免涼涼的感覺會覺得不適;最重要的是,可以再下一到指令讓她放心的開口說話,就不用那麼辛苦緊張兮兮地猜啞謎了;雖然不是完美的演出,不過我們都盡力了。〈AM4:20.5/6〉

【今天要去台北參加會議一整天,徹夜趕工頭暈腦漲無法逐字校對,若有錯別字,老師看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