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學習催眠體驗 

劉俊杰撰文

    回想當初報名催眠時,其實只是靈光一現,腦海裡閃過「催眠」二字,便在搜索引擎中輸入尋找及隨意瀏覽。接著越看越有興趣,並且在眾多的催眠網站中看到了葛吉夫。

    葛吉夫提供專業及完整的訓練,更吸引我的是葛吉夫(廖老師)對學習催眠的一些倫理議題的提醒,讓我感到信任。催眠是一種意識狀態也是一種治療,在自己心理諮商的訓練裡,認知到諮商或心理治療中倫理議題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若空有技術而缺乏治療者應有的倫理規範,則必將對個案安全問題形成威脅。

    在未學習到催眠之前,與一般人一樣總覺得催眠是一種神秘的技術,有一種遙不可及的感覺。經過這五十小時學習與體驗,才發覺其實催眠這麼的平易近人,如此輕鬆自在。由於是催眠師的訓練,本想應該蠻多是認知上及技術上的學習,並且因為考核而戒慎恐懼。

    不過事實證明我多慮了,因為在廖老師的帶領下,學習催眠是一種個人的心理成長;一場優美的工作坊;一次動人的聚會及全身放鬆而自在的感覺。幾乎忘了我是要來學習催眠的,還好老師總是在關鍵時刻講授催眠的心法,讓我們吸取他所整理的多年經驗。

    在研究所學習的過程中有一位學習超個人的老師曾經提過「可變意識」這樣的概念。當時我便對人在接受治療是一種怎樣的意識狀態或者說怎樣的一種意識狀態更能引發出催眠感到無比的興趣,而催眠也是在這樣的一個範疇裡討論。

    在這次的催眠學習之旅中,能有幸與不少優秀的學員一起討論及相互練習。而自己也在被練習的過程中經驗到了這樣的意識狀態改變的感覺。那是一種奇妙的感覺,其中又以仙島的體驗最為深刻,那是一種輕輕柔柔且飄飄然的感覺,彷彿自己與全世界都暫時隔離開來了,讓我覺得好放鬆好棒的感覺。也許藉由一些藥物也能達到這樣的感覺吧!但是閉上眼睛就能體驗到也真是一大享受,回家後到現在還在跟老婆吵著要去澎湖離島度個假呢!

    其實連續三個禮拜從埔里到台北上課的確是一種精神上的付出,為了抓人來練習,在台北也約了些朋友,不過我也得付出一些代價給他們,那就是得陪著他們一同吃喝玩樂。我好幾次拖著疲憊的身軀去上課,但奇妙的是,一般課程都越上越累,我卻感覺有如倒吃甘蔗,精神狀態漸入佳境。即使回到了家,都還精神奕奕地大談催眠的心得給家人聽。啊!如此的學習真棒啊!

    這次學習催眠在觀念上有一個很重要的學習是-潛意識。人活在世上同時受到意識及潛意識的控制,潛意識裡甚至記載、儲存了許多我們遺忘的過去與各種防衛機轉運作下的結果。我驚覺到自己原來如此地漠視潛意識的存在,也了解到我越是不去注意它,它便會如孩童一般的活躍、調皮在不經意時出現。它-潛意識,像是一個孩子;也像是一個千面的形體,總能以各種形式出現在人的生活中,夢、舌尖現象、身體症狀,讓人躲也躲不過,因為它的神秘;它的包羅萬象,所以我想稱呼它是我個人的「靈性大師」,引領著我的生命運行。

    為了能接近潛意識,學習過程中,我不斷地告訴我的意識,暫時的放下意識的控制,安全地(如信任跌倒般)把整個人交給潛意識。再加上觀察學習敏感度超好的人來增加自己對催眠的敏感度,我發覺一次比一次更能進入催眠狀態,甚至很容易的能夠進入自我放鬆及催眠。

    最明顯的例子是在台北與親友聚會喝了一些酒之後,胃突然痛了起來,心想用催眠止痛也許有效,但後來再想想為何不來個催眠治療呢?我就找了間廁所一個人做起催眠來。……溫暖舒服的白光正照著我的胃,我的胃感覺很舒服很放鬆,當我從1數到5我的胃就會進入最深最深的放鬆狀態,1 2 3 4 5……接著過了一會兒,我的胃竟然不痛了,而且一直到現在都未再痛過,這在過去從未發生過,以往總得去掛急診才會痊癒,真是太神奇了!

    由於自己身為一名助人工作者,在學習一門技術時,自己會很在意對這套技術的信任程度,因為我知道當我越是對於它的相關理論越信服我會越想用它;而當我又曾經在這樣的治療下獲得成功的體驗,那麼我相信在未來我以相同的方式幫助個案時,必能發揮治療的效能。謝謝上蒼給我學習的潛能及與大家的因緣際會,感激老師無私地傾囊相授,也欣賞自己從頭至尾充分打開潛意識,享受這來自廖大師的偉大引領及天地間無窮無盡的正向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