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田媦膜U一顆幸福的種子

林良位撰文

    剎時間,像一陣天雷勾動地火,內心像被一陣春雷驚醒的動物,「催眠」兩字就這麼像野火般在心田中延燒,欲罷不能!原來,自己已經接通了高層潛意識。

    接著,便是汲汲尋找催眠有關的資料。在網路的世界裡,葛吉夫催眠中心的網站,深深吸引著自己,心想,也許自身長久以來的困惑與不安,能在這裡得到解答與救贖。

    然而,對於訓練課程的嚮往,卻在現實面產生了衝突,這樣的學費可不簡單呀!經過了一星期的天人交戰,理性老大與新台幣大哥的空前世界大戰,最終,高層潛意識跳出來說話仲裁,要新台幣大哥這次先委屈一下,就當是自己去參加一個很嚮往的國外旅行團,只是,這次旅遊的地點,是前往內心的世界!也只好讓新台幣大哥悻悻然地離去了。

    現在想想,這個網站應該是老師的精心傑作,「有意識地」在文字之中,把我自己催眠了,讓自己陷在深度的催眠狀態,失去痛覺的反應,深深地用力拔鵝毛,鵝還覺得很愉快呢!果然是最專業的催眠師,技巧已經出神入化,動靜之間,不離催眠。報名之後,就感到催眠的效用已經開始發酵,心情開始覺得愉快起來,這真是太神奇了!?居然還沒上課,就已經有催眠的效果了!真是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第一天上課,很驚訝居然會有這麼多的同學,甚至還有遠渡重洋而來的同學,頗讓心媟P到意外,也隨著自我介紹的進行,開展了深度有趣的催眠課程。

    學習催眠的過程,既神奇又有趣,再加一份內心的感動。自我的眼皮膠黏測試,第一次好像有點睜不開的感覺,想要睜開眼睛,卻只會拉動眼皮跳動而已,直覺得是要睜開眼睛時,神經控制錯線路,就像懸線控制的傀儡木偶,需要拉動正確的控制線才會有正確的動作。而怎麼可能無法接通正確的神經路線呢?一這樣想,馬上就能正確地控制睜眼的神經,所以之後就再也無法成功做到眼皮膠黏的狀況了,真是哭笑不得啊。

    不過前幾次對其他同學的催眠練習,很幸運地都遇到敏感度高的同學,讓自己的信心大增,並且深深地相信,自己對於催眠誘導的能力。特別是首次誘導進入內心未能完成的遺憾事件,隨著口中生澀的誘導詞,沒多久同學的情緒竟然湧現,眼淚流了出來,那一刻,自己真的吃驚地楞了一下,不知要如何處理,說也奇怪,這一瞬間又再次接通高層潛意識,彷彿變了一個人似地,有信心地慢慢誘導同學釋放情緒,再慢慢回到現實世界。雖然這只是一次初始的練習,不過卻也感受到內在力量的強大,還有每人心中都隱含著傷痛的情形。能助人釋放心中傷痛的能力,真是一項恩典般的能力啊!因為自己很清楚,「ㄍㄧㄥ」在心中無法釋放情緒的辛苦,這也是來學催眠的原因之一。

    另外更令人驚訝的,便是同學上台的敏感度測試。雖然可以從同學的反應知道他們真的看見幻覺,發現長頸鹿在班上上課,但我們卻看不到、摸不到,情緒感染力還不夠。但是在同學接受催眠指令,從椅子上彈起來的當下,卻很有震撼力,因為動作真的很自然流暢,渾然天成,活像是被外力推了一把而彈開一樣,完全沒有多餘的斧鑿痕跡!心想若要讓人有意識地演出,也不會如此自然流暢。潛意識真是最佳的演員,如果讓潛意識來主宰所有演員的動作,那世上就不會有「NG」這個名詞了。

    最令自己感動的,便是每次錄影帶中的個案,在釋放出負面能量哭泣出來時,那一份心靈創傷受到撫慰的感動,自己也跟著想要啜泣。還有最後一天海棠颱風前夕,大家一起療傷,在大家把悲傷的能量毫無阻攔地釋放出來,深深地哭泣時,心想著,聞聲救苦的菩薩此時已降臨來解救同學大家的苦難了,自己也跟著感動而落淚。

    學習催眠,也能更進一步認識自己特質。在此之前,對自己的圖像能力,仍深具信心,不過在催眠的世界堙A卻是另一番光景。每每要作圖像的觀想,可是顯現出來的影象卻總是不清晰,頗感失望,尤其上課前便知道課程中將有海上仙島的催眠之旅,可以解決心中的疑惑,非常嚮往,可是經過幾次的測試,卻隱隱感到這下子仙島之旅可能跟不上大家的腳步了,非常失望。然而,奇妙就在這裡,潛意識是開玩笑的高手,他有辦法創造出其他的手法來!

    在海上仙島催眠引導時,其實自己的腦中是一片空白,也沒影像出現,不過在建良的急迫引導下(在當時是這麼覺得),還是產生了奇妙的結果。雖然腦中影像十分不清楚,但還是有「意念的影象」產生,好像是為了對建良的提問有所交代,腦中硬擠出故事來應付他的問題。選擇了當海狗去遊仙島,可是還沒游泳,就直接到了仙島的沙灘上,沙灘上什麼都沒有,又被追問看見什麼,情急之下,只好產生一個長長白髮的白衣老人,但他也沒說什麼話也沒任何動作。又被追問之下,白髮老人用白色的柺杖向內陸指去,在沙灘矮木叢中,有一條小徑向島內延伸,路的盡頭是一片平原,平原上出現一座媽祖廟,進去堶惘雀祖神像及千里眼與順風耳,因為沒什麼特別啟示,只好被誘導出來。發現廟旁有一條直通天上,高聳入雲的階梯,往上爬到雲層堙A見到南天門,裡面一個神仙也沒,被追問之下,只好出現仙桃樹和水池,在半被指示下吃了仙桃與在水池裡游泳後,再往內走,見到巨大的白色觀世音神像,沐浴了淨瓶水後,神像手指了一個方向,就像從飛機往下看的景觀一樣,指向了自己生活的現實世界,然後就回來了。其中每個「影象」,都是被追問之下產生的意念,並沒有清楚的影像產生,只是每個出現的「影象意念」,也都能清楚地知道是現實生活中在何地所見,只是腦中把現實生活的素材加以組合連貫罷了。這算不算是進入催眠狀態?還只是清醒地為了同學的催眠信心而精彩地編了一段故事,就不得而知了!

    催眠課程中學到什麼催眠觀念與技巧,對自己來說,還不算最大的收穫。最大的收穫在於多學了一些訓練覺知的方法,像察覺腳底的技巧,就覺得受用蠻大的。以前也知道要正面思考啦,要活在當下啦,要如何如何等等,只不過這樣的感覺並不容易做到。不過在催眠課程中,發現這樣的能力,有被強化的跡象,如結訓後的颱風大雨,心中就沒有急迫著趕回去的念頭,只是在欣賞一場洗滌都市塵埃的清涼大雨。是不是這一切的感覺,都只是自己還一直停留在催眠之中?那就持續強化自我催眠吧!這次的內在旅程,已經在心田媦膜U了一顆幸福的種子,作為一個農夫,以後還有地忙呢!

    後記:報告竟然沒有遲交,這真是太神奇了!

    林良位簡介:六十一年次,目前是一個航運業的小小工程師,在忙忙茫茫的工作中忘了自己,也感覺不到快樂。學了催眠之後,現在正努力改行當個辛勤的農夫,好好耕作心田。

2005/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