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靈魂自我虐待的遊戲嗎?

愛的小燕子撰文    

        曾經有人說:「生命會為它自己找到出口。」也有人說:「上帝為你關上了一扇門,一定會為你開另一扇窗。」回想我過去數十年來的生命歷程,有太多的情感上的傷害和包袱以及執著讓我過著非常苦悶的生活,我也試著構築許許多多的夢想,但是最後卻都讓自己深陷更大更多的痛苦之中,苦惱紛至沓來,每一件事情的發生事後都看到自己個性上的懦弱、不夠圓融、冷靜和缺乏理性所造成的衝擊。

        更可怕的是近年來心情上的苦惱引發身體上的嚴重失調,例如:甲狀腺結節(腫大),連續吃了六年多的「抗憂鬱劑」和調整「心律不整」的葯物,肩膀長期發炎,甚至五十肩問題困擾了我多年,膝蓋有退化性關節炎,長期做復健,效果卻非常有限。

        在身、心、靈極度的煎熬下,我對生命不再抱有任何的熱情,我只有一天一天地過著,自殺的念頭不時地浮現,有時很不解這樣的人生品質到底有啥意義?難道老天讓我來這一遭,就是要讓我過著這樣沮喪、失意、憂鬱、孤單、全然絕望……這麼「悲慘」的人生嗎?這樣的痛苦人生要來「輪迴」幾遍老天爺才會說「夠了」,而我可以永遠不要再來「做人」了。

        我想試著改變這些「劣勢」,但我的禱告似乎變成一種安慰自己的「自言自語」,我非常需要「幫助」,任何力量,只要能幫助我找到快樂、幸福和成功,我都要去試試看,於是,天珠、水晶出現在我家,甚至我想要去改姓名、算命……因為我已經走投無路了!

        日子就在痛苦的情緒中掙扎地渡過,直到有一天,夜補校的學生跟我提及桃園有一位吳先生,他有過瀕死經驗,醒來之後竟然擁有通靈的能力,能幫助人解決很多問題,經仔細閱報(剪報)才知道他是一位催眠師,考慮了一陣決定寫信給他,而他回信的內容也很中肯,他提到:「要投資應投資自己,如社工師、催眠師等,而且一定要有執照的,最好是國際認證,如我的執照是美國催眠師學會NGH,我拿了兩張:一、催眠治療師,二、催眠師訓練師資格執照……」

        過了一星期,同事劉老師很高興地說他訂購了一套廖老師的催眠CD和《催眠聖經》,但還沒時間聽,問我要不要先聽,當我打開盒中的簡介,我的內心直接知道冥冥中有「人」在引導我了,因為廖老師也是美國催眠師學會NGH的老師,再仔細看訓練時間是在七月,暑假期間,同時因為在我瀏覽《催眠聖經》的過程,嘗試作自我催眠,還真的放鬆了,再仔細聆聽CD,又是有特殊的感覺,更美好的是我還可以「優待」五千元學費(因為我是專業人士),這一連串的巧合在在地吸引我的心,我知道我不能忽視這些訊息,於是決定為自己作了一個改變我人生的投資!

        第一天上課,我感覺到和同學之間的互動是那麼地自然、親切,照著老師的引導,我知道這是特別為我們的生命安排的課程,在以往,只要有研習、演講、講座之類的活動,現場主講人一開口說話,我立刻很自然地進入「昏睡」狀態,演說一結束,我才恢復清醒,有時候幾天下來,收穫十分有限,因為我都處在頭昏腦漲的昏沉狀況!

        但是,在六天的訓練課程中,我竟然處在非常清醒的狀態下,全心投入,而且非常期待週末的到來,好跟老師和同學們見面、擁抱,並期待在老師的引導下去探索到靈魂的核心和真正的我。

        在訓練的過程中,我謹記「要覺察的活在當下」這原則,開始去感受身體和心理上的每一個起心動念(意念)及感覺,再配合「看只是看」的訓練,我的心湖起了很奇妙的變化,它不會被負面情緒弄痛了,我漸漸地感覺到我可以掌握自己的心了!特別是在對感情的失落部分(剛好發生在六月底到七月中),從患得患失到焦躁到憤怒、想報復到安靜再到釋放,正好都可以把老師所教導的方法和原則一一派上用場,想到老師曾說過:「最好的治療師是曾受過傷的治療師,這樣他(她)才能自療療人……」此時此刻,也再度地體認到發生在我身上的所有事情,都是 「最好的安排」。

        在訓練的過程中,我的身心起了很特別的變化,我的心安靜了,情緒穩定了,說話的速度變慢了,因為我知道語言的「威力」,我要更謹慎的應用精確的語言,而且是正面的、肯定的。更令人敬畏的是,我只要獨處,無論在捷運上、在家裡、在行走、打掃、練氣功、開車,我都處在「自我催眠」的狀熊中,過去在教會生活中我知道在禱告中被聖靈「充滿」狀態和滋味,此時此刻的我,就是處在被能量充滿的感覺,整個頭發漲,頭皮跳躍及拉扯,這時我似乎又明白一件事,所謂的「聖靈」充滿和與自我的潛意識對話,好像就是同一件事,是同一個對象,而以往,我都跟「外在」的上帝、主耶穌、聖靈、神佛諸菩薩禱告,現在我學習到另一種更強棒更神奇的技巧,就是直接與「內在」的我對話。

        在最後一天的課程,我們在老師的引導下,做了「與身體器官的對話」催眠練習,這堂課是組長林世明為我作催眠,我和我的肩膀、肘關節和膝對話。

        不久潛意識幫助我把疼痛的原因說出來,長久以來我的身心負荷已經超過我所能承擔的,而它們就這樣被「秏損」了,但是真正的原因竟然是「我根本不想下來做人」,我內心充滿深沉的「憂傷」和「委屈」,雖然我哭了好久,但總算已經探討出些許生命本質的奧秘。

        接下來的利用呼吸法來轉換意識狀態的課程才讓我這個「稚嫩」的靈魂覺得瞠目結舌,因為沒多久,我就轉換到不屬於我能控制的狀態,我邊尖叫邊陷入「瘋狂」的意識狀態,我完全「失控」了,我不但尖叫還激烈搖晃扭動身軀,這時我感覺到我飛快地穿越黑暗的空間,一股強大的力量自動地把我吸到一片綠色光霧面前,我變得很安靜,靈和靈之間有了對話(意念感受),「祂」要我「舞動人生」,在音樂聲中,我舞出最優美最優雅的舞蹈獻給祂,祂則不斷地給予我最溫柔最完全的愛,我感受到我就是祂最疼愛的「心肝寶貝」……

        事後經過不斷地思索,我終於明白,我的「本質」就是這樣,譬如在個性上看到許多特徵:如「任性」「依賴」「外向」「熱情」……我就是這個樣子,此時此刻,我要做的就是全心來接納自己的「本相」「本質」,了解自己就是這樣,只要將優點發揮出來,缺點方面則應用催眠的技巧將它轉換為正面的意念,我終於「知道」怎麼來幫助自己重新「接納」「真我」了。

        我真的沒有想到,就在我感到人生是一場很無趣無聊又痛苦、無意義的靈魂「自我虐待」的遊戲時,最高智慧者卻引導我進入另一種更高型態的學習殿堂,我明白了煩惱的一大根源,就是「執著」,它真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殺手,它把人類的生命和生機,所有好的能量都消秏掉,我們深陷在其中,卻完全無力跳脫,我們的感情、靈魂、生命日以繼夜地在它那裡受盡折磨,卻只能人云亦云的安慰自己說是「因果關係」「來還債」「相欠債」等等,把所有的問題都歸咎在「因果輪迴」的課題上。也有人說是「本性使然」,所以「難移」或說是「命運的安排」或是「風水」「邪靈作祟」等等各種藉口和理由。

        現在的我深刻地體會到,我可以改變這一切,過去的種種它已經在我的生命中刻下許多烙痕,我痛過哭過,但它們都過去了,我得將它們放下,我不允許它們再來毒害我,而現在的我,正在進行著生命工程的重建工作中,我的後半生還會有多長並不重要,我也無法掌握,此時的我自知我有能力去創造並實現美好、幸福、成功、富有的人生,這部分是我能掌握的,因為老師的書上有說:「萬法唯心造」「你創造你自己的實相」,而透過催眠技巧的訓練我可以讓「潛意識」充分發揮其「威力」,我帶著敬畏的心安靜等候,等待生命的奇蹟開花結果,我會緊緊的記住:「我所遇到的每一件事,都是最美好的安排,我的每一天都會愈來愈好,我感激每一個人、每一件情。」在此深深地向天地說聲「謝謝」,也謝謝老師幫助我們跟我們的靈魂充分的溝通和緊緊的擁抱,更謝謝老師幫助我們掌握了探索自己生命奧妙的鑰匙,我深深相信美好的事情會不斷地發生在我身上……(一鞠躬)

        (就在我書寫報告的過程中,我「痛哭」了好幾回,我發覺我的靈魂真的很「嫩」又很會哭!嘻嘻,歹勢,感情太豐富了,這就是我啦!)

    愛的小燕子簡介:

    1、血統:寮國、中國、越南三國混血的女孩,目前是台灣人。
    2、出生地:聯合國調查後被評定為全世界倒數第四的貧窮國家──寮國。
    3、童年:在芭樂樹和龍眼樹上自得其樂地享受水果的一個孤單小孩。曾被猴子咬、被蜜蜂螫過。
    4、成長背景:歷經不同文化洗禮的長年戰亂地區,和多元化的多國語言環境,小乘佛教全盛的地區。
    5、成長過程:年輕時,快樂又憂愁……年長後,憂愁>快樂。常生病,偶爾開個刀,對恐慌症、憂鬱症很熟悉。中南半島戰亂之後,全家逃難到地球的另一端。十六歲以後就自己照顧自己、自己教育自己。
    6、學經歷:聽從父母的話──用功讀書。聽男友的話──唸師大。畢業──當老師。有好幾張證書──有在努力。年資──22年。
    7、未來:以更謙卑的態度來學習和面對一切未知的領域。
    8、現在:每天快樂地為自己積極地好好生活。

2005/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