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份就是來得這麼奇妙 

郭希瑀撰文

想要學催眠已經在心中孕釀二三年了,卻始終不得其門而入,每天還是在瑣碎的日常生活中渡過,沒有真正下定決心去找合適的老師。另一個原因,總覺得在台灣可能找不到專業的老師,大部份的印象還是認為好的催眠老師要到西方國家才有。十月初的一個下午,約莫五點半鐘,正是上班最忙碌的時刻,乎然一個心底的聲音浮現,要我放下一切工作,上網搜尋看看台灣有沒有專業教授催眠課程的地方。

透過google的搜尋,還真是出現了為數眾多的連結。瀏覽了一下,其中的一個名字特別吸引我,那就是「葛吉夫催眠中心」。當下我就直接點入,本來還看不出這個網頁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甚至懷疑是不是騙人的,沒想到看著看著,卻一頭栽進去,看不到五分鐘,就直接跳到報名課程的地方,一發現十月底有開課,二話不說馬上拿出信用卡報名。

報名完後,我的心跳已經跳到胸口,因為我還搞不清楚葛吉夫是誰,廖閱鵬是誰,就已經花了五萬二千元報名。決定過程之快速,連自己都嚇出一身冷汗。既沒有比較別的網頁,也沒有事先打聽,就只因為相信自己的直覺,十分鐘內就做出這個決定。也許,冥冥中「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已經悄悄的在我身上起了作用。然而報名完後,緊張的心情卻換成了期待,期待上課的日子快快到來。也高興自己終於跨出第一步。

一直以來,都不是很開朗的人,有很多的負面情緒,很多的不快樂積壓在心底。有很多對生命的細微感受,緊緊束縛著我。而這些負面能量,不但阻礙我前進,更慘的是,原有的能量不斷被消耗,像一顆陀螺在原地空轉。隨著時間的增加,轉速越來越慢,眼看著就要倒下,卻無計可施。試過很多方法,不論是宗教,運動,甚至精神科醫生,都沒辦法真正把我從深淵裡拉上來,給我新的動力。每天上床前,都希望明天就不會再醒過來,就算在這一刻結束生命,也沒有關係。到底是哪些原因,讓我走到這樣的心境,已經細數不出來,只聽到心底最深處的吶喊,我不要這樣過完一生。曾經,我也是快樂的,充滿希望的,但是隨著生命過程中的跌倒,創傷。整個人已被扭曲且支離破碎。還好心中那個渴求光明的我,仍不放棄,希望找到一個力量,能再次讓自己發光發熱。閱讀過許多心理書籍後,認定透過催眠心理治療以探索潛意識的方式,應該才是我該走的路。

我對老師的容貌完全不知道,但在進到教室的剎那,見到老師由房間走出來,便知道這一位一定就是本尊了。老師整個人散發著一種特殊的氣質,真得是和別人不同。從容貌,語調到整個人包圍的氛圍,都是特別的。這種特別,不是有「高深法力」的特別,而是一種我許久未見「高風亮節」的清新,很難在現代的社會用這四個字來形容一個人。這種令人舒服的感受,真的是如沐春風。看到老師上課前發的簡介,要同學保持口氣清新,也讓我會心一笑(這也是我最在意的事,鼻子太靈的煩腦之一)。沒來上課以前,一直猜想到底是哪些瘋子會和我一樣花大錢來上催眠課,沒想到當天上午的自我介紹,便發現每個同學不只正常,還優秀的不得了。很慚愧自已的狹礙之見,也誤會了他人。

六天的課程下來,收獲實在太多,多到數不完。在我的解讀裡,是整個人重新活了一次的感覺(而且是好好的,真實的活著)。身邊的親人,也深刻的感受到我的改變。笑容變多了,邏輯變清楚了,處理事情也成熟了,不再憂慮徬徨不安。整顆心都沈靜下來,也更貼近自已真實的面貌。雖然以前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可是所有面對世界的心境,卻徹徹底底的改變。這恐怕不是任何魔法可以在短時間透過外力改變的。透過如實的觀照自已,面對自已,做深沈的內醒和修正,把所有積壓在深處的問題與壓力,藉由催眠心理治療,讓冰凍在潛意識冰山底下的問題溶解,才是健康活下去的不二方門。靈性上的超越是不能夠建立在心理的壓抑上,能夠用覺知的態度,有勇氣,有毅力的面對自我存在的生命課題,並且有意識的培養高等能量,減少不必要的贅語,作完整的生命回顧,都是我終身受用不盡的心法。

這六天的學習,除了催眠技巧外,更像是學了修身養性的方法,不僅淨滌了心靈,也補充了高等能量。每次下課後,雙眼看出的世界都像剛下過雨般的清徹明亮。而老師的獨特的禪宗式「參話頭」的應答,讓答案不只有一種,隨著發問者的心理,程度,狀況做不同回答。又像中國潑墨山水畫般,適度的留白,反而更添發揮空間。大部份的我們,是活在制式框框下,僵硬的心,停滯的腦,對事情只有一種解答,只能接受一種立場,一種態度,一種聲音。從這裡,我看到老師的靈魂高度,果然是足以俯看滾滾紅塵。

還記得一位知名的PUB歌手黃小琥說過一段話,「歌唱是我的宗教,PUB是我的教堂」。現在我要把這句話改成「催眠心理治療是我的信仰,人世間是我的道場」。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發揮小小的力量,助已助人。感謝老師,與我親愛的同學,少了你們,我的人生就像一張空白的紙; 而現在,我的人生因為有你們的參與而描繪出瑰麗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