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尋找到了  

宋溪春撰文

在去上海參加廖老師的課程之前,我就接觸到了催眠,也看了一些關於催眠方面的書,還試著給朋友,自己做過催眠,知道催眠的基本原理,即轉化人的意識狀態。可是我的心堳o總覺得催眠中蘊含著巨大的奧秘,自己能感受的到,可又覺得如此飄渺遙不可及。我很好奇,帶著請大師指點的企盼走進了老師的催眠課堂堙C

初見廖老師我的感覺就很特別,因爲聽過老師的CD,心堳雈齞}老師,開始原以爲自己會心喜若狂,老師這樣近距離的站在我身邊,我感受到的是老師的淡定、平和、從容的力量,我的心也慢慢平緩下來了。接下來課程會怎樣進行呢?我困惑而又期待。

課程內容真是出乎想像,老師給了許多表面看上去很有趣但有深奧意義的練習,在練習中自己就會感悟出,對於我來說,內心得到沖激震盪就始於兩人一組輪流謾駡對方的訓練。

我和峰池大哥一組,因爲在平日塈甯O牙尖嘴利的罵人王,罵人的勝利快感我早已體會過了,所以這次我主動要求峰池大哥先罵,他雖然滿口答應,可遲遲下不了口,我都等急了,快點罵呀,不要憐香惜玉。

峰池大哥心一橫,張口就罵開了,「你這個人真固執。」「你說的真有道理。」「你這個人不講理。」「你說的真有道理。」「你這個人總是愛猜疑,疑心太重。」「你說的真有道理。」我不知道怎麽回事,突然有了一種難以說清的震撼!峰池大哥一罵一個準,我確實是這樣的一個人啊,一個外貌柔弱而事實拔扈的厲害王。這張罵人的嘴臉真是太醜陋了,這是我嗎?真是讓人厭惡。

吃飯時,碰巧又和峰池大哥坐在一桌,因爲這個訓練使我感觸頗深,所以願同大家分享,我講出了自己的內心體會,也講出了生活中真實的我,與我正對面坐著的張海聽到這,憤怒地摔掉了自己的眼鏡,並搖著頭說:「我真是瞎了眼。」我一抖,眼淚頓時湧了出來,心緒萬潮洶湧,我深深愧疚,平日用言語傷害了多少人,給他們帶來了多麽大的痛苦,尤其是我的家人,他們那樣愛我,我卻用這麽惡毒的方式回報,把他們傷的那樣痛,那樣深,事後我還自鳴得意,覺著自己口才好,一想到這,我就痛恨自己,真是太可惡了,醜陋之至,連我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我深深的愧疚又怎能彌補那些上害呢?我的心靈得到了空前的洗刷,我痛哭流涕,可心媊控o特別暢快淋漓,從未有過的輕鬆。

我不會再去傷害別人了,愛別人是一件快樂自己也快樂別人的事。一個聲音從我的心靈深處傳來,是的,我聽到了,緩緩的,輕柔的傳來,傳到我的耳朵,傳到我的心堙A傳到我的整個身體堙A我再一次震撼了!

老師的一個課堂訓練會如此神奇,讓如此自我爲中心,如此固執的我會如此深刻的體會到別人的苦楚,是那麽真實,那麽貼切;我要求自我改變的願望來的那麽真摯,那麽徹底,我詫異又心喜。

在接下來的幾天堙A我驚喜的發現自己竟然可以安靜下來了,而且是一種寧靜,這種美好的感覺,這在以往我連想都不敢想的呀。我原來可以這樣平和的去面對我周圍的人和事,我第三次震撼了:老師教導的催眠心法真是太了不起了,我生平第一次能夠用從容、平和、客觀的目光去發現生活,去享受人生,這難道就是心靈力量的運作嗎?我還是有些懷疑,可當老師在讓大家做看只是看戶外訓練時,我迅速進入了狀態,內心寧靜安祥,周圍的花草樹木,亭台池塘,就象流水一樣靜靜流過自己的心田,無需去探究它是草,還是花;是山,還是水,只是靜靜的欣賞著它們和它們的美好。

同時,我還發現自己的視野開擴了,世界清晰了許多,這一切真是太棒了,這才是真正的享受。我領會到了老師的心法:保持高度的覺知和清醒,活在當下。此刻我完全相信這來自內心深處的神奇力量了,我們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心靈力量,只是在這紛繁的世間堻Q慢慢塵封了。我幸運,我學習了催眠,我更幸運,我遇到了一位這麽好的老師——廖閱鵬,是老師用他的心靈力量召喚著我們。 

我知道我已找尋到了我所企盼的:催眠的真諦在於如何正面,積極的去引導求助者的心靈力量,讓求助著自己運用這神奇的力量去坦然面對人生的一切。

2007年1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