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道理即是真理  

蔡如康撰文


原來人生的答案真的可以簡單得只是做好行、 住 、坐 、臥……

一直對於所謂「輪迴因果論不能接受,不是單純的接受它的存在與否,而是認為若它的存在是真的,也是一則不合理的法則,用一個不復記憶的前世事件,懲罰今生一無所知的我,這樣的賞罰方式看似公平,但到底可以教會芸芸眾生什麼?就像懲罰一個多天前做錯事的小孩,而這個早已忘了自己做過什麼事的小孩其實除了驚嚇、委屈、莫名其妙外,到底可以從中學會什麼?而據說回溯催眠可以「看見」自己過去所犯的錯誤,雖然這樣的「看見」到底有多少真實性,對於當時執著於凡事都要有個道理的我,只是直覺認為它也許可以帶我找到答案,可以在不甘的默默承受之外,找到一個勉強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

94年,憂鬱症首次降臨到我的身上,愈來愈不可理喻的身心反應,讓我終於可以稍稍理解為何有那麼多人最後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幸運地是,決不自殺是我內心很奇怪莫名的堅持,但愈來愈不能控制的情緒、思考,讓我幾乎喪失正常生活的能力,因此不得不停下腳步,專心的面對這場陌生的病。為了不靠藥物,也為了轉移不受控制的內在運作,開始重拾書本,閱讀關於宗教、信念、想法對人類行為影響的書,後來發現其中雖然觀點不同、說法不同,卻似乎又有某種我無法明確說出的關聯性。如果,想法或在催眠中所稱的「潛意識」對人類的行為有如此重大的影響,那是否代表我只要學會了運用的方法,人生中糾纏的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更甚而可以進一步幫助身邊有著同樣問題的朋友。

第一天上課的心情是興奮、忐忑、不安加好奇。聽完了一群完全陌生且可以說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的自我介紹後,反而讓我放開了緊繃的心情。我的決心比不上特地自海外趕來的同學;我對催眠的涉獵和多數同學比起來更是少得可憐,所以我和同學開玩笑說「我上課的目的是為了認識未來的催眠大師」。因為少了一定要達成怎麼樣的特定目的的壓力,反而讓我覺得課程中處處驚喜。

不知是老師所謂的「高等能量」的神奇力量發生了作用,或是課程中老師一再強調的覺知和放鬆所致,上課的第一天,復發一個多月的失眠症狀竟就這樣不藥而癒;課前和老闆間緊繃的關係也不知是巧合,亦或是自己的轉變產生了相互對應關係的奇妙變化。在第三天的課程中,紫穎學姐經過老師的催眠後,在我身上看見的光,透過身上的光傳達的訊息,一語道破這些年我潛藏內心的問題,連我身邊親密的朋友都無法明確了解的問題,感覺是驚訝、不可置信,另外更有一種終於有人了解的複雜感受,也讓我當場無法控制的潰決了。生活中被自己假裝遺忘、裝做沒事的大大小小的傷,其實從來沒有消失,只是轉換了一種形式等待反撲,讓我更堅信「潛意識」的存在和運作力量對人類的影響,這一次自己該是找對了解決問題的路了。只是課程中反覆練習的催眠技巧和催眠詞是我最害怕的部分,看著老師順口拈來總是精簡有力,順暢無比,怎麼到了平日說話還算流利的自己時,卻總是把催眠詞唸得七零八落,也對和我同組練習的同學感到抱歉。

在時間的洪流中,前世、今生、未來,不就像昨天、今天和明天嗎?昨天的種種形成了今天的想法和信念,而今天的想法往往又決定了明天的方向。我們太習慣用眼睛所看、耳朶所聽,卻往往忽略統合這一切的「心」的力量,催眠就像開啟讓「心」運作的大門。有多久,我們以為自己活著,卻其實是彷若行屍走肉,對許多事視若無睹,對心的吶喊假裝沒有感覺,誠如老師課程中耳提面命的「覺知」,每個人的一言一行往往產生不可思議的影響,而沒有覺知的生活往往傷人傷己卻不自知。這些天的課程對我而言,就像是從老師的手中取得一顆希望的種子,它何時可以開花結果?也許今天,也許多年以後,我不急,只要找對了路,等待因緣俱足的一天,種子終將發芽。

曾經以為,解決人生問題的答案,必定是艱澀難懂,方法必定複雜而難以執行,卻忽略生活中垂手可得的簡單道理即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