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使用A10用催眠為你治病的體驗

Green Sky K 2001-05-22 11:06:52

這是張奇特的CD,至少對我來說。

自從知道自己有「二尖瓣」脫垂的症狀(心臟內瓣膜閉鎖不全而導致心臟壓力不平衡),我就展開了對抗心悸而不能入睡的戰爭。

「除了藥物控制,我還能做些什麼?」這是我心頭最常想的一件事。

於是中藥、氣功、瑜珈、靜坐等無一不成了我投注心力的對象。先不說這些方法有沒有用,但是尋找的過程,卻是個讓我追尋到催眠治病的一個源頭。

這是個漸進的過程。剛開始聽這張CD時,連白光都很難想像(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聽催眠CD),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力,但是廖老師又再三強調重複不斷的練習的重要,於是漸漸的,我找到了要訣,甚至每天都有一些不同的感受,對於CD中的導引,越來越有相應能力。

CD中引導聽眾想像白光在指定的身體的某一部位,展開治療。然而聽了一段時間後,發現到白光不一定停在我所設定好的地方,它會依身體所需,四處流竄,自動尋找身體需要補充能量的所在。

過了幾天,我的催眠狀態又更進一步。我發現意識進入一種從未達到過的層次,一種純粹的靜心狀態,清澈平靜。這時,白光灼熱地照射在心臟上,穿透我的身體,直透到背上。一方面,白光又清涼地在脖子與肩上來回擺盪,同時,如被電擊的觸感一路從頭頂電到腳指,直到CD引導至結束。

這些體驗似乎說著,我身體裡有股能量正被養成,蓄勢待發。

終於,在聽這張CD一個月之後的某天,我體驗了這輩子最特別的經驗。

那天,在CD的指示下,一如往常般的,完成了所有的放鬆動作,準備開始進入「自我治療」的步驟(是一段沒有言語,只有音樂的段落),唯一不同的是,我自己感覺到進入一種很深的催眠狀態,很快就進入了靜心的境界,心裡面如無雲的萬里青天。

奇妙的是,一會兒,我竟「意識」到(在意識層面上,我似乎是「見」到),一團火紅的球生起,以極快的速度朝我飛來。撞擊上我的一剎那,感覺到無比的光和熱,整個火球迸裂開來,火光灑滿全身。我注意到自己呼吸與心跳都在加速,就專注在呼吸上,做調息的動作。這時,眼前剛才那一團火變成了橙色,這仍不是「看到」橙色,而是意識到、知道那是橙色。同時,有股能量從我的會陰處向上衝,在腹部散開,而實際上,腹部也溫熱了起來。這股氣在腹間停留了好一會。就在溫熱要散去的同時,更大的熱能開始爆發,向上衝升到我的心輪,眼前的橙色瞬時間轉換成綠色,而能量體在心輪漾開,清涼舒暢,內心極大的喜悅,感覺像是與整個宇宙擁抱在一起。

爾後,能量體就根據人的七脈輪依序向上,顏色也依據各脈輪由綠轉藍,由藍轉紫,最後,凝聚在百會穴,變成一圈白色的光,籠罩整個頭部。我感覺到它似乎要衝破天靈蓋,在頭頂有韻律地鼓漲、灼熱。過了許久,這道白光漸漸降溫、下沈,從後腦、到頭、到背,一路順著脊椎慢慢下滑,在尾椎的地方停住,整個背部感到暢通無比。而CD,也在此時接近尾聲,開始了對著大水晶球的呼吸冥想。

「用催眠為你治病」CD引發了我的拙火!這是多麼不可思議,但不可思議的事,竟如是發生了。

接下來的兩個月中,我的身心都起了極大的變化。拙火剛引發的第一個星期非常難過,整個晚上不好睡,只有用黑曜岩放在足部,整個身體的能量才能稍稍平靜,安穩的睡去。但是到了清晨四點,竟然被熱醒了。當時在農曆新年剛過的初春,下半夜的沍寒是不可能讓我這怕冷的人熱得如此。我明白,這是來自體內的熱。

而我的日間生活也開始起了變化。這股能量讓我身體靜不下來,身體個個細胞都在微微發顫。一靜下來,就明顯感到它要運作了。它喜歡我沈靜、入定,它就有施展的空間。

我的腰很酸,讓人以為是月事要來了。可是心情卻無比的好,快樂的像是唱歌的小雲雀,心中澄靜透明,像是進入了很深的禪定。我的肢體運作遲鈍,語言能力受到影響,正確的說,牽涉到身體運作都不太行,但是思路卻十分清晰,可以運轉快速。它在我體內流竄,不太安份,即使是一般行走,我的手腳也像是嗑了藥,微微顫抖。

能量大的時候,引發了我的瑜珈肢體動作。我的筋骨不柔軟,但是這段時間內,我卻常常擺出自己不可能做到的瑜珈姿勢,有些甚至從來沒學過。這些動作完全出自自發,更明確一點的說,不做會讓我的身心很不舒服。

我的身體是這麼的敏感,一切與眼耳鼻舌身意有關的覺知,都比平常放大了幾倍;好吃的東西更好吃、難聽的話更難聽,空氣中連飄來的花粉粒子都可以嗅的明明白白。我感覺到背上有兩股能量,像是蛇一樣的繞著脊椎往上爬,一條是藍色的,冰冷的;另一條是紅色的,火熱的。

視覺上更是起了有趣的變化。一切的事物都變得遠了;不是實體距離的遠,是意識距離變遠了。所有的東西變的光亮,像是剛下完雨,閃著釉彩一般的亮度。我發現自己竟然看到月亮的光暈,看到路燈七色的光暈,有時,甚至看到人身上的光暈。有一回站在路旁,眼前的樹隨風起舞,一瞬間,我竟覺得自己看到了每一片樹葉,每一條樹葉上的脈輪。

而這樣的敏感,換來的是閉關的慾望。對這個物質世界感到不耐,我渴望飛出地球,一個人住到別的星球上去。在一次催眠治療中,它說,它要一個新的軀體,要蛻變,要脫皮;內在有一股新的力量要取代舊的陳痾。

兩個月後,這股力量漸漸減弱,只有視覺的變化依然存留,尤其在聽完催眠CD,達到很深的催眠之後,但也只是短暫的停留了。

從單純的治療心臟問題,到引發拙火,一片小小的CD竟能有如此的效果,不知廖老師當初在製作時是否就已預想到?或者,人類的潛能本就是一個讓人嚮往的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