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12.28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煙味一直令我不舒服,以致於今天,身為催眠治療師,我對於求助戒煙的人興致缺缺,因為菸癮重的人身上都會散發難聞的味道,我不喜歡在癮君子離開諮商室後,這空間被污染了。

    但是也有個案並非為了戒煙而來,卻在治療過程中,提及想戒煙的意願,那我該怎麼辦?當然盡力了。

    最近剛結束的一個案例就是這樣。

    他身上整理得很清爽,瞞過了我的鼻子,直到第三次會談才說想要戒煙。

    我沒有使用任何技巧,只是在催眠狀態下問他,你真的想戒煙?

    他說是的。

    我說,那好,從今天起,你就成為不抽菸的人了。

    他說,就這麼簡單?

    我說是的,從今天起,你自然就不會想抽菸了, 而且,當你想抽菸的時候,你總是可以找到比抽菸更棒的事情來做。

    他說,那別人請我抽菸時,該怎麼辦?

    我說,告訴對方,因為健康關係現在不能抽菸。

    就這樣,事隔一個月後,昨天他來進行最後一次會談時,告訴我,用一種輕鬆的口吻,他沒有再抽菸了。

2001.12.6

    昨天下午去參加曹又方的「快樂生前告別式」。

    曹小姐的病情已至末期,她喜歡美,不希望身後告別式醜陋,所以要在生前辦美美的告別式。

    而且人們總會在告別式說盡好話,所以她在要活著的時候聽盡好話。

    雖然說要快樂,不少上台致詞的人難免哽咽、流淚,但主持人吳淡如與陳鴻,把會場氣氛弄得很八卦、很搞笑。

    這是一次特別的告別式,屬於風格獨具的曹小姐,但我覺得,這個告別式也屬於在場每一個人,因為我們都走在同一條路上,回家的路。

2001.11.23

    有時候我會開玩笑說,佛洛依德之後來放棄使用催眠治療是因為他的催眠技術太差勁了。

    這其實是對他老人家不太公平的玩笑。

    在他那個年代,催眠術的關鍵技巧是給予正面指令,雖能解除表面症狀,但因為糾結在潛意識的病因仍在,那股蠢動的力量總會再找其他管道發作,所以治療成效有限,常常不久就復發。

    有趣的是,就在他放棄催眠之後,正是由於他建立起潛意識的理論,日後才使催眠術獲得紮實的理論基礎,催眠師因而有了更明確的治療方針與更穩固的治療成效。

     謝謝佛洛依德,雖然我嘲笑你的催眠技術。

    Ps.佛洛依德放棄催眠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跟性有關,他雖然是性學大師,自己確有許多的性壓抑,這點以後再聊吧。

 

2001.11.14.

    當我想起上週六的催眠師訓練課程,心裡充滿溫暖與喜悅的情緒。

    因著學員的臨時狀況,我給了一個即興催眠治療,接著,純屬意外地連動出學員之間的內在真情,有些學員則被誘發出更高層的情感。

    在示範正性幻覺的第五級催眠深度,竟引發非常勁爆的催眠秀,小白兔非常羞怯又非常疑惑地不知道該不該看眼前這群怎麼突然間光溜溜的同學們 ……

    這也啟發了更深的認知,關於我可以做些什麼的生命課題。

2001.11.13.

    有時候我不得不承認,有股超越人的力量在運作著,順應這股力量的走向,人就順遂、輕盈,反之,十分努力也許只有一分收穫,甚至還種下禍害的根苗。

    前幾天這位個案一直猶豫於到底要換工作,還是自己開工作室。我本來沒有特別在這裡著墨,畢竟我不是命理師,而是心理治療師。

    可是當他反覆表達躊躇不前的煩悶時,我終於忍不住了!

    很強烈的直覺湧現上來,當即告訴他,乖乖去當上班族,開個人工作室的時機還沒到。

    然後一不做二不休,我拿出塔洛牌,要他分別抽兩張。

    牌理十分明確,完全與我的直覺吻合,沒有絲毫勉強之處。

    於是他的心意堅定了,煩躁不安的表情隨之消散。

    他走後,我哈哈大笑,有點無奈……

     不禁自問:我是不是撈過界了?

    我是不是阻斷了他自行面對人生的機會?

    可是明明看到一坨大便,你要不要提醒行路人小心點,前面有大便……

    也許這不是太難的問題,人在不同階段時,需求自然不同。

    有時該給魚,有時該教他釣魚吧!

    該給魚時卻執著於要教釣魚,他可能明天就餓死了。

 

2001.11.12.

    上週來的一位男性個案讓我印象很深刻,也讓我再一次感覺到我所從事的工作是有意義的。

    他填好資料,坐在我面前。

    我仔細打量他,觀察他的神情,然後審慎地問他:「怎麼了?」

    像電光般迅捷,他立刻掩面痛哭,啜泣得鼻涕、眼淚都跑到我遞給他的抱枕了。

    接著他向我敘述,昨晚他一口氣讀完我新出版的催眠聖經後,今早立刻來電預約,一路從台中飆車過來的心情,再把他地獄般痛苦的婚姻、外遇一一和盤托出。

    他跟我有緣,如果不是下午臨時有人取消,我們也不可能這麼快見面。

    一個小時後,他帶著輕鬆的心情離去,也約好下次再來的時間。

    並且訂下下次的主題,是「如何沒有女人,男人也可以很快樂」!

 

2001.11.1

    傍晚接到一通電話,原訂下週某一時段的個案想取消預約,他以輕揚的聲音說,催眠治療效果太好了,而他的治療單元只剩下最後一次,所以他要保留著,直到有一天狀況變差的時候,再來動用最後的治療機會。

    I felt very delighted.所以欣然同意……

2001.10.31

    這段時間,諮商室來了一位身材苗條的法國女郎,芳齡近四十,體態仍然輕盈。

    她罹患的是Bulimia,暴食症,每天都不顧一切吃很多,然後晚上就自動吐掉。

    我問她是用什麼方式催吐,答案是什麼都不必,身體自動進行。

    今天在催眠時,我暗示她,她的身體真是太奇妙了,這麼有智慧,能夠把她的情緒失調引起的暴食善後得這麼好……同樣的,妳的潛意識也非常有智慧,很快的,妳的暴食症會自動消失……那些壓抑的情緒會以最好的方式釋放掉……

    (有段時間,我要她找出生命中讓她非常壓抑的人,想像就站在她面前,傾聽她直接表達,毫無修飾的情緒……她用英文文謅謅地講,實在不夠氣魄,我就要求她用母語,法語來說話,果然,她講得非常痛快,非常過癮!)

    催眠結束後,她非常開心,說從來沒有想到用這個觀點看她的身體,現在她真是愛死自己的身體了。

2001.10.2

    前天在路上散步時,忽然看見行道樹的基部,長出一大一小兩朵蘑菇,我想是因為連日落雨,造就了適於菇類生長的潮濕環境。

    我蹲低了身子,仔細觀察,感覺自己彷彿瞬間進入了童話世界。

2001.9.11

    她前天來時,告訴我一個夢。

    那位癌症末期的病友來拜訪她,氣色非常好,跟先前奄奄一息的模樣截然不同。

    他笑笑地說:「我的病完全好了。」

    她忽然興奮起來,而且極其激動,因為,如果他的末期癌症都可以好,那她的病一定也沒問題了。

    夢醒後,她立刻打電話給他。

    接電話的是他的女兒,女兒說:「我爸爸上個月走了。」

    她瞬間了悟到,原來死亡是疾病的終極解藥。

2001.8.18

    做完輸入正面信念的動作後,忽然心血來潮,就問個案說:「妳有沒有感覺到剛剛那些正面信念進入妳的心裡?」

    她說有。

    我接著問:「那現在這些正面信念在哪裡?」

    她說在胸口正中央,有種很奇妙的感覺。

    我要她形容給我聽。

    她說:「我看見銀河系在我的胸口旋轉,好美麗,好像宇宙在跳舞……」

 

2001.8.17

最近打坐時,出現一個有趣的現象。

大約坐到15分鐘時,眼睛開始分泌淚水,可以感覺得出來是一種質感比一般淚水黏稠的液體,這股液體像浸泡藥酒一樣沐浴整顆眼球,非常舒服。

打坐起來後,眼睛覺得格外清爽。

巧的是,我最近正在設計一張保護視力的催眠CD,這個現象正好給了我絕佳的點子。

2001.7.21

我問今天來的新個案,此時心情怎麼樣,她說有點興奮,有點緊張,我說這是正常的反應,等一下你會發現催眠其實是很好玩的。事實上,我的直覺是,她的催眠敏感度很高。果然沒錯,給她做第一個手臂上浮的測試,她立刻完成,非常迅速。所以,我就直接從催眠測試轉入催眠治療,引導她進入超意識狀態,直接看清楚她與男朋友的模式是如何受到自己成長背景的影響。

在過程中,我一度引導她回到五歲的時候,她的講話方式、思維模式就立刻退回五歲,我還請她拿筆寫下名字,結果,她說,我才五歲,不會寫字耶。我一笑,完全正確,然後就下指令說:「現在你會立刻長大到會寫字的時候。」於是,她長成十歲大,寫下的名字非常方正樸拙。等她結束催眠後,看到自己寫出來的字體,都笑出來了。我要她模仿那十歲的字體,她試了一下,居然發現自己辦不到。

在催眠中,她給自己取一個新名字,小白兔,以後,只要喊她小白兔,她就會心情很好,對自己充滿信心。

小白兔,妳真是好女孩,未來妳會活出嶄新的人生,我以妳為榮。

Ps.接下來的另外一位新個案,則無論如何都無法進入催眠狀態,所以只收了初診的費用,建議她另外尋求其他專業人員的協助。前後對比如此懸殊,我也不禁感嘆。

2001.7.19

昨天應邀在內政部兒童局主辦的研習會演講催眠,承辦單位是兒福聯盟,我感到兒福聯盟的辦事效率極佳,是個非常有行政實力的機構。算是幾年來,接觸的單位中名列前茅的佼佼者。尤其我要向負責聯絡的李淑芬致敬,她真的是辦事牢靠,毫無瑕疵。

在示範催眠時,有位女性學員每次一進入催眠狀態,就全身軟癱成一團,非常可愛,如果這是工作坊的話,有充分的時間,我一定會多花時間來引導她進入自我治療狀態。

另外鄭予靜小姐在我下指令身體自動迴轉時,她果然全身圓形轉動,而且身心極為舒服,事後她說以前學過自發動功,但這次的效果更好,也給我很深刻的印象。我原先就有計畫,打算未來舉行集體催眠治療,有她的例子後,我會更有動力來實現這個想法。

2001.7.9

以前約好初診的個案,在電話中問我來的時候要準備什麼,通常我會回答:「什麼都不用,只要人來,抱著好玩的心情,這樣最好了。」

幾年下來,我知道除了這樣以外,還要準備什麼。

我的鼻子是超敏感的,所以拜託來之前把身上的香水弄淡一點,不然我會一直打噴嚏,那就很難幫你催眠了。

這種事情碰多了,現在我的抽屜裡總是擺著一副活性炭口罩,以備不時之需。

不過,經過這次之後,我知道還要叮囑什麼了。

這位打扮時髦的小姐是第二次來,所以我讓她躺在診療床,先聽催眠引導。

沒想到一股異味似有若無的,像是發臭的死魚,起先我還以為是窗外傳進來的。可是這股怪味漸漸變濃,而我又確定隔音窗關緊了……我猶疑著思索著各種可能性,直到忽然瞥見那雙小姐的腳丫子,叮咚!正解在此,時髦的小姐被催眠了,她的腳丫子正在高聲歡唱!

我火速拿出活性炭口罩戴上,啊!太感謝發明口罩的人了。

「請問來的時候,要準備什麼?」

「很簡單,穿寬鬆舒服的衣服,別吃太飽,不要太疲倦,記得喔!別擦香水,還有,把腳洗乾淨!」

2001.6.21

每次走過樓下的眼鏡行,我一定會看一眼水族箱裡的熱帶魚。

這缸水族箱維護得很好,水質總是清澈明晰。看著色澤鮮豔得有點不似真實的魚兒,我的心也似乎在那瞬間忘掉塵俗。

於是水族箱前駐足觀魚一站十分鐘也是常有的事。

剛剛路過時,我看了一眼,總覺得哪兒不對,就停下腳步,仔細觀察,過了好幾分鐘,都沒看到我最愛看的那尾牛角魚。

一個不祥的念頭冒上來,這憨憨的牛角魚怎麼啦?

我立刻走進眼鏡行,詢問牠的下落。

老闆說牠兩天前死了。

 

2001.6.20

今天來了一位新的個案,她告訴我,是朋友介紹的,這位朋友前一陣子也來找過我。

我就問她是哪一位,她說是D小姐。

我心裡立刻想起D小姐,上週她才結束一個治療單元,由於她一直沒有順利地喚出前世記憶,我心裡還有點抱歉呢。正因為一直無法回溯前世,所以我們就在催眠狀態中進行治療性質的談話。

新個案告訴我,因為她覺得D小姐的治療效果太神奇了,所以她決定也來做治療。

這大大引起我的好奇心,問她為什麼覺得D小姐的治療效果太神奇?

她說,D小姐的男朋友很差,可是糾纏了幾年還是分不開,沒想到來做個催眠治療就分手成功,D小姐開心極了。

我聽了,呵呵一笑,原來如此。

可能是在催眠時,我常常會給予正面信念的指令,例如,「你會有勇氣聽聽從內心的聲音,去做你真正想做的事」,這樣的指令小兵力大功吧!

 

2001.6.18

去年,我幫這位女孩度過了失戀的痛苦。

今年,她又來了。

很巧的是,都是同一天來的。

六月十一日,暌違了一年,她再度帶著一顆被愛所傷的心靈,走進諮商室。

她告訴我,去年來找我談過後,運勢變得很好,各方面都很順,找工作、換新男朋友、考試,都勢如破竹。可是今年過完舊曆年後,運勢忽然一百八十度逆轉……

剛剛,在催眠中,我引導她來到另一度時空,見到了她每天燒香禮拜的觀世音菩薩,她一直流淚,連續十多分鐘,我問她怎麼了,她卻要我給她時間,等她跟觀世音菩薩談完。結果我等了三十分鐘,觀世音菩薩才向她說再見。這時,她的淚水已乾,臉上浮現泛光的笑容。

這位觀世音菩薩真是雞婆,殷殷交代她如何面對現在這段感情、如何處理緊繃的職場人際關係、未來這幾年要注意些什麼……

 

2001.6.6

昨天到霧峰的朝陽科技大學演講,主辦者是視覺設計系。

因為路途遙遠,早上十點多出門,晚上快十點才回到家,演講費很少,我也老實告訴邀請我的系主任說答應的瞬間就有點後悔,可是想到可以與年輕的學生分享我的催眠心得,就覺得還是很值得的。我讀心理系時,想學催眠都還找不到人呢。

在演講時,我調查了一下學生們的狀況,發現有三分之一的人有胃腸消化系統的問題,三分之二的人有頭痛、肩膀痛、腰酸背痛的問題,有將近一半的人睡眠品質不好。

我瞭解這種情形後,大為感嘆,「 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怎麼可以這樣!」

演講的最後,我教他們三階段自我催眠的技巧,希望他們不管是身體、心理都越來越健康,還有源源不絕的創意,像水龍頭一樣,可以一開就來。

系主任李慧芳是位很有心的人,她對心靈修行十分有興趣,還曾經在與學生的聚會中放我的「用催眠為你治病」給學生聽,讓他們好好恢復元氣,效果挺不錯。神秘網頁

 

2001.5.13

他真的是長得太帥了,一走進諮商室,我就在心裡暗嘆,如此英俊!開始覺得老天有點不公平了。等他開口說話,喔,聲音怎麼散發如此迷人的磁性,還好他已經結婚了,否則不知道多少女生要為他心弦顫動。

很快地,我與他進入融洽的交談,他開始談起最困擾他的問題。就因為長得太好看了,使得人們對他的第一眼印象極好,又太常接到「你好帥」的讚美,反而使他懷疑自己的內在不夠好,只是個金玉其外的草包。

更大的問題是,對於拖延,他非常厲害。學生時代,作業永遠拖拖拖到最後一秒鐘才心驚膽跳地快快寫,到現在,由於是個人工作室,上頭沒有督導,他也總是拖拖拖到顧客埋怨不已才草草交出作品。所以,顧客總是從對他極好的印象開始,卻以不悅收場,自然就沒有一再回鍋的熟客戶,與客戶介紹客戶的善的循環。

真對他當前的處境,我與他討論了幾件事情必須很有效率完成,而且有明確的時限。

他忽然說:「廖老師,我怕我做不到。」

我說:「過去的過去了,可是現在是你跟我之間的承諾,所以你會做到。」

他聽了,先是楞了很短的瞬間,然後頭沈下去,雙手掩面,就嚎哭起來了。

哭了非常長的時間,對一個這等年紀的男人來說,這種哭法比十二月刮颱風還罕見。

我靜靜坐著,除了適時遞張面紙,什麼也沒說,讓他哭個過癮。

他擦好淚水,抬起頭來,平靜地說:「我會準時完成。」

真是帥,我開始有點擔心恢復輕鬆笑容的他,會不會因為魅力倍增,又製造新的問題,喔,願阿彌陀佛保佑。

 

2001.4.7

這位自信心不足的女生,真是個好人,從不來不敢講一句讓別人不舒服的話。

我與她反覆討論,沙盤推演,在什麼樣的狀況下,她可以說出真心感受,又不會引起別人不快。

然後在催眠中,我暗示她,從今天起會發現自己越來越有能力說出心理真實的感受。

結束後,她臨走前突然轉過頭來,一本正經問我:「廖老師,你怎麼眼睛這麼小?」

我心裡忍不住笑起來了,臉上卻只只露出淡淡的微笑。

 

2000.12.14.

這位個案一直被順手牽羊的習性困擾,他心裡很明白,一旦被逮到,他的事業、聲譽都會完蛋,可是每次到超級市場、百貨公司逛的時候,都會蠢蠢欲動,而且,真的忍不住偷東西了,整個人冷靜得不得了,一點都不會緊張。

這事情他不敢讓任何人知道,他就像獨行俠,一直默默進行一件不能與人分享的神秘行動。

終於找到我了,這並非他來找我的主因,而是治療到最後一次了,他才慎重提起的。

在催眠中,我讓他跟「他」對話,談到後來,「他」決定離開他,另尋新天地。

我們商量了好久,最後決定派「 他」到新疆,到古絲路去探險,從此不再回來。

「他」欣然去了,他則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感。

 

昨日歸來,長途搭機的悶氣已散,心裡猶徘徊著異國情調。

在加州,度過聖誕節,跨過千禧,日日看著潔淨蔚藍的天空,寒冷卻閃閃爍爍的群星。晨起,白霜粉妝了觸目所及的景物,空氣爽冷而鮮淨。

 

離開前夕,坐在暖暖的壁爐前,朱紅的火光灑遍整室,星光在屋外大松樹的樹葉間隙眨眼。

何不居於此!

生平頭一次湧出這樣的念頭。

也許有一天我會定居於那樣的地方……現在我還是回來了,回來擁擠的台北,多塵埃的空氣常使我氣喘的台北……

tahou.jpg (8206 bytes)
加州太浩湖畔,著迷於黃昏光色變幻……
這裡有我的事業,有猶待學習的課題,有一群與我有緣的人。

葛吉夫中心成立兩年了,這段期間忙著各種事情,是幾年來最少提筆書寫的時期。有時遇到非常有意思的人,很想紀錄點故事或感想,也一直沒有進行。

藉著這一網頁,我想創造一個空間,把諮商室裡外的感觸凝定成文字,與網路上的舊雨新知分享。    2000.1.4

 

早晨,一位遠地的個案打電話找我,她遇到一些狀況,可是暫時不能北上,所以想約個時間電話諮商。九點多,我們談了三十分鐘,結束時,她很開心,對未來有了明確的走向。

我思索,我做了什麼嗎?而使她的心情、觀念都轉變了。

「做」的部分,我只是單純地聆聽、給予情緒的支持、該讚美肯定的就讚美肯定,如此而已。

或許,「不做」的部分才更關鍵。

不做,是指,不干預,不批評,不動用我的觀念、見解,而真相自行顯露。(說起來好像很簡單,其實「不做」比「做」困難多多。)

就像催眠時,我會視情況以開放式的問題,讓個案自發性地回答,自發性地宣洩,由對方的潛意識心靈而不是我來主導,過程中,很可能我只是無言陪伴而已。然後,個案感到獲得很大的幫助。  2000.1.5 

兩年來,走進諮商室,曾經與我一起探索心靈成長的朋友,我一直希望聽到你們的消息,想知道你們是否過得好,是否從生活的歷練獲得新的洞見,所以我申請了真情留言板,請你們路過時,信手塗鴉也好,說說笑笑也好,吐吐苦水也不壞……總之,與你們再度相逢會讓我很開心,很歡喜。  2000.1.7

 

收到美人魚從海底稍來的一張漫畫,非常勁爆,轉貼於此,請大家開懷一笑。 2000.1.8

 

諮商室來了一對夫婦,一對恩愛的夫婦,太太檢查出罹患癌症……我決定加快腳步,早點完成「用心靈力量治癒一切疾病」這本催眠有聲書。  2000.1.12

天氣驟然變冷,昨天室內二十度,今日陡降至十六度,我擔心今早約談的案主畏冷而爽約,沒想到不但準時前來,下午有人且來電希望立刻過來會談。中午出門用餐時,冷風迎面撲來,我不由瑟縮著頸子,心裡卻想到,他們是頂著這樣的嚴寒而走入我的諮商室。   2000.1.18

 

除夕了,難得這麼悠閒。

昨天下午,結束了最後一次會談,諮商室只剩下我一人,忽然覺得,真愉快!過去的這一年,真豐富,很結實的快樂過,很道地的倒楣過,埋在心底多年的願望居然也在世紀末實現了……

由於諮商室的存在,使我有緣與這麼多人相遇,每個人都是一座天文望遠鏡引導我看見遙遠而美麗的銀河系風光,使我能在斗室而觸角伸展至各行各業的底蘊。

在此,感謝每一個與我相遇的人,或許我幫了你一點小忙,那是我的本分,而你帶給我的往往更多!

方才收到見晴Email來的前世催眠心得,她寫得真好,有文字之美,也有心靈之美,以後若有人問我,我是怎麼看待前世催眠的,我就直接請對方先看這篇文章吧。

打開心靈的黑盒子──前世催眠與潛意識的對話就是我在除夕夜前收到的大紅包,很高興的是,這個大紅包可以拿來與大家分享。   2000.2.4

 

怎麼,這麼快?沒在這兒寫隨筆,居然也「曠課」一個月了,累得朋友來電質問,喔,懶真是病,我真是太懶了,儘管這個月來也做了不少事,可是當初開闢這「諮商室心情」時,心裡打定主意每隔三兩天就上來說說話。對喔,跟「真情留言版」有關,這陣子注意力大都集中在那兒。

「諮商室心情」屬於自說自話,留言版的互動性就強了,當然吸引力不一樣。

人都喜歡有回饋的感覺,若人能不求回饋地不斷做著事情,那必然需要更堅毅的個性或者更專情的情感狀態。

這幾天與個案談話時,心裡常會浮起這句話:「別把快樂的權力交給別人!」

我已經搞不清楚,這句話是我組合出來的,還是從哪兒讀來的,但是,這道理並非二十一世紀才有,幾千年前的古人就標舉出來了,遺憾的是,當今的人類還沒有普遍擁有這樣的覺悟。

外界會帶給我們事先無法避免的橫逆,可是我們要怎麼回應,是我們可以抉擇的,這個權力操之在我。

深深覺悟到這一點,應該就能大幅減少煩惱了。  2000.3.7

 

上週第一回到香港,不曾在中共接管前一遊,有點遺憾。但這一趟覺得蠻有收穫的,我發覺我喜歡置身於國際化的都市裡,記得有一次在百貨公司電梯裡,我的左邊傳來德語,後面的人說西班牙語,前面的人講廣東話,這感覺很好,彷彿地球一家。

連續忙碌了一段期間,那五天完全輕鬆下來,而且不碰電腦,真是舒服。人在一緊一鬆之間保持平衡是不容易卻也是很重掉的課題。電腦現在大舉進現代人的生活領域,我的個案也大多數來自網路,但我開始覺得,也許有一天「不碰電腦的時間長度」會成為幸福的一種指標吧。因為直接接觸大自然,所以不碰電腦;因為直接與好友喝茶談心下棋,所以不碰電腦……     2000.4.26

我拍的香港夜景照一張,得意之作!

    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這位女士被一種詭異的擔心困擾了十多年,終於踏入我的諮商室,尋求「神奇的催眠」。

每次只要拿起書本,她就覺得右腿過一會兒就會很痛!所以讀了幾頁就不敢繼續讀,趕快放下書本。

她的右腿也沒有真正痛過,只是處於擔心會很痛的邊緣。

但是,她不能好好看書,所以上學、進教室、考試,就成為她的夢魘。

她很聰明,可是讀的總是爛學校、爛科系,求職時,凡是需要筆試、口試的一律自動淘汰。

我與她談了好久,呵,居然找不出明顯的原因。

後來,我心血來潮,想到一個點子,就對她下指令說:「等我從一數到十,會發生一個奇妙的過程,以前你會擔心腿痛,我數到十之後,腿痛會轉移到左手小指頭,以後你不擔心則已,要擔心就擔心左手小指頭。」

結果,結束催眠後,她露出非常古怪的表情,一直在感受她的右腿,幾分鐘後,她說:「右腿沒有那種感覺了,咦,好奇怪,怎麼會這樣?」

然後我問她,如果左手小指頭痛,會怎麼樣?她說:「我不怕。」我說:「好,那就讓你的小指頭多擔待一些。」她點點頭。

她問說:「可是真的都轉移到小指頭嗎?」

我說:「好,讓我來請問妳的潛意識。」

我請她閉上眼睛,將左手平放在桌面,注意力集中在小指。

「現在我要向你的潛意識請教一個問題,答案如果是Yes,請連續敲兩下。」

「一分鐘是不是六十秒?」小指連敲兩下。

「一天是不是二十四小時?」小指連敲兩下。

「 那麼,是不是全部由右腿轉移到左手小指頭?」小指再度連敲兩下。

我說,好,請睜開眼睛,告訴我,剛剛是你在控制手指頭嗎?

她搖搖頭說不是,是小指頭自己動的。這回,可露出篤定的神情了。

治療結束,她撫摸著小指頭,笑瞇瞇地離去,當我關門時,她忽然用很大的聲音說:「謝謝老師!老師再見。」

今天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在催眠領域裡,我又踏出新的一步。  2000.7.28

 

   新的里程碑

    上個星期有幾個催眠的新成果,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有位個案當我指示他雙手消失不見後,他試圖運用他的手,可是怎麼樣也感覺不到手的存在,後來幾乎哭出來了,直到我把的軟綿綿的右手「拎」起來看,告訴他,手還在,只是暫時「休息」,他才止啼為笑。

    這是個想戒煙的個案,所以我給他下了雙重指令,其中一個是:他以後不會想抽煙了,如果還想抽菸,當他一動念要去取菸,或者點菸時,雙手就會動彈不得。直到他放棄抽菸的念頭,雙手就會立刻恢復正常。

    我相這應該會很成功的,我會追蹤後續狀況。        2000.8.27

 

   疑惑

    隨著自己的催眠經驗愈趨豐富,如何運用催眠來幫助人改變行為、觀念越來越有心得,我反而有點害怕了,我這樣下一個指令,對方就如響斯應,說變就變了……我是不是扼殺對方自我學習、自我成長的機會?

    我一直相信人的成長需要經過有意識的自我觀察、自我認識、自我修正,而催眠似乎以跳躍的方式很快就幫助我的個案克服掉各種痼疾,這樣是不是與我的信念矛盾?

    有些來找我的個案,心存偷懶的算盤,希望「神奇的催眠」可以讓他迅速解決問題;有些來找我的個案,則是自己嘗試過各種方式,找遍各大名醫,最後死馬當活馬醫來到我這兒。

    什麼時候我應該讓人們自行摸索,什麼時候我該助他一臂之力?我需要好好想想,其中的界線在哪裡?        2000.8.28

 

   合氣道

    我真的喜歡這項武術。

    在我眼中,動作如此優美,境界如此高遠,它不是武術,而是武道,明確地以武來修道。道是正餐,武是甜點,在修道中還能吃甜點,豈不快樂?

     雖然我只是剛開始學習的新手,我要立志把它學習到,至少黑帶,達成這個目標可能至少花兩三年,但我要發揮第四道的精神,無論如何都要給它學到底。

    而且,我要多多慫恿我認識的人一起來學習。       2000.8.29

 

    腳踏實地的、成熟的愛

    今天重讀《禪與心裡分析》,這一段話很有意思:

    禪師愛他的學生,他的愛是一種腳踏實地的、成熟的愛,是為了學生達到他的目的而盡各種努力的愛,然而他又知道,禪師所做的任何事都不能為學生解決問題,都不能為他達到目的。禪師的這種愛是非情緒性的,是腳踏實地的愛,這種愛接受人類實際上的命運,即是,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救另一個人,然而,我們又必須盡一切努力給予幫助,以使另一個人能救他自己。任何的愛,設若不知道這個界限,而認為自己可以「救」別人的靈魂,則是其本身尚沒有驅除自大與野心。    P190         2000.9.1

 

    前幾天,接到一位個案寄來的風景明信片,使我很開心。

    他現在就住照片中美麗的橋之一端

    這位個案上回趁回國探親時,利用短暫其間進行了密集的催眠治療。為他,也為我,留下了一段美好的經驗。

    他對自己更有信心,我也對自己更有信心。  2000.9.15.